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外戚(求保底月票)
    赵渤知道,对方是重案室的副室长,相当于城南捕房的副捕长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是特别在意,今天这个案子,并未涉及人命,属地捕房不求助的话,府房也不能随便指手画脚地干预。

    “这不关你的事儿,”曾室长一摆手,傲然回答,“城南打造新京城的规划,是本府高度重视的,晁知府有言,府房要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?”赵渤还是死死地顶住——他腰板硬啊。

    府房负责分管重案室的,是冯捕长,跟朱捕长一样都是副职,他真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坚持,”曾室长冷冷地发话,“现在,你马上滚开,否则我连你都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赵渤还真的害怕对方翻脸,闻言顿时叫了起来,“你想一想清楚,小李是朱捕长的贵客!”

    “朱捕长?”曾室长微微怔了一下,然后又干笑一声,“按你的意思,朱捕长比晁知府还大?”

    “咱不扯那些,”赵渤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叫真下去,“半夜三更来砸房子,是谁家的规矩?你不要告诉我说,这是晁知府授意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知府衙门的意思,”曾室长点点头,“他这个房子是个典型,必须提前拆。”

    赵渤顿时傻眼,他心里当然知道,晁知府授意,和知府衙门授意,相差得很远,但是……这也是他扛不起的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,朱捕长也扛不起。

    至于说政务院,倒是可能扛得起,但是顺天府的知府,可不是普通的小知府,治下全是达官贵人,一道命令的背后,谁知道隐藏着什么?

    不过站队扎场子,从来就没有半途而废的,他冷笑一声,“你们知道,自己针对的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曾室长毫不客气地发话,朱捕长很大吗?傻逼了吧你,“你不滚,连你都抓!”

    “这话蹊跷的,”李永生看不过眼了,冷笑一声发话,“我好好在屋里睡着,别人砸我的房子,我不能自卫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自卫,你说了不算,”曾室长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你打伤诸多人,具有极强的社会危害性,乖乖束手就擒,我不难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笑话了,”李永生想摸出那张内廷签发的赦免卡,但是想一想,又忍住了,“半夜砸门砸墙,就是正当行为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正当的,”曾室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顺天府认为,这是正常行为。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顺天府也掺乎进某些事了?李永生只觉得后心发凉,顺天府都反今上的话,这真的就是一场惨烈的政变。

    那么,就从现在开始好了,他握一握腰间的短刀,轻笑一声,“保护私产,天经地义,来吧,谁来抓我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曾室长终于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你要……拒捕?”

    多稀罕呢,李永生轻笑一声,“你都要反叛了,我拒捕算多大事?”

    “我反叛?”曾室长气得大笑一声,“给我上,拒捕者……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赵渤,你立功的时候到了,”李永生团身而上,手中的钢刀,直接斩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这尼玛是立功吗?赵渤心里吐槽,我怎么感觉是像卖命呢?

    他真不想动手,但是由不得他,两名捕快左右夹击而来,“赵渤,识相点,这不是你能掺乎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话,证明多少还是有点同僚之情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自己在攻击谁吗?”赵渤大吼一声,手中的铁尺击出。

    现场的众人,顿时就战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过总而言之,这个战斗不如刚才的激烈,在众目睽睽之下,李永生不想表现得太怪异,而捕快们的进退,也很有章法。

    最坑爹的是,赵渤跟同僚们,基本上算不得战斗,就是你吓唬我一下,我吓唬你一下。

    而赵渤的行为,严重地影响了李永生——都是捕快制服,半夜三更的,靠着白雪的反光,不太认得清楚啊。

    于是他大喊一声,“顺天府的人,你们是想谋反吗?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旁边一道铁尺打来,却是曾室长偷袭了过来,“皇太妃怎么可能谋反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襄王反了,”有人高叫着,却不知道是哪个邻居,“襄王反了!”

    “我草泥马,”曾室长气得大骂,“我说的是皇太妃,不是太皇太妃!”

    喊话的那厮,挑起矛盾之后,就消失不见了,不过在场的人,也没战斗的兴趣了,尤其是赵渤,听说皇太妃三个字之后,握着铁尺的手都软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战斗双方就拉开了距离,不过府房来人,已经被李永生伤了三个,所幸都不是重伤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敢拒捕!”曾室长怒视着他,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没做错,”李永生轻笑一声,“你凭什么捕我,凭什么偏向这入室的盗匪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这是皇太妃的人,”曾室长气得跳脚大骂,“怎么可能是盗匪?”

    “又是工建房,又是皇太妃,你想说啥就是啥?”李永生气得笑了,“我从来没想过,半夜三更进我家的,是皇太妃的人,你打算置先皇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听到这话,曾室长都要气炸肺了,我跟你说的是一回事吗?

    他抬手一指李永生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负责拆迁建设这里的,便是皇太妃的侄儿……你弄明白了?”

    握草,李永生头皮一麻,“你哄鬼吧,明明是工建房负责搬迁,你莫非是有意抹黑皇太妃?”

    我跟你这混蛋,就说不清楚!曾室长也意识到,自己比赛嘴皮子的话,怕是比不过对方——这厮实在太能扣帽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冷笑一声,“我也不跟你废话,你已经打伤了三个捕快,还打伤了诸多拆迁者……现在你若是继续拒捕的话,我有权将你格杀!”

    “你格杀我试一试?”李永生也冷笑一声,“敢动我,信不信诛你全族?”

    他一直就相当有恃无恐,曾室长一开始以为,此人不过是在空言大话,但是眼见对方直到此刻,还说什么“族诛”之类的话,就由不得他谨慎一下了。

    ——此人先前就说过谋反什么的,若不是疯子,那就必然有所仗恃。

    沉吟良久,他还是一摆手,“列缉捕阵。”

    皇太妃的侄儿,特地打过招呼的,他想巴结人,必须要冒风险,不过他也不敢真的格杀勿论,只能列阵捕拿对方。

    缉捕阵?李永生听到这话,想也不想,直接一纵,又跳上了房顶,他冲着曾室长狞笑一声,“好,好得很,冤有头债有主,既然你要强出头……这笔账少不得要算到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去尼玛的,关劳资屁事!曾室长气得只想骂娘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既然退开了,他也跟着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先救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只能站在房顶上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救人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的修为实在差一点,虽然他的手段极多,但是眼下这么狭小的空间,挤了这么多人,修为不够就是硬伤了——没有碾压的实力,最好还是避让一二。

    反正他已经知道了幕后的操纵者。

    他站在房顶上冷眼旁观,下面的人看到诸多伤者,却是不住地感叹。

    “握草,伤了这么多人?真是他一个人干的?”

    “尼玛,这手真黑啊,全部都打断了四肢……光治疗这几个人,就要花一笔好钱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很不服气,斜睥着屋顶的李永生,跃跃欲试——那厮的位置,真是一个靶子。

    他当然想不到,李永生的手里,已经攥住了一个小木偶,那是孔舒婕给他的替身偶——一直以来,他都没打算过动用这个,现在竟然攥在手里,说明他真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不过重案六组的大曾也算明白人,他看都不看头顶,就是指挥人救治。

    赵渤和带来的两个人,这时就尴尬了,沉默良久,他才冲着李永生发话,“要通知朱捕长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朱大姐今日大婚,明日朝阳电台,会播出他们的消息,朱捕长此刻应该正忙。”

    朝阳电台?曾室长听得就是一惊,李永生居然对它的运作也这么清楚?

    这个电台开播了近一个月,在京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闲暇之余,他曾经和重案室的人琢磨过,发现这玩意儿用来散布舆情,效果是非常恐怖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知道,朱捕长的大姐,白日里真的是大婚,虽然朱捕长没有宣传,他也着人上了一份礼。

    这小子跟朱捕长的关系,真的有那么好?

    当然,最令他不安的,还是电台,若是电台里播出城南使用暴力手段搬迁,别说是他,皇太妃那里,也要面对不小的压力。

    太妃的侄儿插手京城工建,这不算多大问题,但是吃相如此难看,会令不少人嚼舌头——中土国终究是个比较注重道德的社会。

    当然,皇太妃可以一声令下,封了这个电台,过一段时间,这件事的影响就会淡化。

    但是,终究是坏了名头啊。

    曾室长非常庆幸,没有真的将对方“格杀勿论”,这个责任是他承担不起的。

    (七月第一更,求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