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原来是她(求月票)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安贝克是离开了,带着屈辱离开了,还可能继续挨揍。

    莎古丽看到这一幕,整个人都不好了,然后找到他,“我怎样做,你才能不找安贝克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爹吗?”李永生真是烦透了这女人,要不是为了寻找永馨的下落,他真的想把这女人扔到随便什么地方,“还是因为他不喜欢洗澡?”

    莎古丽闻言,也是面红耳赤,她高声叫着,“原来中土国的国族,只会欺负女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真的懒得理她,没有谁能叫醒装睡的人,“写下你知道的国族女孩儿,要不然我送你回朝安局去。”

    莎古丽纵然有千万的不情愿,却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具备拒绝的资格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她还在想着,为了搭救安贝克,她什么都愿意做,现在他离开了,她心里的紧迫感就少了一点。

    于是她又哀求,我能把我想到的人都写下来,你能不能放过他?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着回答,你别管他了,还是先管好自己吧。

    莎古丽委屈地去写人名了,雁九在一边冷冷地看着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抵触,莎古丽一晚上,也才写出三个接触的国族女孩,于是第二天一大早,李永生直接停了她们三个的早饭。

    吴小女看得有点不忍心,私下跟李永生说,“三个小女娃娃,你何必跟她们叫真?”

    “吴妈妈,不叫真不行啊,”李永生苦笑着解释,“蛮夷之辈,畏威而不怀德,你对他再好,他都觉得是应该的,你吓他一下,他反倒是怕了,要主动亲近你了。”

    雁九正好在左近,闻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没错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一直以为你们是比较强调大局的,没想到你也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大局当然是要强调了,”雁九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但是说句实话,对人性的了解,我比你深刻得多。”

    她有资格说这个话,朝安局整天琢磨的那点事,可不就是这些吗?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也不跟他计较,倒是没过多久,李清明又来扎针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李疯子一点都不疯,甚至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,也许他想说话来着,但是小李的院子里,住的人实在太杂了。

    扎完针他也没走,直接又借了李永生的一间房间住了下来,加上服侍他的侍卫和小九,小院有点人满为患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人之间,基本上不怎么交流,整个院子的气氛,也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安贝克还没过来,李永生见莎古丽写得太慢,气呼呼地出门去寻那厮,雁九见状,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安贝克没在宿舍,看守宿舍的门卫说了,此人昨天回来一趟,然后就收拾东西离开了。

    跑路?李永生心里暗哼,有种的你永远不要出现在大修堂。

    雁九默默地跟着他,眼珠不住地转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小院的时候,就过了午正,有意思的是,李清明带了一台收音机来,正安稳地坐在那里听说书,张木子和吴小女也在不远处听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进莎古丽所在的小屋,才发现三名女修生也在听,莎古丽听得连字都忘了写,见他进来,才赶紧去提笔。

    这文化侵略,还真是个好东西,李永生默默地点头:我整出这个来,也算帮了道宫一把吧?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他就勃然大怒,“你一上午就写了四个人?”

    莎古丽看他一眼,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我在使劲儿想,而且早上没吃饭,没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中午饭也不用吃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又看一看莎古丽的两名同窗,冷笑一声,“我知道你不怕饿着,但是你的朋友要跟着受苦……自己看着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转身出门,李某人不惯这些毛病。

    因为莎古丽的消极怠工,李永生很是不爽,于是下午给李清明扎完针之后,又去找了一趟安贝克,这次他不但去了宿舍,还去了教室。

    留学生班早就记住了这个面上有疤的英俊年轻人,所以没人质问他来这里做什么,大家就当看不到此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跟他们说话,发现安贝克不在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脸阴沉的模样,一直跟着他的雁九叹口气,终于发话了,“小李,你为什么一定要寻他的晦气呢?”

    李永生皱着眉头看她一眼,“那个雨夜,他差点杀了我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雁九犹豫一下,才狠狠心发话,“但是他现在,受朝安局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们一直是这么做的,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清楚,”雁九停下脚步来,直勾勾地盯着他,“以前呢,是象征性地保护,现在……现在他算半个朝安局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的,李永生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“居然被你们收编了?”

    雁九点点头,“所以你对付他……要适可而止,他能提供很多宝贵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她一直不想说破,但是看李永生这孜孜不倦找麻烦的架势,她必须点一下。

    “又让我顾全大局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笑容里颇有一点无奈,“那我说一下我的底线吧,我不去找他麻烦了,但是不要让我在大修堂里见到他,要不然我见他一次,打他一次。”

    雁九闻言也没了脾气,这位背景深厚,现在念头不通达,她也没法拦着。

    想一想之后,她又问一句,“你如此在意莎古丽结识的国族女子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我的原因啊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顿了一顿之后才又说,“好吧,是为了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结识的国族,我们也知道不少,”雁九淡淡地发话,“你想找谁?”

    我倒忘了,莎古丽被你们关了十几天呢,李永生顿时恍然大悟这十几天里,肯定也能掏出不少东西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也无法说出自己想找谁,想一想之后,他出声发问,“莎古丽有个妹妹,叫依莲娜……你知道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,此人心向国族,”雁九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下一刻,她怔了一怔,然后怪怪地看向他,“对了,好像就是你博本院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愣了一下,表情也guài了起来,“心向国族……你们把她也发展进来了?”

    发展?雁九微微迟疑一下,就猜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后,他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没有,我都没见过这个人,莎古丽自己说的,她对她的妹妹很不满,她妹妹甚至起了一个国族名字,好像叫……永馨?”

    李永生呆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他才笑着发话,“这个名字……挺烂俗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胡畏族就那点水平,这名字算不错了,”雁九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见过她妹妹吗?听说很好看呢……不过我估计也是胡人的审美观点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挠一挠头,斟酌着发话,“嗯,见过,倒还算将就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”雁九点点头,别人交口称赞的美女,不会太差了,然后她眼珠一转,“你不会是喜欢她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哪儿能呢?”李永生干笑一声,脸上的表情说不出地古怪……

    接着,他并没有回小院,而是去了一趟广播电台,了解一下近况。

    可巧,他到达的时候,张岩也在播音室的外边,正跟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见到他过来,武修总教谕抬手招一下,“小李,你来得正好,过来见过荣老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愣了一下,走了过去,笑着打个招呼,“见过荣老。”

    荣老面目清癯,雪白的头发和长髯,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,他淡淡地看李永生一眼,转过头又跟张岩发话,“既是美文,当然是用来传承,用来载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载道文馆,就是您老开的啊,”张岩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这荣老也听了收音机,对于里面的美文欣赏栏目,他希望能加上载道两个字,不管是载道美文,还是美文载道。

    但是张岩识得来人,知道此人就开了载道文馆,心说这不就是李永生说的广告吗?

    广告能卖钱,张总谕知道这个,最近也有人来谈广告,但是一干武修商量一下,觉得市场尚未成熟,现在并不是推出广告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因为,现在大家的主要心思,都放在了收音机的生产上,那庞大的利润,让大家看不起这点小钱。

    然后这荣老也找了过来,说你们这个美文栏目,应该强调一下载道。

    张岩一听这要求,就头大了,你这都不是简单的广告,是李永生说的“冠名”啊。

    但是荣老的气场也很强,声音洪亮,“小张,我都亲自过来了,这点面子不给我?”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面子的事儿,张岩笑着一指李永生,“小李,你跟荣老说一说这个门道。”

    荣老……载道,李永生的表情变得guài了起来:荣载道?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