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零一章 生死之间(求月票)
    跳下来的人,是个仆人一般打扮的人,青衣小帽。

    但是紧接着,又跳下一人来,却是朝阳大修堂的医修总教谕王楠,他冲着李永生呲牙一笑,“你小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荣载道看着那青衣小帽的仆人,眼睛就是微微一眯,“内侍?”

    他文采风流,经常被先皇召见,对内侍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前行两步,然后一抱拳,“我就是李永生,目前有点事情,请稍候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时间稍候?”那青衣小帽的人叫了起来,“快快跟我走,不要啰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一言不发的雁九走上前,沉声发话,“可是御马监的公公?”

    她久在朝安局,眼皮子里不知道储存了多少人物,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根脚。

    青衣小帽顿时一怔,然后上下打量她一眼,轻哼一声,“原来是你,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此来是负了使命的,不能张扬来历,但是现在被人喊穿了,又认出了对方朝安局的身份,那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雁九看一眼李永生,“永生,走吧,你惦记的事儿,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她一眼,走向马车,“你先帮我看好广播电台。”

    马车转个身,又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目送着马车离去,久久没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等他回来,我再跟他分说,”荣载道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雁九的嘴角,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她当然知道荣载道,但是……凭你也配跟李永生分说?

    魏少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麻麻的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狠狠地盯着雁九,“你要抗拒政务院的传告?”

    雁九一伸手,从张岩手里拿过公文来,轻轻巧巧地撕成好几条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院务管理司吗?哎呀,我不小心把传告撕了,你抓起我来吧?”

    魏少玉的脸上,青红白紫闪烁了好一阵,才咬着牙关发话,“宁御马是死是活,还是未知,你下注之前,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雁九冲他呲牙一笑,“你知道得……有点多了,这样吧,你也别走了。”

    魏少玉顿时大骇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宁御马若死,你是得利者,”雁九微微一笑,从身边的皮囊里摸出一个音螺,然后缓缓地发话,“那么,你也有刺杀嫌疑。”

    魏少玉闻言,吓得双膝一软,差点跪倒在地,没命地喊了起来,“我是奉了政务院的命令!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那么多呢,”雁九低声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李永生上了马车之后,见到赶路的速度很急,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宁御马的伤情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御马监来人,只可能是请他去疗伤的,不会有第二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您到了就知道了,”青衣小帽很恭敬地回答,按说他在御马监也算一号人物了,但是他真不敢对李永生失了恭敬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问题,他还真不能随便回答,宁致远的伤情,在内廷都是讳莫如深的,天家亲口说了,谁敢传出去,必会追究责任。

    就连他来朝阳请李永生,都不敢亮御马监的身份,生恐别人联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他没找到李永生,于是拿了阴九天的帖子,去找医修总教谕王楠帮忙寻找,不料想被朝安局的窥破身份当然,这个责任不能算在他身上,但是他心里依旧惶恐。

    李永生能体谅此人的心情,见他不回答,于是又问一句,“银针这些,我都没来得及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都备好了,”这位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只要您人能到,其他的都交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状,也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半个多时辰之后,马车来到了一个小巷,这里是宁致远宅院的后门,青衣小帽一边请李永生下车,一边抱歉地发话,“事急从权,还请李郎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”李永生很随意地一笑,然后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个人被脱得精光,被绑在石柱上,一边正有人拿了细细的皮鞭,蘸了水抽打。

    皮鞭虽然细,但是看份量绝对不轻,一鞭子打下去,被打的人就浑身颤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昨天的门子,”请他来的太监低声发话,“李郎上门,他竟然不留客,抽他五日时间,死活看他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嘴巴动一动,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昨天的事,其实不能怪门子,他来看伤患,门子留下了礼物,将人送走,这很正常宁御马还生死不知呢,怎么迎他进来?

    但是同理,现在抽打门子也正常李永生上门,你竟然将人送走了?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宁致远这边有人担心李永生心里不快,索性在他路过的地方,公开惩处门子,缓解他可能的怨气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他实在没办法开口说情。

    跟随的太监见状,心里暗叹一声,看来指望这位爷出声帮腔,希望不大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觉得门子有多大错,李永生就算针术尚可,整个京城能有几个人知道?因为这点事就惩治门子,着实有点冤屈。

    当然,这点遗憾只是在他心头一闪而过,马上就继续引着李永生前行。

    穿过几个亭榭,来到一个二层小楼,旁边守着十几名御林内卫。

    两名内卫上前辨识一下李永生,然后又拿个圆盘扫一下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圆盘扫过他的布囊时,产生了剧烈的抖动,还冒出了白光。

    “储物袋?”内卫讶异地一扬眉头,不过很快地,他就镇定了下来,“麻烦您打开一下储物袋,这个……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永生从布囊里拿出一张符,贴在布囊外,“封禁!”

    这是封禁符,不算特别罕见,主要作用是不被人启封,当然,可以用暴力破开,但肯定要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封禁好之后,他将布囊直接交给了对方,淡淡地发话,“替我保管好。”

    内卫接过布囊,摆放到了不远处的一张石桌上,然后走开了。

    跟着来的太监有点不好意思,“要不我帮您拿着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永生摇摇头,然后呲牙一笑,“我也想避嫌,反正你都准备好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储物袋被检查出来的时候,他稍微愣了一下,但是转念一想,这实在太正常了,宁致远再也经不起第二次刺杀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果断地交出了布囊,布囊不是储物袋,里面装着的褡裢才是。

    眼下负责戒备这里的,绝对不止这十几人,连检查储物袋的设备都有,他就不信,众目睽睽之下,有人敢随便动他下了封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确实没人动他的布囊,在他走进楼后,几个御林内卫交换个眼神,有人叹一声,“这也不知道是谁家孩子。”

    年纪轻轻能拥有储物袋,那真不是一般的存在,更不是他们能随便招惹的。

    连志磊没有储物袋,任永馨也没有,张木子倒是有,人家是真君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进一楼的一个房间,里面有七八个人,一个黑瘦的老头坐在那里喝茶,旁边坐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,其他人或坐或站。

    黑瘦的老头见到李永生进来,放下手里的茶杯,上下打量他一番,似乎在疑惑他的年轻,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阴大师,这就是李永生,”带人来的太监赔着笑脸回答,“九凤齐鸣的针术。”

    “是三凤九鸣,”阴九天随口矫正一句,然后站起身来,微微颔首,“你来看一下宁致远的伤情。”

    隔壁的套间里,宁公公躺在一张床上,周围还有三四个人看护这。

    御马监的司监双目紧闭,面色发青,下颌处有一道两寸长的伤口,胸腹间也不见起伏,仿佛是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上前,随手拨开了他的眼皮,看了七八息,微微颔首,“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你这不是废话吗?众人有点无语,如果他死了,叫你来干什么?

    不过阴九天微微颔首,果然是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中土国的郎中,检验生死的手段很多,比如说摸脉,比如说听心跳,又比如说拿块琉璃片放在伤患鼻孔下,看有没有水汽。

    但是医术高明的人,直接看瞳孔就行,尤其是宁御马这样的状态,已经一天多了,通过瞳孔能看出真死和假死,那得有相当高的水平。

    既然他断定了对方的水平,就直接发问,“三凤九鸣,护住百汇、双肩井和膻中,你能否做到?”

    双肩井可是两处,四处要害使用三凤九鸣,那就不是一次三凤九鸣,而是四次。

    这对行针者的水平和修为,要求很高。

    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微微颔首,“倒是可以,但……如何辩证?”

    “已经辩证过了,”旁边一个八字胡中年人发话,“你只管听从便好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根本不带理他,只是看着阴九天旁人的聒噪我是不管的,就看你怎么说。

    阴九天沉吟一下,然后缓缓发话,“你先把一下脉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走上前把脉,把了差不多两柱香的功夫,才缓缓地抬起眼皮,“居然……莫非是巫蛊之术?”

    宁致远脸上的那一个伤口不大,有多深也看不出来,应该是处理过了,但是此人竟然没有脉象,再结合阴九天刚才的要求,他猜测此人受了巫蛊,是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