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连续示好
    李永生说的话挺粗俗,奥斯卡却是开心地笑了,“您解个大手,他都得趁热乎吃。”

    被你打败了,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你们抓回来他,不审讯?”

    “这问话,跟驯马一样,得先磨去了它的野性,”奥斯卡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御马监做事,一向如此……正好也能做点小本生意。”

    恶人还得恶人磨啊,李永生心里感慨,若搁给是他,直接一刀将人一了百了,这么变着法儿地折磨人,他还真是不屑为之。

    不过,我为什么感觉很痛快呢?

    他随口问一句,“磨去野性,得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这谁说得准?”小太监的脸上,一直带着笑,很无邪的笑容,“不过,怎么也得到开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开春!”黄昊气得大喊一声,“我草泥马,有种直接弄死老子算了。”

    大冬天里,他的修为被禁制,只有一张小毯子遮蔽严寒,头顶还开着天窗,每天只能吃二两米饭还可能被换成青菜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的青菜,其实比米饭贵,但是……它不顶饿啊。

    小太监这才收起笑容,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看来你有可能服毒自尽?”

    “有种你把毒药拿过来!”黄昊真的火了,“看老子敢不敢吃!”

    他实在没办法了,这*天,他花了大量的黄金,结果是自己饿得快晕过去了,还冷得要命,再坚持一个月的话,他都未必能扛过去。

    他真的都有求死的心思了你要是真有胆子杀我,我也认了。

    “求死?”小太监又笑了起来,“看来得去黄大人家搜一搜,藏了什么毒药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卧槽尼玛,黄昊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,还要去骚扰我的家人?

    朝安局归内廷管,但密谍都是普通人,只有寥寥可数的太监,当然,密谍的家族信息,对外都是保密的,可是对十二监之一的御马监来说,那真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黄昊为人凉薄,只知道巴结上司和敛财,对家人的感觉极淡,但是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孙子,那是黄家传宗接代的希望,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后代断绝。

    虽然他断绝了很多人家的后代。

    “奥公公,罪不及妻儿啊,”黄昊低声下气地求恳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罪不及妻儿?”奥斯卡不屑地一笑,“那你就老实点,做狗就要有个做狗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,我有,”黄昊赶忙从毯子里伸出的双臂,四肢着地,“汪汪。”

    “狗可是的,”小太监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吃,我吃,汪汪,”黄昊忙不迭地点头,“我还……趁热乎吃。”

    奥斯卡不屑地看他一眼,然后又看向李永生,“看到了吧?还是司修呢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,心说你这是……替我出气呢,还是威胁我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十几匹马就冲了过来,打头之人飞身下马,然后放声大笑,“永生回来了?真是稀客!”

    “见过宁公公,”李永生笑着一拱手。

    宁御马已经恢复了两人初见时的模样,浓眉大眼身材壮硕,不复那遇刺之后的虚弱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狠狠地一抱李永生,李永生也算高大了,比他竟然还瘦弱了些许。

    宁致远大声笑着,“自家兄弟,客气个啥……要不要我弄死这蝼蚁?”

    “宁公公饶命,”黄昊直着嗓子叫了起来,“我知道错了,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“宁公公您看着办好了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随着您的性子来就行,我的感觉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别怕,哥哥我给你出这口气,”宁致远的大手,在李永生肩头重重拍两下,“想怎么处置他?你说!”

    李永生眼珠一转,笑了起来,“咱们是不是得换个地方聊一聊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真的聪明啊,”宁致远收起笑容来,点点头,不过他的嘴角,还残存了一点笑意,“不如你也净身入宫吧,咱哥俩联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敬谢不敏!”李永生忙不迭地打断他,“咱说点别的行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宁致远仰天大笑,伸手就捉住的李永生的小臂,“来,陪哥哥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溜溜达达离开了,有四五个人远远地跟上去,奥斯卡扭头看一眼黄昊,呲牙一笑,“看到没有,宁公公都是自称哥哥……你这是眼瞎到了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黄昊全身不可抑制地抖动了起来,这可不是冻的虽然天气确实很冷,他真的是被宁致远的自称吓到了。

    宁公公自从入了今上的法眼之后,膨胀得极为厉害,别人在称呼上若是敢有半点不敬,他铁定会给对方一个大难堪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个老年太监,不小心叫了他一声宁兄,被他直接打断了双腿,“凭你个老东西,也敢做我兄弟?”

    反正现在大家称呼宁致远,一色地叫宁公公,亲近一点的叫宁公和宁翁,称呼他宁御马,那都得有相当的胆子才行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计较称呼的人,居然跟一个小伙子自称哥哥,黄昊当然知道,自己是踢到了多么硬的一块铁板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终于横下一条心来,做出了决定,哆里哆嗦地发话,“奥公公,我愿献尽家财,只求一死,还请……饶过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,也有不少人跟你说过吧?”奥斯卡斜睥着他,然后冷笑一声,“你想死?不怕明白告诉你,现在你想死,都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“唉,”黄昊的眼神涣散,软绵绵地靠在铁笼子上,就像一摊烂泥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重头再来的话,他绝对会把李永生像祖宗一般供起来。

    怎奈这世上,是没有后悔药可买的……

    宁致远把着李永生的手臂,走出二十余丈之后,才轻声发话,“李清明的伤情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我回来之后,没有见过他,用心将养的话,现在也差不多该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宁御马继续向前走去,他的步子极大,一步能顶旁人两步,李永生都得加快步伐的频率,才能跟得上他。

    又走出去十余丈,出了小院,宁致远才又出声发问,“小李,你说我对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对我不错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不过,这好像也是应该的吧?”

    我救了你一命,你总不能恩将仇报吧?

    宁致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我知道你救了我一命,救死扶伤不是郎中的职责吗?我遣轻骑漏夜去救你,这也不该是我的本分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我主要是担心,宁公公您提出一些令我头痛的事儿来。”

    至于说宁御马派御林内卫去救人,也是涉及到御马监的面子,他没有说出来,大家都是聪明人,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计较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瞒不过你,”宁致远笑一笑,然后压低声音发话,“他多久就能恢复化修的修为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为难地看他一眼,“宁公公,医患的*,我们医者是不能随便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淡了,”宁致远笑眯眯地一推他的胸口,“咱俩都看不惯军役部的人,跟我这么矫情,你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也笑了起来,顿了一顿之后,他才回答,“我对他的修炼方式不是很清楚,不过……好歹也是曾经的中阶化修,半年之内应该可以重新悟真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默默地点点头,事实上,李清明可能再上化修的事,他都不确定,刚才就是蒙了一句,不过李永生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又沉吟几息之后,他再次发问,“半年之内……也就是说,一个月之内也有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,我也不会感到奇怪,”李永生点点头,然后讶异地看他一眼,“你操心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跟他说一声……”宁致远迟疑一下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算了!”

    算了就算了,李永生并没有多强的好奇心,“宁公公你恢复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行,”宁致远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想打扰他,“没有别的事的话,我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?”宁致远才点点头,然后又抬起头来,一把拽住他,露出一个笑容,“我说小李,你年纪轻轻的,怎么能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是这样!李永生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好奇心太强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谁敢让你死?”宁致远酝酿一下措辞,慢吞吞地发话,“本来有一点儿事,我想让你帮我引见一下李清明,不过……我又不太合适见他,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默默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明白?”宁致远狐疑地看他一眼,然后又自顾自地说起来,“所以想让你传个话,请他给天家写份奏章……就说沉疴尽去,想要复出,重振昔日声威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,有点疑惑地发问,“我不传这话,他也会写的吧?李清明就是个闲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他想效忠的,当然是今上了,”宁致远冲他挤一挤眼睛,“这个你得暗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要争取李清明站队,李永生心里明镜一般。

    (只剩一天就七月了,谁还有月票没投吗?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