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零八章 不排队的后果
    说话的是林家铺子的伙计。

    这伙计十七八岁,坐在椅子上,斜靠着墙壁打盹,见李永生来了,也不招呼。

    但是听到这话,他终于睁开了眼睛,“我林家的秤上称好了,可以去别家重新称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是缺斤短两就好,李永生点点头,“行,就是你这话,称完之后我去复秤,质量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伙计懒洋洋地看一眼旁边的长龙,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比他们只好不差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一看身边不远的长龙,又看一看眼前门可罗雀的店铺,一时间有点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买呗,”杨国筝出声了,“不用排队,而且还便宜……买枣木木炭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是个奢侈的人,枣木木炭并不是最贵的,最贵的是黄檀木炭,那是按两卖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听劝,可别后悔,”闲汉冷哼一声,“谁从林家买木炭,都要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明晓媚听得眉头一皱,直接发问,“为什么会倒霉?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打听吧,”闲汉袖着手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林家的伙计表现得很奇怪,也不反驳,也不拉客,斜靠在椅子上,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永生下巴一扬,“我说伙计,你做不做生意?”

    “做,”伙计站起身来,“不过做了我家生意,小心被疯狗咬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觉得挺有意思,“为什么会被疯狗咬?只要你铺子手续全,我没买到贼赃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的铺子,被疯狗盯上了呗,”伙计说得很自然,顺便还看那闲汉一眼。

    “买了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四十斤枣木木炭,一块银元是吧?”

    四十斤枣木木炭,按照杨国筝的烧法,似乎也能烧四十天,一块银元并没有多贵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并不是这样,只要烧得起枣木木炭的人家,基本上就可以算得上是土豪了,一个炭盆,基本上一晚上不灭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没人加炭?无所谓,家里有仆人负责加炭,主人接着睡就是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很多用劣质木炭的人家,半夜都有专人加炭,而烧枣木木炭的,就更不稀罕了——须知枣木除了比重大耐烧之外,也不太呛。

    都讲究空气质量了,谁还差个加炭的仆人?

    按杨国筝那样的烧法,一晚上暖暖和和,烧三斤木炭都不稀罕——但是那样容易生病。

    所以,一斤半木炭就足够了,而一般十来口的人家,一晚上四斤木炭算正常,所以一块银元,也就是烧十天的量。

    一个月光取暖就花掉三块银元,这绝对是上等人家了。

    “你买了真会后悔的,”袖着手的闲汉又发话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他一眼,一摆手,对着伙计发话,“给我称吧。”

    闲汉转身离开了,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伙计也没着急称,而是怪怪地看着李永生,“我家是得罪人了,我不怕卖给你,但是你买了之后,肯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“但是我不买的话,晚上就要受就冻,这还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不喜欢麻烦的,平日里也低调,不愿意惹事。

    但是这欺行霸市,实在有点太过了,他看不过眼,身为观风使,他也不能看到了当没看到——这原本就是他的职责。

    倒是明晓媚有点好奇,“我们会有什么麻烦?你们得罪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她身为一郡掌法的女儿,在本修院修行,不但要学修院里的知识,修院外的历练也很关键,这是在培养眼界,同时关系到她未来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我家公子入赘,我家公子不同意,”伙计笑一笑,“然后这个木炭铺子,麻烦就不断。”

    入赘?李永生三人瞬间就明白了,在中土国,赘婿的地位极低,基本上跟吃软饭划了等号,在女方家没地位不说,服徭役之类的,也是由赘婿来完成。

    人家林公子有这么个木炭铺子,养活自家不成问题,为什么要去当赘婿?

    “在不在这儿买?”杨国筝皱着眉头低声发问,与普通的官二代不同,他是个非常不喜欢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排队,”李永生理直气壮地回答,若是所有铺子都得排队,那没得选择,现在既然可以不排队买到东西,为什么不那么做?

    明晓媚思索一下,“那就买呗,排一会儿队,没准又涨价了呢。”

    中土国在平抑物价方面,做得还是不错的,但是像这种下雪天涨价,搁在地球界都拦不住,2003年那场型性肺炎,板蓝根能飞涨二十倍。

    四十斤枣木木炭,足足装了两个大草袋子,往马车上一放,三人就回转了。

    旁边早有排队的人,关注着他们三个,发现买了木炭没啥事情,于是也有人过来问价——排队不排队的倒是在其次,关键这里便宜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等一等,看一看那三个外地人的下场,”旁边又有闲汉抱着膀子过来了,“本乡本土的,我就只说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虽然离开了,但是一直关注着这里,看到有人跟风去买木炭,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坏了,为了防止跟风,对方估计也不会放过自己三人了。

    他马上吩咐车夫,“去教化房。”

    彰德只是豫州郡的一个府,并不是郡治所在,地方上做事,有时候真的没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三人在这里,人生地不熟,遇到麻烦的话,肯定要去教化房求助。

    他想的一点都没错,而且有点晚了,一辆马车疯狂地从后面追了上来,车夫还在大喊,“停下,不听话就烧你家房子!”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雇的马车,是本地专业干这个的,车夫其实也是五大三粗的,他犹豫一下,终于苦笑一声,“几位,对不住了,我得减速。”

    杨国筝闻言恼了,“你这么做,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唉,”车夫无奈地叹口气,还是放慢了速度,“你们三位一会儿说两句好话,我再帮个腔,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马车追上来,别停了这辆车,这边的马夫跳下车,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边就嚷嚷了起来,“滚开,没你的事儿!”

    这车夫不干了,“我是东关耿家的,他么的你会不会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车夫也不想惹地赖子,但是保护不好自家的主顾,传出去是要坏名声的,他常年在本乡本土拉活儿,名声坏了还怎么做生意?

    “耿家算个毛线,”后面的车上跳下七八个壮汉来,直接将马车围住了,一个高壮的年轻人走到车夫面前,冷哼一声,“滚!”

    粗壮的车夫脸一沉,却也不敢再胡乱骂人了,只是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确定不给我耿家这个面子?”

    高壮年轻人抬手一拨他,满不在乎地发话,“滚,再不滚连你都打!”

    粗壮的车夫倒退两步,阴着脸看着对方,很显然,他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一个瘦高汉子走到马车边,抬脚踹一下踏板,“你们三个,滚下来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就看出三人的区别了,杨国筝呆呆地看着对方,有点木讷,眼中还有点惶恐,明晓媚却是好一点,她面无表情,下巴微扬,扫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站起身,径直下车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,”瘦高汉子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来,“我让你装!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抬手,架住了对方的这一记,脸也沉了下来,“你打人?”

    瘦高汉子只觉得,自己的手臂抽到了硬木桩上,痛得他有些眼冒金星,他忍不住抽动一下嘴角,心说尼玛,这家伙还不是制修呢,怎么这么硬的手臂?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又抬腿一扫,谁料想对方纹丝不动,他反倒倒退两步,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咝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有两下嘛,”高壮年轻人眼睛一眯,觉得对方有点棘手,再想一想,耿家也不宜随便招惹,于是冷哼一声,“你坏我好事,我也不欺负外地人,你们三个……每人给我磕三个头,我放你们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明晓媚闻言,勃然大怒,须知她父亲可是一郡的掌法,根本不把这种宵小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给我打,”高壮年轻人一摆手,事已至此,他也懒得多说,他必须尽快压服这三人,否则旁人难免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“啊”马车上传来一声大喊,却是杨国筝手持一根短棒,跳下了马车,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是鼓足勇气跳下车的,甚至头脑都有点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下意识地,他就贴到了李永生的后背,这是武修的基本套路,双人对战众人,就应该这样,对于朝阳大修堂的武修来说,这几近于本能了。

    你捣什么的乱嘛,李永生暗暗嘀咕一句,对方的人里,只有三名制修,他一个人就应付得来,但是多了杨国筝的话,他就不能倚仗身法了,反而要考虑身后同窗的安危。

    背靠背以二对多,是防守的路数,也可以说是死守待援,但是很显然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就算有援兵来,也是对方的援兵。

    不过,考虑到杨同窗平日里那么胆小,现在也冲了上来,还跟自己配合,李永生也实在不能抱怨什么,只希望他能扛得久一点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