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兮祸兮
    李永生很干脆地拒绝了,虽然他跟吴小女的关系很好,也不介意添点钱给她买一套更大的院子,但是事情不是这么办的,“抱歉,那是她的房产,我无法做主。”

    工建房的人顿时沉下脸来,“我可跟你说,这次来是五十三块银元,下次就没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才是古怪,”李永生沉着脸发话,“我拒绝了,吴妈妈要遭受损失……天底下哪里有这份道理?”

    工建房来的两人傲然发话,“我来,就不是跟你讲道理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代吴妈妈拒绝了,”李永生也火了,“她翻修房子,花了也不止五十块银元,你五十三块银元就要收走,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可莫要后悔,”工建房的人根本都不愿意跟他多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李永生在后面叫他,“有胆子留下姓名吗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气得不轻,决意给对方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工建房的两人闻言,齐齐扭头瞥他一眼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下也不在院子里待着了,直接去找朱捕长。

    吴小女的房子,是朱捕长帮忙找人修建的,房间钥匙目前掌握在朱大姐手里,不过他还想麻烦朱捕长警告城南工建房一下,所以才来找她。

    可是,朱捕长现在正跟大姐闹意见呢,她反感的不是大姐怀孕——这是两人早就商量好的,她生气的是,朱大姐选了一个要啥没啥的主儿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李永生的请求,她也没完全答应下来,只说我不方便直接给工建房施压,这样吧,他们什么时候敢强拆的话,你派人跟我说就是了——你先动手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是知道李永生的战力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倒也没失望,他觉得朱捕长能答应到这样的程度,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找到朱大姐,说要不您去帮吴小女看一下房子?

    两间房子没人住,万一工建房的人偷偷地拆除了,那真是后悔也晚了。

    哪曾想朱大姐不去,她跟那个老头儿住在城郊的两间土房内,走风漏气的,比吴小女之前的房子还略有不如——吴妈妈的房子再破,那也是京城里的房子。

    朱大姐跟自己家人拗上了,表示自己死都要死在这两间小破房里——没办法,那老头前一阵被捕房抓走,很是吃了点苦头,朱大姐要帮自己的情人出气!

    所以她很抱歉地对李永生说,我真的不好去那里,钥匙我给你,你帮吴妈妈看房子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此,是颇为无语,只得拿了钥匙,然后转回头去找蒋看海。

    蒋看海不在京城,最近这场大雪,损毁了不少建筑,他被派出去公干了。

    这场大雪,导致尹夏荷所在的民政室也很忙,不过她终究是顺天府民政室的,就在京城活动,不像蒋看海是幽州郡工建房的,在整个郡里到处跑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终于等到了她,而尹夏荷对他也挺热情,还留饭了。

    对于城南工建房强征房子一事,她表示自己并不知情,“这个事儿,我可以先帮你打听一下,不过最好还是等老蒋回来,他们都是工建口儿的,打交道更方便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还能说啥?人家的态度真的不错,只不过是他来得不巧。

    郁闷之下,他只能自己住进吴小女的新房子,新房里面,几乎什么都没有,不过他倒也不是很在意,他在意的是,自己被拖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可以找其他人,给工建房施加压力,但是数一数,宁致远、李清明或者曲胜男,这些人的人情,真的轻易动不得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更清楚,自己跟这些人一张嘴,人家最可能的反应就是……不就差一些银元吗?你需要多少,我出了!

    李某人差那点银元吗?真心丢不起那人啊。

    至于说其他人,包括三名师姑,他也不想去求助,索性还是自己来吧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找阿宾帮一下忙,反正阿宾是外地人,又是捕快,帮忙看房子正好,奈何这厮是第一年参加工作,眼瞅着年关了,请了假回家得瑟去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住在这里两天之后,御马监的人找了过来——你得赶紧让李清明动起来啊。

    内廷不愧是内廷,轻而易举就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我找不到他人啊,李永生很无奈地表示,人家躲出去了,我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御马监显然也有点无奈,只能表示说,我们帮你打听一下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顺势就提出要求,我住这儿,主要是城南工建房,想强拆我朋友的房子……能不能帮忙警告一下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御马监的来人,一点兴趣都没有,咱们谈的是多大的事儿,这种小屁事儿……你说这房子,你想卖多少钱吧,我买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还真不能卖,他不能替吴妈妈做主,这是原则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在御马监的人离开之后,他找到了赵渤——就是曾经不作为的那名捕快。

    赵渤消息灵通得很,告诉他说,这一块的强征,是顺天府工建房的意思,而且得到了知府的的支持,顺天府打算重新规划之后,全部改建为三到四层的小楼。

    所谓的新朝新气象,便是如此了,棚户区改造之后,能容纳更多的人口——事实上现今的顺天府,已经人满为患了,改造是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京城多权贵,别的地方不好改造,东南基本上就是棚户区,不动这里动哪里?

    赵渤倒是很愿意时不时来这里转一圈,甚至还会在午休的时间,来这里铺个地铺打个盹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天天的就过去了,十余天之后,朱家发来请柬,说朱大姐要大婚了。

    朱家内部的矛盾,终于协调好了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一家人的矛盾可能很复杂,也可能很简单,朱家只要愿意接纳那老头,其他的就都不是问题——朱大姐将几个弟妹辛苦拉扯大,容易吗?

    当然,搁给外人来看,这还是一件很奇葩的事,奔六十岁的女人初婚,还是奉子成亲……非常考验大家的口味耐受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送请柬来的人表示:礼金什么的无所谓,人能到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能想到朱家的尴尬,想一想之后,他回到朝阳大修堂,找到了广播电台:我这儿有个消息,很值得播报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的朝阳广播电台,已经是相当地火了,还专门开了一个栏目,就叫《家长里短》,主要播报的,是一些大户人家的事情——没办法,听众喜欢八卦。

    比如说谁家起了园林,谁家死了家主,这种事情,离普通黎庶太远,又是他们向往的,大家真的爱听。

    朱家老蚌生珠,这个噱头不错,但是李永生不打算用,他认为朱大姐带大自己的弟弟妹妹,就很值得宣传,体现了中土国的孝悌之道,非常正能量啊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朱家大姐结婚,快六十岁了,要结婚,很感人的有木有?

    李永生在广播电台的面子,还是很大的,朝阳大修堂虽然是本修院,也愿意承担教化黎庶的重任。

    于是大修堂派了两名寒假不回家的修生,跟他一起去采访此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们一到,朱家就炸锅了,现在的朝阳广播电台,实在是太火了,就算家里没有收音机,还能没有听说过?

    而且,朱家还是有收音机的,见到广播里的人亲自现身,听说自家大姐的辛苦,能被整个京城都知道,真的是不要太高兴。

    朱家甚至给两名修生,一人打赏了一块银元。

    就在这闹哄哄的过程中,一天时间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朱家原本是要留下李永生——这里的婚礼起码都是两天,但是他还要护送两名学妹会大修堂,于是就婉拒了。

    回到修院之后,他又来到小院看一下,葛嫂说并没有见过李家来人,也没见张木子回来,倒是内廷的人来过两次。

    这么一通折腾之后,天色就晚了,李永生担心细柳巷的房子,连夜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也弄清楚原因了,这里的开发,幽州郡工建房说不上话,顺天府是归幽州管,但是幽州也不能完全左右了顺天府。

    不过尹夏荷表示,等蒋看海回来,再想一想办法。

    等李永生回到那两间房子的院落时,愕然地发现,蒋看海正站在门口等他。

    这时的院子里,人已经少了一半,有些人是年关了回家,有些人则是拿了补偿款,搬走了。

    蒋看海虽然也是司修,但他更类似于技术型官员,身上披了一个大氅,站在那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嗐,您这才是的,”李永生心里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,“这么冷的天儿,您有什么话,留给邻居就行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来的时间也不长,在家里吃了饭过来的,”蒋看海倒是很和气,“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,明天下午我带你见个人,他能帮着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开门请他进去,然后笑着发问,“郡工建房真的不好使?”

    “嗐,别提了,”蒋看海叹口气摇摇头,“城南教化房有人家在这一片住,家人不响应搬迁,想多要点钱,府教化房直接发话,要么搬迁,要么滚出教化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的,”李永生闻言,直接傻眼了,怎么有股浓浓的既视感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