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果报
    中年捕快无法克制地颤抖了起来,哆里哆嗦地发问,“敢问阁下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来者是一名女修,货真价实的司修,黑衣方巾,她冷冷地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敢胡说八道……死!”

    中年捕快的双腿大幅度地颤抖着,肉眼可见,他哆里哆嗦地发问,“阁下来自京城?”

    “好歹也是个捕快,这点眼力都没有的话,”女修冷哼一声,“你自戮双目吧。∷頂∷点∷小∷说,x.”

    中年捕快怎么会这点眼力都没有?黑衣方巾,这是朝安局的人啊!

    我草泥马,他好悬哭出声音来,咱不带这么玩的!

    说好的就是调查个斗殴,你们居然出动朝安局,这尼玛是开了外挂吧?

    他哆里哆嗦地一拱手,“不知上官来此……有何事?”

    女修不是别人,正是雁九,她抬头看一眼房顶上的李永生,“小李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李永生挠一挠头,他觉得这事儿说起来,也真是有点滑稽,“我们买了点便宜木炭,嗯,没有排队……所以他们就死活不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雁九眨巴一下眼睛,愕然地发问,“就是因为没排队?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,“没队可排……不是插队!”

    “你下来说话吧,”雁九无奈地一拍额头,然后看一眼在场的众人,“谁都不许走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当然有人不服气,还是一个捕快。

    中年捕快走过去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“尼玛,闭嘴!”

    雁九的气场太强大了,别人都不敢多说什么,乖乖地进了李永生租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看不惯她这么蛮横,低声地问同伴,这到底是什么人,然后四个字,迅速在众人中蔓延开来——黑衣、方巾。

    朝安局,那是内廷司礼监的直属部门,比军役部军情司都要蛮横,可止小儿夜啼。

    没错,朝安局的顶头上司魏岳,在京城似乎也有很多不得已,惹不起很多人,但那是在京城,在彰德府的话,就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别说彰德府,就算豫州郡郡守来了,也不敢把雁九怎么样。

    至于说那中年捕快,甚至连验证雁九身份的胆量都没有——要不然的话,被人一刀杀了,都算便宜的,怕就怕想死都死不了,还得殃及全家。

    朝安局就有这么恐怖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之后,关上门,大家细说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缘由很简单,还真是因为买木炭,那个林家铺子——合着林公子背景不差。

    邺城林家,也曾经是个不小的家族,不过遭遇意外败落了,后来又接连不顺,到现在就剩下两支,一支迁往了隔壁的朝歌府,而留在邺城的这一支,仅剩了十几个直系男丁。

    林家的基本盘不小,怎奈人丁不旺,就有产业被人盯上了,前几天有人去酒家闹事,林家人出手重伤对方,结果被捕房抓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林家托关系四处求人,结果彰德府的通判说,林家二郎不错,可为我家赘婿。

    通判相当于副知府,这是相当赏识林家二郎了。

    但是林家不愿意啊,我家二郎目前在豫州本修院读得好好的,内舍生里数得着,将来上研修院的机会也很大,通判你若是想嫁女,那可以商量,入赘就免了吧。

    需要指出的是,想夺林家产业的,就是当地大户席家,而通判的三子,娶了席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林家一拒绝,所有的产业都受到了刁难,木炭铺子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席家虽然强势,但还要忌惮林家几分——逼得人家破釜沉舟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林家卖木炭,外面有人骚扰,不让乡亲去买,买卖是真不好,今天下雪了,林家的木炭价格也不得不跟着涨了,比其他家稍微低一点,但是依旧没啥人来买。

    但总有个把不怕席家的去买,而伙计也说得很明白,你想要买可以,得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席家不能直接砸了林家的铺子,那种情况,林家大力反击的话,他们不占理——上一次砸林家酒家的人,就被打得很惨,但是那几个林家人,目前也没处理,只是关着。

    所以席家只能把心思用在购买的用户身上——我就是不许你买。

    而林家不能保障出了门的客户——你在我这里,我能罩你,你出了门,我真保护不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,算是撞到枪口上了,打了席家的人逃走,还是外地人,席家必然要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至于说捕快出现在这里,态度还很强硬,那实在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雁九看着李永生笑,“我发现……你还真是自带光环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理她,走到那个号称打了吴小女的中阶制修跟前,呲牙一笑,“刚才问你的话,你还没回答呢,哪只手打的?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我我……不是我打的,”瘦高的制修吓坏了,“真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很想抽自己一个耳光,尼玛……我刚才得瑟什么啊?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永生笑着发问,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,“让我猜一下是哪只手……左手吧?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我,”中阶制修叫了起来,抬手一指某个猥琐的汉子,“是他干的!”

    李永生根本不带理会这话,笑眯眯地发问,“敢做不敢当?你也算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我,”这位气急攻心,噗地又吐出一口血来,“那老太太年纪那么大了,我好歹也是个中阶制修……丢得起那人吗?”

    这话在理,来找事的人里,有五个不是制修的,中阶制修实在没必要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颔首,又问一句,“那你为什么要说是自己干的?看我好欺负?”

    中阶制修愣了一愣,一抬手,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光,直接把嘴角抽破了,鲜血瞬间就流了下来,“我……是我嘴贱,我该打!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这个样子,也懒得再搭理,而是扭头看向那个猥琐男子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哪只手打的……握草,还是个候补的捕快?”

    猥琐男子确实穿着捕快的衣着,只是肩头没衔,见到李永生看向自己,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——直接跪在了雪地里,“那个,李大哥您大人大量,饶我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饶你?可以啊,我这人最讲道理了,真的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你告诉我……我为什么要饶你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,”猥琐男犹豫一阵,心一横,“她不说您的去向,我们只能使用点手段了,真的是被逼无奈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呲牙一笑,“想到过她是老者吗?想到过尊重她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猥琐男无言以对,心说我尼玛哪里会管这么多?

    不过对方的话,问得确实没错,中土国真的非常强调尊老爱幼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李永生又一呲牙,笑眯眯地发问,“来,告诉我,哪只手打的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很……温柔,但是猥琐男不敢回答啊,双手向胸前一搭,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,把手藏在身子下面,哆里哆嗦地回答,“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人的时候,你没觉得自己错啊,错的是吴妈妈呢,”李永生轻笑一声,脚尖一挑,就将此人挑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沈捕头,”这位高声叫了起来,“我可是听了您的令。”

    中年捕快脸黑得像什么似的,犹豫一下,他还是鼓起勇气看向雁九,“这位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雁九根本都不看他,走上前刀光一闪,就见那候补的捕快身边,跌落下两条血淋淋的胳膊。

    中年捕快狠狠地一咬牙,不敢再说什么了:再说就是催命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朝安局的做派,我们怎么做事,你们规规矩矩地听从就是,敢叽歪的话,后果更严重。

    雁九收起刀来,根本不看这捕头,而是淡淡地看向李永生,“你这人就是矫情,问那么多干什么?反正他动过手。”

    得,李永生也没话说了,在京里他身处朝阳大修堂,感受不到朝安局的强势,但是在地方上,他是真感受到对方的可怕了。

    他扫一眼院子,这里被人糟蹋得够呛,他花一块银元买来的枣木木炭,被撒得满院子都是,碎成了一小块一小块,在皑皑的白雪中,显得分外地扎眼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抬手,冲那高阶制修招一下,“你给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高阶制修胆战心惊地走过来,不等对方再说话,噗通一声就跪下了,“饶命!”

    他也不想跪,但是不能不跪,那是朝安局啊,随便勾一勾手指头,就能让整个席家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李永生就当没听见他的话,只是淡淡地问一句,“这院子里……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你来抓人就抓人,跟这些木炭叫什么劲儿,这都是什么毛病?

    “饶命,”高阶制修重重地磕三个头,“我愿意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赔偿,”李永生淡淡地发话,“我就想问一句,我们哪里得罪你了?你只管说,只要你说得对,我们改!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没法回答,高阶制修实在太清楚这一点了,从始到终,他就是在仗势欺人,只不过这次以为是个软柿子,却撞正了大板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不敢说自己眼瞎,否则以朝安局那尿性,自己的双眼,恐怕真的会瞎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不住地磕头,“我知道错了,我愿意赔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