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惶恐
    李永生这么猜,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,那就是:他从来没有从依莲娜身上,感受到一点异样的气息,反倒对莎古丽有感应。

    但是吴小女对她,有感应,那就只能说,她是在意识层面,受到了永馨的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依莲娜吃的是蘑菇伞盖,莎古丽吃的是蘑菇伞柄,这很难猜吗?

    不过,显然不能跟她这样解释,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如果她也吃了伞盖,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愚昧。”

    依莲娜对莎古丽的话题,显然有点头疼,于是她转移开来,“那蘑菇是什么蘑菇?”

    “我辛苦找你来,是要问你话,不是让你问我,”李永生很干脆地拒绝回答,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出声发问,“那蘑菇长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一片戈壁上,离桑坦绿洲,大概五六里地,”依莲娜倒是有问必答,“一片草丛里,长出一个蘑菇,我和莎古丽都很惊讶……我俩昏迷之后,那片草丛被我家人烧了。”

    尼玛……李永生再次吐槽无力,他原本还想去那个地方看一看,但是既然被人烧过了,那也就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线索就再次断了吗?他有点抓狂。

    依莲娜等了好一阵,希望他能再次起个话题,但是他久久不出声,而她又觉得有点冷了,“可以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,”李永生从沉思中醒来,迈步向前,“那个地方……回头你标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依莲娜糯糯地回答,顿了一顿又发问,“你还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暂时就这些吧,”李永生叹口气,心里的失落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依莲娜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不高兴,虽然还是那种林志玲音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尼玛,我本来是想找人的,结果你吃了一个蘑菇,我还能再问什么?

    “就这些,你就把我从博灵本修院弄出来?”依莲娜却是生气了,虽然她的语音没什么变化,但是两条娥眉微微竖起,“用传讯石就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还要感受你的气息呢,李永生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不过脸上的表情,没什么变化,“有些东西,你不用搞得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依莲娜当然也知道,这里面的事情,不那么简单,虽然对方把蘑菇猜成了人,但是人家居然能猜到,自己和莎古丽是如何分食蘑菇的。

    要说里面没有点玄奥,她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仅仅打听一点事,就把自己从博灵郡不远万里弄到京城,又弄到豫州来,她还是有点不开心,要知道,今年她也是上舍生了,试炼任务不少。

    很显然,李清明不会给博本院胡畏班颁布什么任务,她是被副院长宋嘉远勒令前来的。

    总之,她很不开心,尤其是来到京城之后,她又被朝安局接手了,而且跟自己的姐姐一道,被管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大名,胡畏族也听得不少,虽然对胡畏族而言,军情司似乎更神秘和恐怖一点,但是也没人小看朝安局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她觉得对方有点小题大做,“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”李永生点点头,让我想一想,还有什么没问的?

    “对了,你发现蘑菇,是什么时候?什么日期?”

    “七八年前吧,秋天,”依莲娜清楚地记得,是八年前,因为那一年她十二岁,不过她不打算告诉他全部真相,“那我明天就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可以了,”李永生点点头,不过迟疑一下,他又补充一句,“我认为你可以离开,但是……其他人或许还会有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两人就已经到了小院门口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周通判的嘴终于被撬开了,但是他只承认了两起杀人案,而且,那是不听话的下人做的,跟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同时他非常愤怒地反问,你朝安局管的是造反、谋逆和结党,就算我的下人杀人不对,自有捕房和法司过问,你们是不是管得太多了?

    周通判的岳家,是内阁仲辅的同窗,他还真有这个底气。

    而且朝安局确实不管杀人案,很多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,还是朝安局的发展对象。

    此人如此狂妄,朝安局少不得要将他埋在雪里,清醒一二。

    当然,仲辅的同窗,也令他们多少有点忌惮若是博本院的同窗,那不算什么大事,但问题是,仲辅是朝阳大修堂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有人告诉周通判,你也别想负隅顽抗了,你三儿子的夫人……所在的席家,对今上的红人李永生下手,还是没事找茬的那种,你说这算不算谋逆?

    朝安局欺负地方上的人消息不灵通,直接将李永生定为“今上眼里的红人”。

    周通判哪里知道这些?忙不迭地表示,席家……我可以大义灭亲啊。

    由得了你?朝安局的人冷笑,你还是检举一下,仲辅有没有谋逆的行为吧。

    要不说这朝安局,真的疯狂得很,直接敢假设仲辅谋逆,当然,这其实只是以进为退的手段,就是要对方交待其他的杀人案。

    朝安局只能查谋逆结党大案,不能查杀人案?尼玛,这话谁说的?

    我们朝安局能查什么不能查什么,还由得了你们决定?

    就算他们查不了杀人案,但是能调查出这么多杀人案,转交给地方上,那也是铁铁的大案,朝安局的颜面能保存下来,而地方上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时候,朝安局要不要将这些案子移交对方,就要看被调查的对象识趣不识趣了,一般而言,他们都会很识趣。

    其实朝安局听起来名气大,但是很多地方官的能量也很大,以这彰德府通判来说,小小的一个通判,竟然能扯得上内阁的仲辅。

    所以大多时候,如果不是谋逆的大罪,朝安局也愿意放调查对象一马你出点血,这个事儿就这么揭过了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大家就都认为,朝安局是只负责调查大案的,不少官员都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事实上,真的不是这么回事,朝安局只是不想爪牙太外露,因为他们的爪牙已经很锋利了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偶尔外露一下,还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关心这些,事实上,朝安局的人也不希望他关心这些,难得在地方找点外快,大家各行其是不是很好吗?

    不过……似乎有一些人,有些不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动作虽然快,席家一开始也蒙在了鼓里,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,有些消息还是不可避免地泄露了出去。

    比如说李永生租住的小院旁边,是有一些当地住户的,席家来找麻烦的时候,虽然是天降大雪,但是响动那么大,不可能不惊动邻居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还是周通判被朝安局直接从知府衙门带走。

    现在席家的主要人员,都聚集在席家祠堂的偏殿里,紧急磋商对策,其中有司修三人,高阶和中阶制修九人。

    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,现在他们已经能够确定,此事是因为谋夺林家的产业所引发的,被殃及的路人不但背景深厚,而且手段狠辣,直接将地方上最大的变数周通判抓走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朝安局啊,肆无忌惮气焰嚣张。

    当然,在场众人也顾不得感慨,他们面对的问题是:席家……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建议前去赔罪的,是占了主流,没办法,朝安局根本不是小小的席家能抗拒的,而且席家在彰德府深耕数百年,数千口人,家大业大,躲是躲不了的。

    也有人建议,将朝安局肆虐的消息,捅到上面去,席家在本地势力雄厚,还有人在外地做官,而且被抓走的周通判,也不是没有根脚的。

    这个选择,似乎有点破釜沉舟的意思,赌对了,席家能安稳渡过这一劫,赌错的话,那就是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这个选择,也有不少人支持,因为他们非常清楚,在跟朝安局斗争的过程中,矛盾会是逐渐激发的朝安局再怎么牛,也不可能二话不说,将数千人全部抓走吧?

    在这个斗争过程中,大家相互试探底牌,最后就可能得到一个双方都勉强接受的结果。

    支持这个选择的人认为:必须让朝安局知道,咱们不是好惹的,不展示出肌肉,任人宰割的话,谁知道他们胃口有多大呢?

    反对的人认为,没准朝安局就是小小地惩罚一下,咱们再搞风搞雨的话,惹得人家怒了,那可真的是自寻死路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展示一下实力,周通判的岳家,会支持咱们吗?”一名中阶司修阴森森地发话,“内阁早有制衡朝安局之意,今上初立……有些规矩,得变一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作死,无非是你女儿,嫁给了周通判的儿子,”又有一名初阶司修冷哼,“赔付一点银钱算什么?大不了谋一追三,休养生息数年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是嫁出去的女儿了,”有人跟风附和,“也不算咱席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错非不得已,没有什么家族愿意跟官府作对,一步踏错,千年基业都可能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报,”就在这时,外面闯进一人来,“已经打听到了,朝安局打算谋一追五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