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零五章 接连行刺(求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真的猜不到,为什么今上要一直遮掩着宁御马的伤情。

    遇刺之后,假装生死未卜,这种手段……好吧,也不算少见,阻隔消息嘛,让那些动手脚的人主动跳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以宁致远的身份,能勾出什么来?弄臣如果不能歪嘴,跟路人的作用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然而,很快地,李永生就发现了一些情况,在他入住宁府的第四天,内廷第一人魏岳魏公公,前来探望宁御马了。

    宁致远表现得很夸张,抹了一脸的铅粉,躺在床上装昏迷,周围的小太监们,还不许魏公公近身去看。

    魏岳来的时候,阴九天也在,不过有意思的是,他并没有问阴大师宁御马的病情,而是随便找了一个太医发问。

    那名太医当然回答说,宁御马至今未曾醒来,何时醒来,我也不知道您得问阴大师。

    阴九天就像没听到这话一样,站在那里不做声。

    魏岳微微颔首,走出屋的时候,还告诫御马监的太监们,小心看护宁御马,否则他定不饶恕,最后他来了一句,“宁御马若能大好,我觉得他可掌貔貅卫。”

    貔貅卫是皇家直属的暴力机构,主要强调的是执行力,理论上归内廷和宗人府共管,但是宗人府一般使唤不动他们,而内廷中也没有专门管理他们的机构。

    目前掌管貔貅卫的,是太皇太妃的贴身太监,已经老迈不堪,去年还中风了,不过他的忠心人所皆知,太皇太妃令夺其职,今上不忍,就拖延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今上今年大典,貔貅卫的人选,内廷和宗人府都有过些提议,其中让魏岳接手的呼声很高,也有媚上之人,建议宁致远接手,今上没有任何回复。

    现在魏岳主动退出竞争,还要推荐宁致远,显然是好事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之后,宁致远高兴得从床上蹦了起来,“这老东西总算识相!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得心里也是暗叹:装个病就掌握了一卫人马,果然是好算计。

    然后,宁御马就去折磨人了在他装病的几天里,很有些没眼力的家伙,居然想要作怪,御马监已经抓了四五个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宁致远收拾的,是院务管理司的魏少玉,他心情不错,还喊来了李永生旁观你救了我,我当然要帮你出气。

    身居高位的人,很多时候都要谨小慎微地行事,能快意恩仇的时候不多。

    就算是宁致远这弄臣,也知道自己不能跳腾得太凶,要不然那就是替天家拉仇恨,天家被非议,他就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所以折磨魏少玉这种“小官”的时候,他兴致盎然不说,还问李永生,“此人是触了我的霉头,跟你无关……你想要些什么奖赏?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“把那门子放了,好生治疗一下吧……他没什么过错。”

    门子就是一开始只收了礼物的那个,行刑四天多了,这初冬的天气,被剥了精光就已经很难忍了,还拿小鞭子抽了这么久,现在的状态,是放开他他都十有八九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厮啊,”宁致远微微颔首,门子其实是宁家的人,还算可靠。

    但就是那句话,宁致远自幼入宫,跟宁家其实不怎么亲,反倒是身边不少小太监,用得相当顺手,所以门子被打一事,他虽然后来知道了,也觉得此人该打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说小太监们做错了,否则的话,下面人难免心寒,而且对他而言,那厮确实做得不对若是能留下李永生,没准他会早点醒来。

    这个求情,也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,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这算多大事,就是替你出口气……对了,第一天来了,你就看到他了,怎么现在才说?”

    问题很简单,但是回答不好的话,后果……也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当时在替公公治病啊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若是那时出口求情,也许是违心的,只是不敢得罪门子……旁人也许会认为,我未必会尽心尽力地救治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用了很长时间,才微微颔首,“你这脑瓜,怎么长的?”

    这个逻辑,说起来简单,想要领悟还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李永生来探病,礼物收下,人被打发走了,再次被请来的时候,很难说心里有没有怨念,正是因为如此,御马监的小太监们,才会惩处门子,以消除他的怨念。

    这时他若出口求情,倒是能表示出大度,但是……这怨念消除了没有呢?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倒不如无视门子的遭遇,尽心尽力地出手,等到救治好人之后,再开口求情,那就说明这个人,确实没有怨念。

    这样行事,真的太敞亮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门子可能在这四天内死去,那就活该他倒霉了起码宁致远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你耽误了我的救治,该你死,你就死吧!

    所以宁御马认为,这个回答太对自己的胃口了,于是他哈哈大笑,“你若为太监,怕是天家眼里就只有你,没有我了……那谁,还不去快放了门子?”

    旁边的小太监一路小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个兴趣,”李永生断然摇摇头,“半点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还想说,太监终究是不完整的人,但是考虑到宁致远的具体情况,这话就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心思细腻的,”宁致远来了兴趣,他发现这个年轻的本修生,除了医术精湛,还很能替人着想,思维缜密。

    这是能庙算之士,他忍不住就又问一句,“魏岳推荐我执掌貔貅卫一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,”李永生摇摇头,很干脆地表示,哥们儿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好生无趣,”宁致远有点不高兴,他当然分得清不懂和不说的区别,对方绝对是个明白人,“跟我说两句,还辱没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懂,”李永生继续摇头,待发现对方拉下脸来,才无奈地叹口气,“宁公公,你说天家召阴大师看病的时候,问些类似的话,阴大师会不会说?”

    “他?他只管看病的,”宁致远理所当然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对啊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“他这种大国手,都只管看病,我当然更是了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无法反驳这个答案,可正是因为如此,他更想听对方的看法了,“那这样吧,你不是想回大修堂吗?说得好了,我就让你回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翻一下眼皮,他还真无法抗拒这个诱惑,“很简单,魏岳是在示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用得着你说?”宁致远气得笑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又想一想才说,“你病了这么久,他再自矜身份,也得上门了,同时抛出貔貅卫……这是撇清自身的嫌疑?”

    “果然有点脑瓜,”宁致远点点头,笑着发话,“他若再不上门,就算没有嫌疑,也是目无天家了,老家伙还算识趣,知道送我点礼物。”

    我猜对了,你总该让我离开了吧?李永生很想这么问一句,不过很显然,这么问就太讨人厌了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原来藏着深意,宁公公果然深得天子信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藏拙吧?”宁致远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天家虽然年幼,却是天命所归,他的算计何止这一点?”

    这家伙估计是平时没人说心里话,憋得实在受不了啦,真是啥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“也是,我估计天子还想引出始作俑者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宁致远的眼中,寒光一闪,然后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接着说?”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啊,”李永生一摊双手,“比如说御马监交付不了军马,肯定有人着急不是?只要你的伤没好,你能拖得起,别人却拖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你这家伙……还真是,”宁致远的脸上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“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都像你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我可算不了什么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我真有那么厉害,也不至于插班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自谦,却又被宁致远点破了,“你不过是没钱来京城。”

    你这么不会说话,会变得没朋友的,李永生笑一笑,“那现在,我可以回了?”

    宁御马笑了起来,笑得异常奸诈,“你觉得你听了这些,还能马上回去吗?”

    握草,李永生气得暗骂一句,又狠狠瞪他一眼,“你这有点耍赖。”

    三日之后,宁致远没等到别人的反应,反倒是收到了一条令他胆战心惊的消息,幽州郡军役房正使吴文辉,在回乡省亲时遭遇刺杀,护卫六伤三死,吴军役使重伤不起。

    行刺的是三名司修死士,当场自戕,天机被遮蔽不可查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,京城大哗,这个性质不比宁御马轻,虽然此人仅仅是个郡军役使,遇刺也不在京城,但是他军方的身份,却是最敏感不过的。

    军役部陈部长泣血上书,要求严查凶手,大司马坎帅震怒,将随行护卫全部下狱,事发的并州郡捕房捕长被撤职,押送京城受审。

    吴文辉是兑帅一手提拔起来的,兑帅只说了一句,“最近不是很太平啊,也不知道宁御马的伤情好了一点没有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