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零二章 交相辉映
    阴九天闻言,缓缓点头,“不错,巫蛊,其实还有些毒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回答得不是很完全,但是他已经相当满意了,只是这回答,也带了点试探。

    李永生果然有点疑惑,“能和巫蛊一起下行的毒吗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也很有水平,三凤九鸣护住百汇、双肩井和膻中,分明是要趁着四处要害被封住,催动蛊虫往下走,到脚心的涌泉,然后以物诱出或取出。

    这是处置蛊虫的一种手段,不是通用的,只是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使用,但是以李永生的知识,他实在想不出,蛊虫怎么能和毒一起,同时从脚底排出。

    那八字胡中年人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你只听好,去做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太医,跟阴九天忙了一天一夜,将宁致远身上的毒控制住了,又将蛊虫的活性压制到最低,这个过程讲起来不但麻烦,还有很多不便人知道的隐秘手法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个态度,倒也不是故意歧视李永生——你一个年轻的本修生,老老实实地施针就行了,知道那么多干什么?

    然而这话说得李永生不高兴了,他脸一沉,“我自跟阴大师说话,关你什么事?你知道三凤九鸣有几种施针和取针手法?”

    这位闻言,顿时不做声了——没办法做声了,人家问这么清楚,是要选择性地施针。

    这也不怪他,三凤九鸣针法早就失传,他哪里想得到,九凤齐鸣这针术,竟然还有细分?

    阴九天讶异地看一眼李永生,沉吟一下发话,“毒从脚下出,蛊自谷道泄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这次轮到李永生纳闷了,他看一眼这大名鼎鼎的大国手,“谷道出蛊?阴大师果然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客套,而是真的佩服,他的医术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能治疗很多伤患,主要是他的见识广,这是眼界决定的。

    阴九天做为一个玄青土著,竟然能在宁致远身中奇毒并且昏迷不醒的情况下,令蛊虫被排泄出来,这可不是一般的本事。

    殊不料,他这话听到阴九天耳中,也是颇为震惊,黑瘦老头看他一眼,“居然精通蛊术,你可知谷道出蛊的难处?”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淡淡地吐出八个字,“肠胃要动,气血要行。”

    谷道出蛊也未必有多难,但是宁致远在昏迷中,不能像一般修者,通过行气将蛊虫排出体外,那就只能跟普通人一样,靠肠胃的自行蠕动来排出。

    这就存在气血搬运的问题,搁在一般情况下倒不是大事,但此刻宁御马身中奇毒,太容易因此毒发身亡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这个答案,令阴九天都不淡定了,他原本以为,这小子会一手绝传的针法,后来才发现,甚至针法都可以细分,再后来又发现,对方居然精通蛊术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愕然地发现,对方连谷道出蛊的方法都不看在眼里——他原本是想考校这个的。

    小伙子看重的,居然是谷道出蛊时的毒性控制问题,这看问题也太全面了一点吧?

    中土国的郎中行医,讲究的就是全面性,阴九天猛地发现,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小家伙还真是个好苗子!他暗暗点头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宁致远身上毒性和蛊性相近,原本是相互纠缠的,我们适度地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李永生点点头,他明白了对方的做法。

    但是虽然明白了,却一点不影响他的佩服之心,行刺者故意使出和蛊虫相似的毒,分明就是想双保险干掉宁致远。

    非常不幸的是,他们遇到了大国手阴九天,竟然能强行将两者分开,不愧是御医。

    见到他点头,阴大师就越发地好奇了,“你觉得这种情况,该如何施针?”

    他希望小家伙盘算一下,使用哪种三凤九鸣的分支手法,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方始回答,“四凤十二鸣……其实是四柱齐鸣。”

    “四柱……齐鸣?”阴九天觉得脑袋有点不够用了,四柱针法他当然知道,但是齐鸣……这尼玛是什么鬼东西?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,“你能令四针齐鸣?”

    他总听别人说,李永生说自己的针法不是得自桂一男,原本他觉得这话有点可笑,但是听到这句话,他终于有点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难做到,”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,“关键是我认为,四柱齐鸣,才能更好地将毒和蛊下推,三凤齐鸣倒也行……但是那就先照顾不到膻中了。”

    亏得我还想着让你做四组三凤九鸣呢,阴九天的脸,也有点发热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护住百汇、双肩井和膻中,必须在每个点上都做到三凤九鸣,但是很显然,一旦这样做了,四组针之间不会太同步,也会影响效果。

    然而,他选择这样的治疗办法,主要是因为,他必须将膻中也扎上针,否则会引起极为糟糕的后果——这是没有商量的。

    四柱针法,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还待说话,旁边浓眉大眼的中年人有点不高兴了,“阴大师,人已经请到了,咱们动手吧,致远……宁公公他等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阴九天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有更好的法子出来,你不能让我想一想?”

    浓眉大眼顿时不说话了,这位可是天家的御医,他偶尔说一句算是提示,不属于失礼,但是说得多了,那是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过阴大师也不跟他一般计较,想一想之后,看一眼这厮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还不快去找个人来?”

    啊?浓眉大眼中年人愣住了,“找个人来……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人来测试一下啊,”八字胡气得狠狠瞪他一眼,“四柱齐鸣,我们都没听说过,不得先验证一下?”

    “拿我来测试吧,”引李永生前来的太监主动申请,他一脸的决然,“宁公公已经等不得了,不要再拖延时间了……来吧!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,”又有几个人先后开口,异常地积极踊跃,这样的时候,谁愿意后人?

    最后,还是先发话的这位得到了机会,没办法,谁让他反应最快呢?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拖延之间,直接给这位扎了四根银针,然后双手一拂,手法快得根本令人看不清楚,紧接着,四根银针齐齐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阴九天也没有歇着,一边看他行针,一边伸出两只手,摸着太监两手的脉搏,耳朵也不住地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功夫之后,他松开双手,由衷地叹一声,“果然是厉害,这个四柱齐鸣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话,阴大师您就赶紧出手吧,”浓眉大眼又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阴九天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得改动一下方子,李永生有这实力,方子当然要变。”

    浓眉大眼直接卡壳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——已经开始熬汤药了啊。

    阴九天才思敏捷,不多时就将刚才的方子改动完毕,然后递给李永生,“你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摆手,微笑着回答,“汤剂类的方子我不熟,我对阴大师你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方子他也能开出来,但是他并不是个喜欢卖弄的人,今天来既然是行针的,那就只管行针好了,而且……看阴九天这水平,也是极高的,倒不信连个方子都开不好。

    阴九天看他一眼,也没再多说,而是又将方子递还给小厮,“行了,煎药去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李永生对宁致远施针了。

    依旧是四针,四针下去之后,他不住地拂弄着四根银针,令这四根针一直在震动。

    想要偷师的人海了去啦,但是他的手法实在太快,大家都看得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有人拿出了留影石,想要留下影来,那浓眉大眼的汉子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打扰李永生,他哼的声音不是很大,但是紧接着,他又低声发话,“收起来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想到,宁御马的伤情,本来就是顶级机密,宁御马的叔叔,又怎么可能答应他们留影?

    李永生施为了半个时辰,额头上的汗滚滚而下,才冷哼一声,“汤剂呢?”

    小厮把汤剂端了过来,因为才刚刚煎好,正冒着滚烫的水汽,

    “要起针了?”阴九天问一声,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,又喝令一声,“弄凉一点……小李你再坚持一下。”

    弄凉是很简单的事,修者的位面,当然有可以令汤剂快速降温的手段,也就是十几息的时间,温热的汤剂再次被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阴九天深吸一口气,“起针吧……是速起,你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知道该速起,他点点头,“起针之后,还要再下针,你快点!”

    握草,你连这也知道?阴九天都顾不得震惊了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什么样的人,才能培养出这样的苗子?

    然而,李永生的震惊,一点都不比阴九天少,当他起针完毕,看到对方灌汤剂的手法时,眼中也掠过了一丝异样:我去,竟然是鼻饲?

    鼻饲手法,地球上有,是通过鼻孔,将汤剂灌到患者的胃里,仙界却是没有——想让汤剂起效,仙界有很多手段。

    他真没有想过,中土国这边,竟然也有鼻饲的手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