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山外有山
    这青梧山的盗匪,果然极为强悍,来的十几名白衣人,居然大部分都是司修。

    朝安局还有其他招数,比如说施毒,但是想在雪夜里做到这些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尤其是盗匪一身全白,快速活动起来,极难捕捉到身影,而朝安局全是黑色制服,在雪地里真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他们不知道变通,像埋伏在外面的暗哨,就披了白色的伪装服,否则也不可能躲过盗匪的攻击,发出警讯。

    实在是……这是制服啊。

    当弓弩声再次响起的时候,白衣人恼了,抖手一道黄色光芒打去,顿时打塌了两间屋子,躲在里面偷袭的人,生死不知,“敢再出手者……杀无赦!”

    这时,雁九也忍不住了,她走出屋子,淡淡地发话,“青梧山的盗匪……你们是在寻死吗?”

    “自缚双手,跟我们走吧,”一名白衣人冷笑一声,“不在京城老实呆着,敢下来作威作福,希望你俩的身价不会太低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早被这响动惊醒,披上衣服就跑了出来,待看到屋顶上的几人之后,顿时就是一怔,握草……灵修?

    他自己就是灵修,对灵修的气息,是再敏感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就真的难斗了,李永生非常清楚,灵修的个体战斗力碾压朝安局,绝对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能跟灵修抗衡的,就是运修的各种运器,最好是军队的杀伐之器,当然,官府的气运之器,效果也不算差如果不是在荒山野岭里的话。

    得想个什么办法,李永生的手,向身边的布囊伸去,不过下一刻,他又是一愣:他的手段能不能奏效,实在不好说,但是绝对会被人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要不要暴露呢?他有一点犹豫,然后,他就笑了起来,因为他听到了,白衣人还要求,带走三名来自朝阳的本修生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在中土国的名气,实在是太响了,青梧山盗匪除了想带走两名朝安局的司修,就是三名修生,至于朝安局的制修,他们都不怎么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怕被带走,只要给他机会,各个击破这些白衣人,并不是很难。

    就在雁九犹豫的时候,场中激斗的中阶司修被连续击中,护体的气运术被破开,后背上吃了重重的一刀,鲜血迸溅了开来。

    他的情势,越发地危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顶的白衣人冷冷地发话,“我再给你们十息时间,你俩跟我走,再交出朝阳的修生,否则的话……杀无赦!”

    青梧山的盗匪之所以有名,除了实力强大之外,还有行踪飘忽不定,此番来府城郊外作案,肯定不可能耽误太长时间,否则脱身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雁九无可奈何之际,只听得院外冷哼一声,“谁家的小辈,敢号称带走朝阳的修生?”

    两名白衣人猛地扭头,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眼中,满是骇然,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给你们三息时间,马上滚蛋!”来的人比青梧山盗匪还要狂妄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一名白衣人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白光闪过,他的身子就断为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蝼蚁也敢叫嚣,”一个女人冷哼一声,“瞎了狗眼。”

    一名白衣人叹口气,无奈地一拱手,“敢问来的是哪家丛林?”

    “让你滚你就滚!”女人又冷哼一声,“再敢败坏名头,信不信断了你家道统?”

    “走,”一名白衣人一挥手,其他白衣人电射而去,而此人一伸手,裹了断为两截的那厮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还想去追,雁九一摆手,“不用了,尼玛……原来是子孙庙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子孙庙?”受伤的中阶司修眼中凶光一闪,“握草,哪一家子孙庙?”

    当然,他也是随便问一问罢了,朝安局在官府里可以牛气,但那是在体制里地位足够高,有特权,对上道宫系统,他们还真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而且凭良心说,官府和道宫虽然井水不犯河水,但是平日里磕磕碰碰也免不了。

    雁九也不回答他,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,“这青梧山盗匪,居然是有点根脚。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却也不能跟她计较,只是走过来低声发问,“外面的真人……是十方丛林的?”

    虽然在激斗中,他也能感受到,一开始说话的那位,应该是化修级别的修为,要不然哪里会让嚣张的白衣人果断离开?

    雁九微微摇头,朱唇轻启,轻轻地吐出两个字,“不止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声,她可是非常熟悉的。

    席家家主也被请了进来,目睹这一幕,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,握草……演砸了。

    雁九却是已经恢复了正常,她冷笑一声,“看来朝安局很久没动,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来招摇了……关于青梧山盗匪来袭,有谁想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谁敢说什么?这盗匪明显来得很蹊跷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,”雁九淡淡地发话,“传讯总部,要支援……申请肃清彰德府!”

    对朝安局而言,肃清就相当于血洗了,这个责任比较大,她拿不了主意,但是建议一下总是够资格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的愤怒完全可以理解,若是今天她被青梧山盗匪捉走了,那么就算被救出来,朝安局也丢了大人,她的前途也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眼下能侥幸脱身,她真的是怒火中烧万一张木子没及时到来,那她真的就彻底成了笑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不忘叮嘱自家人,给李永生这三个大修堂的修生,换一个比较好的环境,最好是靠边的院落他的进出,你们也不要管。

    朝安局本来就是情治特务机构,里面鲜有不开眼的,大家都想得到,外面来的奥援,肯定跟朝阳这三名修生有关,甚至他们可以断定,外面大概是道宫中人,大概卖的是李永生的面子。

    但是上司不说,他们绝对不会问,有些东西,心知肚明即可,一旦说出来,那麻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三人,在子夜时分,被临时调整了居所,事实上,连杨国筝都听出了张木子的声音,他铺好被褥之后,直接躺了上去,“我马上就睡着了……永生你可以出去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十息不到,他的鼾声大起,至于说真的睡着没有,那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了想,还是起身走了出去,推开房门之后,又推开院门,那些负责看守的朝安局密谍,就像没看到他一样,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远处的皑皑白雪中,有一个小小的黑点,那是一辆非常普通的马车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路走过去,走着走着,天上又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他走到近前的时候,车上跳下一人来,不是别人,正是张木子,她笑着冲他打个招呼,“你这家伙,跑得好快,怎么突然就离了京城?”

    “别人让我离开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大概是涉及到了朝争什么的,我也不想牵扯到里面……其实我哪里能左右了朝争?”

    “你就装吧,你怎么左右不了朝争?”张木子笑着摇摇头,然后压低了声音,“这次宫里来了三名真人,好尽快帮你把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名真人?”李永生愕然,这个面子,给的可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三名真人一起出现,可不是每次请一名真人,连续请三次的概念。

    能请动一名真人的事儿,同时请两名真人来,那主家得有相当的面子才行。

    这就像在地球界,请一个省级领导办事,就相当难了,但是同时请三名省级领导办事,和连续三次请省级领导办事,这能一样吗?

    “时间有限,”张木子很干脆地回答,“宫里已经决定了,用一个月的时间,整个中土国排查一遍,必要的时候,还会再从十方丛林调集两名真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再次愕然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看来北极宫是当真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长老和三宫主认为,此事不宜拖得太长,”张木子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与其遮遮掩掩,不如全力发动,然后你也省心,宫里也省心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嘿然不语,心里也有点佩服北极宫的魄力,一旦决定动手,绝不拖拉。、

    北极宫的真人应该不少,四五十个是肯定有的,但是大部分的真人不是在修炼,就是各司其职,能果断地派出三名真人,绝对是大手笔了。

    更别说,他们还打算万一人手不够用,再从十方丛林调集两名真人。

    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惊动一个郡的道宫系统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还是有点疑惑,“宫里的真人也就算了,十方丛林来的真人,能保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你放心好了,十方丛林那里,只会给他们下任务,因果不会解释,”张木子一摆手,不无得意地回答,“这一点,宫里早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道宫虽然不怎么入世,但是那些活了很久的老家伙,又怎么可能想不到一些可能的麻烦?他们也肯定会尽量避免旁人发现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之后,微微颔首,“我这里就有三人,可以感受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张木子惊讶地嘀咕一句,“那加上永馨,可不就四个人了吗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