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零三章 妙手(求月票)
    一大碗汤药慢慢灌下去,阴九天侧头看李永生一眼,似乎在问:还不动手?

    刚才的四柱齐鸣,是为了激发这四个祖窍的活力,有效地抵挡巫蛊和毒性。

    现在汤药灌下去,四个祖窍重新激发,才能保证,药性不四溢,乖乖地下行而去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待肠鸣之时,才是最好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我去!阴九天竟然无语凝噎了,腹鼓肠鸣,那是辩证用的,什么时候就成施针的时机了呢?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敢贸然地质疑,事实证明,这个年轻的本科生,是有真材实料的,于是他说一句,“鼻灌汤剂,直接入胃了,还需要等待?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胃是负责消化,肠才是负责吸收。”

    他甚至很想驳斥一句,汤剂还需要消化吗?直接吸收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,何必呢?他今天来,就是甘当绿叶的,没必要跟大国手叫这个真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跟我想的一样,”阴九天居然猛地跳了起来,直接扑到了李永生身上。

    “去!”李永生吓了一大跳,他的性倾向十分正常,正常到不能再正常,猛然遭遇到这样的事情,想也不想,膀子一扛,直接将阴九天甩出老远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顿时石化了:尼玛,我们看到了什么?一个本修生,将一个化修打飞了?

    没错,阴九天是化修,虽然他这个化修,有一点点水分,是通过气运冲刷提升上来的,而且通过一些道器,才能施展出化修的修为。

    如果不用道器的话,他的真实战力,应该就是中阶司修左右的水准,毕竟没几个医修是擅长战斗的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的修为是化修。

    阴九天被甩开了,却没有丝毫的不满,恰恰相反,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战力方面的差距。

    他被甩到了墙壁上,跌落到地面,然后他马上就站了起来,兴奋地发问,“你的意思是说,胃的作用只是碾磨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永生犹豫一下,微微颔首,“没错,胃的吸收效果很差。”

    阴九天根本没问他原理是什么,而是再次兴奋地发话,“我就说了,这鼻灌可以直接进肠的……可以直接穿过胃的,对吧?”

    鼻饲已经是直接穿过食道了,再直接穿过胃?你也真敢想啊,李永生觉得有点无语,“直接穿过胃,技术上不太好实现吧?”

    地球界做个胃镜,大家都要痛苦到死去活来,贲门不开,进不了胃。

    至于说穿过胃,汤剂直接通过幽门,那画面太美,真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划开肚子就行了,”阴九天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小肠上开个口子灌汤剂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永生听得都傻眼了,咱不带这么喝药的吧?

    这个技术手段,在仙界没必要,在地球界,似乎还没有听说过——这种喝药的方式,实在太了一点吧?

    起码在灵魂碎片离开地球的时候,那里还没有成熟的技术,支持这么喝药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中土国,这样的手段,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——这里是修者的社会!

    “你确定,等肠鸣之际吗?”阴九天的脸上,依旧是兴奋异常,这也是他一个重大的猜测,如果能证明实用性,那算一个历史的突破了。

    大国手什么的称呼,阴大师已经不稀罕了,甚至他听到这些称呼,都提不起什么兴奋。

    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超脱自我,超脱中土国现有的医修格局。

    剖开肚子喂药,涉及到伤元气的问题,但是能将救人的效率提高,这就足够了,起码遇到那种不救则死的病情时,这是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,”李永生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又补充一句,“胃也能吸收一部分……阴大师你条件便给,测试一下便知。”

    阴九天兴奋地点点头,“我肯定要找人测的,现下不过是想先听到你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肠鸣了,”李永生再次出手,这次用的是新的银针,方才入体的银针,已经有些毒性,不敷使用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他熟练地行针,八字胡的太医怔了一阵之后,悄悄地找上了阴九天,“阴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”阴九天专心致志地看着李永生,心里不住地模拟着,如何才能让四针齐鸣。

    四针行完,宁御马身下冒出了臭气,阴九天马上又指了四个祖窍,令李永生继续行针。

    这次,李永生就不听他的了,他认为此次该行的是三个祖窍,三凤九鸣正好,没必要四个祖窍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地交换一下意见,最后还是阴九天退缩了——李永生的建议,有点颠覆常识的认知,但是阴太医认为,这样行针也糟糕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正经是小李的思路,可以借此验证一下。

    正如李永生所言,阴大师身为御医,有很多伤患可以供他测试,就算没有需要的伤患,也可以强行制造出来——牢里的死囚多了去啦,废物利用一下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就能验证效果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李永生的建议果然不错,接下来,宁御马不但顺利地排出了蛊虫,剧毒也被驱赶到了腿上。

    一群人一直忙到子末,也就是夜里一点,宁致远双脚的涌泉,终于凝出了十几滴毒血,其色如墨,却有淡淡的海腥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夏花之毒,”八字胡轻叹一声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阴九天却是没在意这些,他早就判断出了毒性,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,“好了,可以休息一下了……病人应该会在十二个时辰之后醒来,他余毒未尽,元气也大伤,迟些醒来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的叔叔闻言大喜,“十二个时辰就能醒来?”

    “十二个时辰之后,”阴九天很随意地看他一眼,也懒得多说,伤患家属的唠叨,从来都是最麻烦的,“排毒的方子也给你写好了,不要干扰我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扭头看向八字胡的太医,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八字胡看一眼不远处的李永生,发现他正满头大汗地吃饭——连续几趟针下来,此人真的累惨了。

    他将阴九天扯到一边,悄声发话,“你有没有发现,这本修生极为古怪?”

    这用得着你说吗?阴大师无奈地白他一眼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把您甩脱了,甩出了很远,”八字胡的声音,越发地低了,“他才是本修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阴九天一直在琢磨今天的病例,这时候才意识到,此人的战力也极为不俗。

    我可是化修来的,他琢磨一下,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“那你还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八字胡的眼中,凶光一闪,“此人的来历,我看很有问题!”

    他今天被李永生呵斥了,还无法反驳,身为堂堂太医,他心里憋了一肚子气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认为,这是自己心胸狭小——那厮怎么看,都不正常。

    阴九天沉吟一下,抬手又招来那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经过一阵观察,中年人发现,宁致远的呼吸明显了起来,他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——若是宁致远真的不治,宁家的百十口人,瞬间就会掉落深渊,想被打回原形都是奢望。

    所以他笑眯眯地走过来,“阴大师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阴九天看一眼身边的八字胡,“你来说!”

    八字胡将自己的猜测低声说一遍,然后……他很悲催地发现,对方的脸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宁致远的叔叔沉吟一下,字斟句酌地吐出一番话,“李永生的来历呢,你们不用怀疑,天家都叫得出这个名字,当然,他还有别的际遇,这就不方便说了。”

    宁家是小户人家,眼界也不怎么样,但是一百多口人里,偏偏是他来帮宁致远管家,可想而知,他是比较出色的,所以说话的水平不算低。

    他其实心里清楚,李永生跟道宫有勾连,不过这些话,没必要说给太医听吧?

    “天家都叫得出名字?”八字胡愕然,天家听说过这个名字,和天家叫得出这个名字,那是大不相同的——很多人天家有耳闻,但是想让天家叫得出名字,那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不用再说了,”中年人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李永生的储物袋,还在外面被扣着呢,那可是储物袋啊!”

    八字胡的嘴角抽动一下,终于停了继续歪嘴的心思,年纪轻轻,居然有储物袋,这种人实在没法招惹啊。

    阴九天倒是没有多么意外,能培养出李永生这种怪胎的人,其身后的势力可想而知,至于说区区的储物袋,阴大师不但见得多了,自己也有两个。

    所以他点点头,“既然知根知底,那就无须我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俩的不计较,李永生无意中表现出的超强战力,被华丽丽地无视了。

    不过本修生马上就遇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我不能回朝阳?我还有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,宁公公现在还没醒来,”请他来的太监,非常恭敬地回答,“您恐怕得在这里住几天了,大修堂那边,我会帮您打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一拍额头,“李清明等着我扎针呢。”

    他自是不能说,我着急去找依莲娜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