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一十二章 谋与追(求月票)
    就在高阶制修没命磕头之际,杨国筝气呼呼地走了过来,“我们跟你无冤无仇,你连通知教化房都不答应,我们本来要在院子里赏雪,你弄成这样,很扫兴的……知道不?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苦恼地一皱眉,杨同窗果然是抓不住重点,怪不得经常补考。

    “我们补偿,补偿,”那位不住地磕头,“院子里的景,给您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恢复雪景……这难度比较高,但是,总比丢掉双眼代价低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真的悔青了肠子,且不说这次的报复应该不应该,只说他来到这里,抓人就抓人好了,为什么要在院子里折腾呢?

    明晓媚的关注点,却不在这里,她走到那中年捕头面前,“永生……我能问一问这家伙吗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明晓媚很懂得分寸,知道先问一下李永生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杨国筝不如她,不过杨同窗跟李永生的关系,也不是她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问,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会后悔的,”明晓媚手按刀柄,冷冷地盯着对方的眼睛,“现在,我需要知道一个答案……如果我们被带走了,没有教化房的教谕在场,会是什么样的下场?”

    她身为掌法的女儿,熟知各种律法规则,所以问题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而且她不忘记补充一句,“你可以不说实话,但是……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沈捕头快哭出声了,这个问题,让他怎么说实话?

    实话很好说,但是他不能说,只能硬着头皮回答,“可能……可能我们会用点措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点措施吗?”明晓媚冷笑一声,“好,就算我们斗殴伤人,你为什么要用措施?”

    斗殴伤人,这不是破案,找到见证人就真相大白了,要什么措施?

    事实上,真相就在那里摆着,罔顾真相而上措施,这根本不是正常的程序好?

    但是若说不会私下上刑,那就没有办法解释,为什么他们拒绝教化房的关注。

    明晓媚家学渊源,对这些逻辑非常拿手,一句话就将对方逼入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沈捕头对这逻辑也是门儿清,不由得暗暗懊恼,自己这次,真的是托大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已经是这样了,他打死都不会承认,自己有多么贪婪,那个后果,真的不是他承担得起的,“前些日子,有大盗过境,我有点怀疑,是不是跟你们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扣帽子了啊,”明晓媚冷笑一声,“你没有说实话,等着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雁九闻言,笑了起来,“小丫头,你想让他怎么倒霉?”

    明晓媚看一眼李永生,她非常清楚,自己该跟谁对话,“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眉头皱一皱,他当然知道,雁九不会去巴结一个小女孩,所以这人情,肯定是要落在自己头上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淡淡地问一句,“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欠我一个人情好了,”雁九笑了,笑得异常地妩媚,“需要你做什么,我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到这句话,顿时就风中凌乱了——握草,朝安局的司修,居然要卖这小子人情?

    我这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啊?跪在地上的高阶制修剧烈地颤抖一下,身子一歪栽倒在雪地里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“原来也就这点胆子,”李永生不屑地一笑,看向明晓媚,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以法司的惯例,可判谋一追三,”明晓媚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他不是求财吗?那就出钱。”

    中土国的律法,很多时候比较注重提升犯罪成本,像这谋一追三就是如此:用卑劣手段掠夺他人财物,你打算谋取多少,都判你三倍偿还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说有这么一种惩罚方式,至于说能不能得到这种判罚,还要看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点点头,“也不知道林家的家产,到底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众人一听,吓得头皮都发麻了——林家总家产的三倍?

    不过,既然说判罚,那就要过法司的,本地的法司,席家还是比较有把握的,只希望这朝安局的人,不要再过问了?

    雁九见有人看向自己,知道他们的心意,于是冷哼一声,“追五,我朝安局主持公道,当然要拿两份!”

    又有两个人,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,纯粹是吓的。

    林家的商铺、作坊,起码值五千块银元,五倍就是两万五千块,这还是没算上林家的宅院和田土呢。

    林家的总价值折算下来,起码值五万银元,这也是旁人眼红的根源。

    以席家的强势,全部家产也不过三四十万银元——或者还有隐藏的,但是绝对不过百万。

    但是席家人口太多,将近三千人,绝大部分的财富,都平摊在这些人的宅院和田土上了,席家的活动资金,应该不会超过十万块银元,有没有五万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一下要赔进去全族现金的一半左右,他们怎么可能不心疼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低声嘀咕一句,“谋一追几,这得经过法司?”

    “切,”明晓媚冷笑一声,“刚才你们想抓我们,同意经过教化房了吗?”

    雁九侧过头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说话的人,那是一个年轻的小家伙,应该还不到二十岁。

    她这一眼看过去,两个汉子连忙挡住了那厮,不住地拱手,“大人恕罪,大人恕罪,小孩子家不懂事,您大人有大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雁九不屑地笑一声,“想过法司?我朝安局专查各种谋逆……不信你就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众人嘿然无语,都听说朝安局狠毒,却不曾想狠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李永生扬一扬眉毛,转身走进了房间,心说果然是恶人还得恶人磨。

    不多时,雁九也走了进来,她身后还跟着两人,却是莎古丽和……依莲娜?

    胡畏班的第一美女面无表情,高冷得很,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是谁。

    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,奇怪地问一句,“怎么会是你把人带过来?”

    将依莲娜带到京城,是他托李清明做的,朝安局这么横插一杠子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最近京城有事,他身体也不佳,”雁九淡淡地回答,“正好我找得到你,就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抬手摸一下额头,走到门口,“吴妈妈,麻烦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吴小女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,李永生递一颗丸药过去,“吃了这个……明天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也没事,”吴小女咧嘴一笑,不过她那肿胀的脸庞,让她的笑容显得有些恐怖,“这些年在京城,也吃人打过几次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莎古丽厌恶地看着她,依莲娜也转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都有谁打过你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吴小女吓得连连摆手,她刚才可是看到打人者的下场了,虽然很解气,但是看着也有点不忍。

    而且她挨的几次打,也真不算什么,“做稳婆,不管是大的出事,还是小的出事,主家的脾气都不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没办法了,李永生暗暗摇头,接生本来就有风险的。

    吴小女吃了药丸之后,看一眼屋中站立的两女,侧头看李永生,悄悄地将手心的玉符亮出来:要不要测试一下?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点点头。吴妈妈别的不说,小聪明是不缺的。

    吴小女不动声地测试一下,又斜睥李永生一眼,微微颔首:有感应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,李永生看她一眼,站起身向门外走去,“你弄几块木炭进来烧,天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事情还没解决完毕,雁九不是一个人来的,除了普通人打扮的车夫,还有两个同样黑衣方巾的人,一男一女,都是高阶制修。

    这两人将来人的兵器全都收了,然后用索子缚住双手,将人赶进一个小屋内。

    那屋子并不大,也就一丈方圆,小二十个人,将屋子挤得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然后雁九又吩咐车夫一句,车夫赶着车离开了——他是去通知林家人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被打的车夫,则是坐在那辆马车里,指引路途。

    林家人来之前,大家是不用睡了,李永生捡几块没有被雪打湿的木炭,在屋檐下点起火来,又将水壶放了上去,轻笑一声,“寒夜客来茶当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是渴了,”雁九坐在一个小凳上,红彤彤的炭火,映照在她的脸上,不远处白雪的光芒折射过来,再配上黑衣方巾,有一种妖异的美感,“赶了很久的路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默一阵,方始缓缓发话,“辛苦你了……对了,那个通判,你不需要防备一下吗?”

    朝安局强势,这个不假,但是有些人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甚至见了棺材,还妄图拼个你死我活,要不然有个成语叫“铤而走险”呢?

    雁九侧头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点点头,“也是,我有点大意了,索性连这厮也拿下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你防备一下,”李永生对她的反应,是相当地无语——人家还没做什么呢。

    雁九却是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,她冷冷地一哼,“等他做了什么,我后悔也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朝安局,从来都是让别人后悔的,”她站起身来,冲着同来的女修一招手,“你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有事,提前发了,顺便求月票。亲,你可以在网上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