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御马监相邀
    这场架吵得如此厉害,林家的人也听说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林家家主再次来拜会李永生,感激他仗义执言。

    李永生根本就没见人,所以他不知道,林家的家主,又悄悄地求见了雁九。

    没办法,林家虽然有两个司修,但是卷入这样的大事里,也得左右打点,小心做人,更别说他们……似乎还可能凭空落一份好处。

    又过两天,林家家主托人转告李永生,他们已经收到了赔偿。

    然后又过了一天,雁九给了李永生两百两黄金,说剩下的东西,一时半会儿无法折现,等回到京城之后,再给他八百两黄金。

    吞掉一个家族,收获是巨大的,席家的产业和田土,起码值四五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儿,就算得了两份,也就是说,对林家所有财富的估值,是五百两黄金,也就是五万块银元林家的商铺作坊,只值五千块,但是加上宅院和田土,就值五万块了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李永生才知道,雁九只给了林家五千块银元,只算了商铺和作坊。

    但就是那样,林家已经乐得不行不行的了。

    用雁九的话说就是“我真不是耍滑头,我能给他五万,但是他不敢要啊。”

    收到黄金的第二天,李永生和两名同窗,终于坐上了马车,折返京城。

    因为下雪路滑,他们足足用了五天的时间,才回到了京城,

    柳麒和张木子去玄天观挂了单,直接找了一处民居住了下来,三名本修生回朝阳大修堂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十一月中,大修堂也快到了放假的时候,他们三个的回归,没有引起任何的关注,倒是有一则消息,隐约在同窗里疯传:兑帅要乞骸骨了。

    中土国大部分的本修院,对朝堂的风向,都不是很敏感,但是朝阳例外。

    这里的权贵子弟,实在是太多了,而且朝阳人本身以国之精英自居,也愿意点评时事,彰显自家不凡的视野和胸怀。

    身为朝阳的修生,别人都指点江山,自家也不能落下不是?

    兑帅乞骸骨的版本很多,大致就是说,他不为今上所喜,不过也有人说,今上行事幼稚,妄议军事,兑帅看不过眼,说了两句,是以恶了今上。

    反正说什么的都有,还有流言说,兑帅打算和离帅联手,扶英王上台。

    兑帅和离帅联手,那绝对是天家的噩梦,一个基本上控制了军役部的大半,一个是御林军的统帅,一旦发作,根本无人抵挡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这样的传言,完全不感兴趣,天家朝堂之类的,离他太远,没必要考虑这么多,而且你没到那个地位,信息量不够大,就不要谈眼界了。

    就以他本身的使命观风使来说,中土国是谁来做天子,对他也一点影响都没有,他在意的是世风民情。

    杨国筝和明晓媚对传言比较感兴趣,但也只比他强一点、

    对这俩官二代而言,知道点消息就够了,反正他们不具备左右局面的能力甚至就连他们的父亲,也没胆子在这浑水里趟一脚。

    李永生回来的第三天,去班里交了任务之后,才说要去找张木子和柳麒,结果在出门的时候,御马监的小太监来找他,还就是那个去了彰德府的。

    小太监态度很客气,一点都没有锁拿黄昊时的霸气,“李公子,黄昊现在被关押在西山皇家马场,您看,该怎么处理一下?”

    京城以北部和西部为贵,西边白镜山之后,更是皇家的猎苑和马场,不过这马场并不大,方圆不足百里,里面连大带小,共有一千余匹马。

    这些马都是一等一的好马,也仅供皇家使用,御马监的本部,原本是设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……不该我拿主意吧?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跟军马疫情有关,我不懂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您过去看看嘛,”小太监还是低眉顺眼的样子,不过听起来,语气好像有点不对了,“宁公公听说他不晓事,沈教谕又担心您……才把他弄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瞎扯吗?宁公公可是一心为天家的,”李永生看他一眼,“而且大概是他扫了咱御马监的面子,不追究不行……要不我去见一下宁公公,问一问?”

    对这种事情,他绝对不是雏儿御马监确实算帮了我,这个我认,但是你一个小太监,真别跟我耍心眼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小喽啰,您何必为难我呢?”小太监端的是拿得起放得下,他很明白这话里的分寸,于是讪笑一声,“就是请您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请我去看一看,你直说好了,何必跟我玩心眼呢?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,”小太监讪笑着回答,“内廷都是这风气,我倒是忘了,您是大修堂的修生,跟我们不一样,您见谅啊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不简单啊,李永生看他一眼,“这位公公,我看好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小的叫奥斯卡,”小太监笑着拱一拱手,“时常出宫采买,宁公公见小的伶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伶俐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行,我跟你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托张木子传话给沈教谕,就希望教谕能找到宁致远,帮忙说项一二,而宁致远的反应,也十分及时和有力。

    宁致远出手,肯定跟有维护御马监面子的意思不管怎么说,都是李某人救了宁公公,黄昊有意为难,真的是打宁致远的脸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宁公公做得这么决然,李永生是要领情的。

    奥斯卡也不敢多说,招一下手,一辆马车缓缓驶来,“李公子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上车之后,很久才笑着说一句,“我以为,你会牵两匹马来,咱俩骑着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天雪路滑,马车固然容易侧翻,但是雪地骑马,危险更大啊,”奥斯卡想都不想地回答。

    顿了一顿之后,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于是笑着发话,“彰德府那一遭,我们路上折了八匹马,垮了四匹,其实就是追求个气势……您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由于天雪路滑,途中又经过一段山路,马车用了足足两个时辰,才赶到御马场。

    甚至连午饭,都是在车上吃的,不过小太监奥斯卡准备得很充足,车上还备有烤炉,米饭可以加热,不过菜就简单得很了,几根烤肠而已,这个时节,蔬菜不多。

    来到马场,外面有御林军守卫,不过小太监拿出一块腰牌晃一下,就直接通过了。

    走进一个大院子,又进一个小院,就看到了黄昊。

    曾经威风凛凛的黄大人,被关在一个小小的铁笼内。

    铁笼三面被黑布围着,只有前方和头顶没有遮挡,方圆不足三尺,半人高,真是站着坐着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黄昊浑身的衣服也都被扒光了,身上只有一块浴巾大小的毯子,根本裹不住全身。

    要说这也是堂堂的司修,被下了禁制之后,居然整成了这个样子,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再强的个人武力,也没可能跟整个体制作对。

    只*天没见,黄昊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看到李永生和小太监走过来,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只是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毯子,努力让颤抖的身体平静下来,以维持最后一点尊严。

    小太监却是不管这些,走上前笑嘻嘻地一指对方,“黄大人可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,”黄昊冷冷地一哼,“我对马匹一窍不通,疫病的事,不要问我!”

    “咦?你说话中气十足啊,”小太监笑了起来,“看来上一餐,还是给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奥公公,你何苦为难我?”黄昊重重地叹口气,“一两金子一两糙米,都是我自家花买的,您不想多赚点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多卖给你,就是一天二两,”小太监笑着摇摇头,“黄大人修为精深,只有道宫真人才能拦住,你吃饱了,万一强行越狱,我哪里承担得起这种责任?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的禁制,总不是假的吧?”黄昊气得鼻孔直冒烟,偏偏还不敢发作,“能给点肉吃吗?也是二两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肉食最近涨价了啊,”小太监笑嘻嘻地发话,“一两肉,一百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抢!”黄昊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哆里哆嗦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生意人,别说得那么粗俗,”小太监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对了,以后一两金子一两青菜,你吃了米饭,容易上火。”

    黄昊强压怒火,不敢再说什么,眼皮也耷拉了下来,他害怕被对方看到自己眼中的愤懑。

    小家伙,你给我等着,千万不要让我囫囵着出去!

    小太监已经没了跟他说话的兴趣,而是转头看向李永生,“李公子,他这毯子也是租的,一个时辰一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对方讨好他的意思很明显,而且黄昊此人,他也是相当不感冒,“奥公公真是生财有道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为了让您消气,”奥斯卡笑着回答,“要不您在这儿解个手?”

    这厮糟蹋人的水平,真不是一般地高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此,还真不感兴趣,他笑着摇摇头,“何必呢?一泡尿下去,他岂不是借机取暖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