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零七章 天欲雪
    对李永生来说,能解除软禁是最好的,但是离京……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但是宁致远顾不得跟他多说,“必须离京,一月之内不得回转,我会给你大修堂的丙班下个寻找马种的任务,随便你去哪儿找……你的电台,我会帮你看着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好,不但能全国乱跑,还能完成上舍生任务。

    上舍生的任务五花八门,指定班级完成任务的,也不少见,一般都是班里有实力的修生,给班里争取到的。

    这就像地球界大学本科生该实习了,班里有个国企领导的子弟,说去那个国企实习吧。

    当然,这实习不是黑心工厂那种实习,纯粹是盘剥学生的劳动力,这里的实习,国企要给大修堂钱的,单位评分好过,日子还清闲。

    尤其是劳动朝阳大修堂的修生实习,邀请方出血少了都不够,所以算倍儿有面子的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宁致远还答应他看着电台,此人虽然是阉人,倒也是性情中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对军方的恨意,也是性情中人,这样的承诺,居然只为了不让李永生出手疗伤。

    可是李永生还是有点为难,李清明的治疗没有结束,郭老教谕调理得差不多了,却还少个收尾。

    宁致远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“关键时刻过了就行了,你为我行针,也不过才一天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倒也是哈,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,其实很多伤患,他只治疗一些时间就行了,只不过他行医的经验不足,习惯了阶段性治疗,阶段性复诊改换方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没好气地看了对方一眼,“是啊,行针一天,在你家里住了快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走,马上走,”宁致远笑着一摆手,“对了,离开之后,别声张你去哪儿了啊,军役部可能会派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军役部?”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,心里有了猜测,“明白,你这个任务快点下发。”

    “跟明白人说话,就是省事,”宁致远哈哈大笑,不得不说,这家伙豪放起来,真不像个太监,“发任务的跟你一起走,你最好不要回家住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坐着御马监的马车回到朝阳,二话不说就接出了吴小女,在外面寻个客栈住下,又着雁九带了莎古丽三人走。

    然后他去看一趟郭老教谕,留下了几个方子,最后又去看杨国筝,要他帮自己看一下房子,顺便代为接一下任务。

    这些忙完,一天就过去了,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请汤昊田代为邀请李清明,来他歇脚的客栈,行了一趟针之后,给对方留下后续的治疗方法,这就齐活儿了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他在城外接到了杨国筝的传讯,合着御马监的任务,发给了整个武修上舍的丙班,想去的都可以接,不过他们指出,李永生必须去。

    小杨同学也接了寻找马种的任务,打算跟他一起完成试炼,同行的还有明晓媚。

    然后四人坐着一辆马车,直接出了幽州郡,南下豫州郡。

    出郡的时候,吴小女因为没有路引,被盘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关卡的人也不是不通世事之辈,看到另外三名年轻人都有上舍生试炼路引,还有朝阳大修堂的铭牌,李永生说话又客气,所以摆手放行。

    李永生将负责的小官叫到一边,悄悄地塞了两块银元过去,那位看一看连制修都不是吴小女,直接在他的路引加了一行字,“携老年女仆一名。”

    入了豫州郡,就是彰德府的地盘了,马车一路前行,直到抵达了府城邺城,四人才下车,打发马车回返幽州郡。

    当下四人在城郊选了一家客栈住下,李永生就跟杨国筝外出,来到米市上,租了一辆马车回来,商定一日两百钱,管车夫一顿午饭。

    彰德府是没有马场的,不过这个任务本来也就是放羊性质的,随便做点什么就能交差,比如说写一些……邺城为啥没有好的马种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就是在邺城四下游山玩水了,用李永生的话说就是,若是能找到一篇合适牧马的场所,也算不小的功劳。

    别说,明晓媚和杨国筝还真的挺认真,每天要写游记和见闻,那份认真劲儿,李永生都不得不感叹:别看这俩官二代目前成绩不怎么样,但是冲着这股精神头,将来也不会差到哪里。

    在邺城待了七八天之后,这二位觉得待得差不多了,就问李永生咱们啥时候去下一个地方?

    不着急,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,不行的话,在城郊租一套房子住好了。

    明晓媚也不是那种不知道变通的,所以她就问,你确定咱们写上去的这点东西能交差?

    对丙班的修生而言,这个任务是御马监冲着李永生给的,这并不是什么秘密——任务上都有要求,李永生必须去。

    放心好了,李永生一摆手,宁致远那厮毛病可能很多,践诺方面,却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于是明晓媚没问题了,杨国筝就更没问题了,别的不说,他零钱有限,若不是有李永生和明晓媚兜底,没准他就只在幽州郡活动一番了。

    他们租住的是一家农户的院子,距离大路有百余丈,一天三十钱也不贵,除了六间房子,还有厨房和厕所。

    厕所的环境不太好,露天的,不过此刻已经进入了冬天,蚊虫匿迹,没有多臭。

    又在附近游玩两天之后,明晓媚发话了,“咱们若是再住的话,要考虑买些木炭了,房东那点木炭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买买买,”杨国筝马上表示,房东家的木炭其实不算太少,但是对于他这个来自南桂郡的公子哥来说,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,他在南桂,根本不知道秋裤是何物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天,数他用木炭用得厉害,收集了四个炭盆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点头支持,“好久没下雪了,我看这天气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是乌鸦嘴,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天就变得阴了,明显是在酝酿着一场雪。

    他马上就去找马车,正好杨国筝闲得没事,说我跟你一起去,结果明晓媚见状,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邺城的商业布局挺有意思,除了酒家和客栈之外,几乎所有的店铺,都是集中开的,卖米的粮铺叫米市,卖炭的叫……没有炭市,就是跟布市在一起。

    卖炭的商铺有六家,不过李永生他们过来的时候,天上已经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杨国筝高兴得跟什么似的,居然跳下马车在雪花中奔跑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看着前面的六条长龙苦笑,早知道是这样,前两天就该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即将到来的雪,刺激了邺城黎庶,大家纷纷地来买木炭。

    木炭肯定涨价了,李永生很无奈地想着,走上前去看木炭的行情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排队,伙计也不搭理他,不排队我肯定不理你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听到有人嘀咕,“十钱一斤,涨到十三钱了。”

    能买木炭的主儿,基本上都还算比较富裕的,像那些没钱的家庭,就是那句话,“交通基本靠走,取暖基本靠抖”。

    而且木炭这东西,其实挺出数儿的,鼓鼓囊囊一堆,基本没多重。

    一斤木炭,足够杨国筝摆的四个炭盆烧前半夜了,至于说后半夜——裹着被子睡就完了,谁也懒得起来加炭。

    李永生倒也不在乎涨价,只是觉得有点不值,事实上,他不想买这种廉价木炭,这几天他和杨国筝住在一起,用的就是房东提供的廉价木炭,真的很呛人。

    他看上的是标价二十七钱一斤的枣木木炭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买什么样的木炭,他需要排队。

    更悲催的是,他猛地发现,他发现队伍排得都挺长,每一家门口都排着近百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中土国的现状,穷不说,物质也不够丰富,前几天他路过此地,每个木炭铺子门口,就是小猫三两只。

    一场即将到来的雪,直接将邺城的消费能力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明晓媚冲他招一招手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一看,发现居然还有第七家木炭铺子,不过这个铺子门口,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质量不好?李永生下意识地认为,这家铺子的经营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上前看一看,似乎……也没啥问题,尤其是这家的炭,每斤比旁边还低两钱,居然还没人买——以李永生对中土国黎庶的认知,低两钱的话,质量差点都无所谓,便宜嘛。

    这有问题了啊,李永生转到其他几家铺子看一看,那几家木炭铺子的价钱,都是统一的,质量也相仿,并不存在谁比谁差多少的问题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走到这个铺子来,看着相似质量的木炭,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闲汉,双手袖在袖筒里,懒洋洋地发话,“想买这家的木炭?”

    李永生走来走去的,已经被别人看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否认,点点头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不是邺城口音,旁人一听就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林家的做生意不诚信,缺斤短两,”闲汉笑着发话,“你是外乡人,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旁边传来一声冷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