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拆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在李永生看来,中土国的官民比例极低,也就是说做官的话,为自己谋点利益,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顺天府能决绝到这一步,为了推动拆迁,不惜摘掉下面人的官帽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李永生在地球界听说过,被拆迁者有亲人端公家饭碗的话,亲人就得负责劝说,就算劝说不成,也得划清界限,否则做亲人的官帽或者编制,就要受到影响了。

    但是地球界那里官民比例很高,不这样处理,关系户可能会很多,在中土国,不应该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问一句,“明天要找的人,他不怕丢官帽?”

    “官帽大到一定程度,谁在乎这点小钱?早就搬了,”蒋看海不以为然地笑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找这个人,就是能让这房子最后拆,努力多争取点钱……你不就是想让吴小女回来的时候,看房子一眼,自己拿主意吗?”

    他跟吴小女接触得不多,但是双方彼此都知道,他也清楚李永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不差这点钱,”李永生苦笑着点点头,关键吴妈妈是为他的事奔波去了,就算这房子最终要拆,也得让她回来看一眼不是?

    做人要讲究,办事要地道!

    蒋看海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你不用担心,大不了最后闹到捕房去,请我们郡工建房的人来鉴定,到时候我就好出头为你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终究是才翻新的房子,等屋主回来看一眼,也不是过分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蒋大哥了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心说蒋看海虽然是搞技术的,做事倒也不死板,还能整出这种阳谋来。

    因为放下了心事,这天晚上,他就睡得沉了一点。

    当他猛地被警兆惊醒的时候,反应得就有点迟钝了,只听得嗵嗵两声大响,墙上被砸出了两个海碗大小的窟窿。

    外面皑皑的白雪,瞬间就将亮光反射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李永生一蹦而起,掣出了一根短棍,这里是人多眼杂的棚户区,虽然是大半夜里,这么大的响动,肯定会惊动别人,他能不用刀,还是不用刀的好。

    他才跳起来,门就被人撞开了,五六条汉子旋风一般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李永生一抬手,就打出了三枚画了符的铁钉,一时间血光迸溅,竟然有四个人受了伤——其中一枚铁钉穿透了一人的肩头,又打伤了另一人。

    然而这小小的铁钉,制动效果并不佳,有人根本无所谓受伤,还是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时,李永生手里的短棍就有了用处,他右手短棍左手铁钉,眨眼之间,就将冲进来的八人全部打翻在地,而且毫不犹豫地将所有人的四肢都打断。

    里面此起彼伏的哀嚎声,惊动了外面,两个口子已经砸得有脸盆大小了,打砸的人,竟然停了手下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感应一下,能感觉到外面应该还有十余人,他拎起两个受伤的家伙,一前一后,向门外扔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第一个被扔出去的,直接被一张大网罩住了,第二个被扔出去的,令外面的人愕然了一下,然后兵器就招呼了上去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紧跟着冲出去的,他的人一出去,身子就向左方猛地一蹿,手里的短棍直接打飞了一名制修,而他已经蹿到了对面的房顶上。

    随便扫视一眼,将周围的情况看清楚,他的身子又是一个侧闪,然后狠狠地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条黑影在狭小的院子里乱窜,不多时,又是七八个人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剩下的五六人见状,吓得高叫着向外跑去,李永生又追着打倒两人,只是担心外面有埋伏,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也不着急询问那些被他打倒的人,而是跳上房顶,四下查看一下,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埋伏了,才又跳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跳下来之后,他先打断了某人的双臂,才冷哼一声,“我让你再砸我的房子!”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刚才砸墙的人之一,另一个家伙跑掉了。

    当着邻居的面,打断此人的双臂,他毫不在意——谁让你手贱?

    至于说屋里那八个人被打断四肢,他完全可以推说,是战斗中所伤,反正没人看见。

    他下手狠辣,固然是气愤使然,但是事实上,二十多个人在狭小的空间围殴他一个,他还不能杀人,那当然要尽量地摧毁对方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他若手不狠,倒霉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这时院里的邻居听到响动,也纷纷起来,披了衣服出来围观,大家张头张脑看一阵,数一数受伤的人数,忍不住咋舌,“我去,小李,这十七八个人,全是你打倒的?”

    绝大部分邻居都知道,这年轻人姓李,对吴妈妈很好,这两天帮着看门。

    又有邻居悄声交头接耳,“握草,不是说开春才拆房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睡到半夜,突然有人砸墙,还有人破门而入,”李永生高声发话,转头看向墙壁,忍不住重重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新修的房子,被砸了脸盆大的两个洞,周围的砖土也松动了,实木的大门被撞开了,连着门框都塌了大半,挨着门框的砖墙,也被震松了,还掉了十几块砖头下来。

    终究是……没有帮吴妈妈保护好新房子啊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拱手抱拳,“劳烦哪位高邻,去捕房报个信?我这里有重谢!”

    “邻里邻居的,说什么重谢?”有人转身跑回家穿衣服。

    棚户区友谊,有时候真的很单纯,哪怕是拆迁在即,大家要各奔东西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拖过一个人来,抬手就是十几个阴阳耳光,“为什么冲着我来?”

    这位被打得两腮红肿,口鼻鲜血直流,兀自冷笑着看着他,“小子,你麻烦大了!”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?”李永生摸出短刀,直接把此人的裤子割开,将下身剥得赤条条的,又在对方大腿上扎两个对穿的窟窿,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拎过来一个,又是十几个阴阳耳光,“你说不说?”

    这位顿了一顿,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就又割开了这位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窝火,窝火,”这位没命地叫着,可惜他满嘴的牙被打掉了一半,口齿很是不清楚,于是,他的大腿上,也被扎了两个对穿的窟窿。

    当李永生拽过第三个人来的时候,这位还没等挨耳光,忙不迭地大声地叫着,“我说,我说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”李永生又抽了对方十几个阴阳耳光,才将人一丢,冷冷地发话,“说!”

    他当众如此行事,不但冲动,捕房来人之后,也会令他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已经想明白了,这些人不针对别人,只是针对他,显然是有缘故的——他只是代人看门,怎么算也不该轮到他。

    而他此刻的身份,恰恰有点敏感,所以下一些辣手,自然也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的回答,却是令他有点哭笑不得:合着这里的搬迁工作,进展不是很顺利,工建房就决定,选择几个典型出来,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为什么选吴小女的房子呢?原因很简单——她的房子是新盖的。

    刚完工的房子,工建房都能说拆就拆,那么那些老房子的户主,就好好掂量一下吧。

    这个逻辑实在有点混蛋!李永生彻底地无语了。

    问明白了之后,他也懒得再折磨这些人,寻几根绳索,将人挨个绑起来,至于屋里躺着的那八个,他都懒得去绑,只是看准了,不许对方出门。

    约莫两炷香之后,远处有喧闹声传来,李永生再次跳上房顶,循声望去,却发现有二十几个人,正在快速地接近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就看清了来人,带头的正是刚才逃跑的三人,正指手画脚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三人身后的人里,有七八个穿捕快服装的,还有便衣的,也不知道是何来路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此刻,有三匹马快速奔了过来,马上都是穿了捕快服的,有一匹马上,坐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,就是跑出去报信的邻居。

    两边在门口遭遇,骑马的这一方速度快一点,先冲进了门,打头的正是赵渤。

    那一批捕快高声叫着他的名字,他却是头也不回,先跑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到现场一看,他顿时傻眼,抬头看一看屋顶上的李永生,“小李,这……这都是你打倒的?”

    李永生苦笑一声,“我不打倒他们,他们就得打倒我啊。”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好多制修啊,赵渤咽一口唾沫,抬头又看对方一眼,招一招手,“小李,快下来,房顶上是活靶子,先下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,于是一挺身,就跳了下来,“院子太小,他们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护着你,”赵渤淡淡地发话,李永生身后不但有朱塔任家,有朱捕长,还有政务院,他怕得谁来?

    “赵渤你要护着谁?”后来的捕快们也冲进了院子,一个微胖秃顶的家伙,走在最前面,看长相特别像《重案六组》的大曾。

    “见过曾室长,”赵渤抬手拱一下,“想不到我城南捕房的案子,竟然惊动了府房重案室,敢问这是个什么程序?”

    这厮还果然姓曾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,凌晨就七月了,惯例有加更,预定下月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