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宁御马何在
    魏岳说的是诛心之言,怪不得要吞吞吐吐,而且不敢说完。

    登基大典已经举行过了,但是您还年幼,位子不稳啊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却没想到,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,他愣了一愣之后,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怪异了起来,“我还以为你会点出军方几个人,没想到你直接点向我皇族了。”

    魏岳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军方,目前稳定为上,没有证据,我哪敢胡乱攀诬?”

    事实上,军方目前的格局,是相对稳固的,虽然先皇的大清洗,军方也是重灾区,但是他留下的格局,非常地平衡。

    其中兑帅的底子最深,坎帅的军功最强,也是内阁大司马,离帅手握御林军,这军方的三驾马车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再加上还有两个老帅尚在,先皇虽然不是治军的好手,但留下的格局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那三驾马车中一旦出了问题,很可能就会引发极大的变数。

    魏岳是内廷的老大,对军方人物,其实有很大的发言权,可这种情况下,他还真的不敢胡乱歪嘴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冷哼一声,“掌握军队,原本就该是内廷的事吧?罢了,你既然不想说,那你就说一说,哪个亲王可能惦记我身下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你让我说这个?魏岳是彻底地无语了,“臣不敢胡乱猜测,天家事,自有天子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就这点胆子,”少年天子不屑地一哼,顿了一顿,又长长地叹口气,“一个个只看着自己屁股下的位子,若是宁御马在,当能说出一二来。”

    拜托,他是弄臣啊,魏岳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我是权臣,跟他不一样的,“臣有罪。”

    所谓弄臣,就是啥话都敢跟天子说,一切以迎合天子为目的,点评哪几个亲王可能有威胁,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反正是为天子考虑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魏岳自命权臣,他也确实是权臣,那么除了考虑迎合天子之外,还要考虑天家的江山稳定,很多不负责任的话,他不能乱说。

    “快去追拿真凶吧,”少年天子见他直接认罪,也懒得多说了,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魏岳知道,这是天家撵自己了,他迟疑一下发话,“不知宁御马现在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乐观,”少年天子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阴太医已经过去了,希望能有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魏岳犹豫一下,又说一句,“我着人去探伤问候,被拒之门外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也不完全算告状,起码他表示,我还是挺关注宁致远的伤势。

    天子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探伤只是礼节,抓住凶手,才是对宁御马最好的问候。”

    魏岳黯然地告退,心里却是明白:天家心里还是有点怀疑我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谁让事情就这么凑巧呢?更郁闷的是,他还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李永生消化了这个消息之后,想到目前正在兴起的朝阳广播电台,于是出声问一句,“以我和宁公公的关系,我是不是该去探望一下?”

    中央广播电台关系到他能不能尽快找到永馨,这是必须要保护的,维系跟宁致远的关系,就显得非常重要了他只是不确定,以自己现在的身份,够不够资格上门问候。

    “肯定要去的嘛,”雁九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对宁御马那种人来说,谁去了并不重要,关键是谁没去…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心说玩官场文化,你未必强过我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雁九这么说,他就要带一点东西,去探望宁致远。

    至于院子里的安贝克,继续待着呗在中土国作威作福那么久,也该让头脑降降温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政务院院务管理司的魏少玉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朝阳这里架设了电台,他可是被很多同僚非议,都说他玩忽职守,一开始就没认真地执行院里的规定,这尼玛真的是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此时他就开始琢磨了:这宁致远遇刺……朝阳大修堂的广播电台,还有必要开下去吗?

    他身在院务管理司,最擅长跟红顶白,朝阳大修堂的电台,虽然有很多人关说,但是在他的眼中,位置最重的,当属御马监的司监宁致远。

    当然,魏少玉也知道,此刻刁难朝阳大修堂,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,很可能跟宁致远遇刺一事挂上钩简直可以说是在作死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他也很清楚,自己实在等不得了,大修堂的电台,发展得太快了,再等一个月,京城里用户过万的话,哪怕抛开宁致远的因素,他都很难喊停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是个时机,他不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于是他驱车来到了朝阳大修堂,哪曾想武修总教谕张岩根本见都不见他,说你有什么问题,去找宁御马实在不行,你还可以去找天家。

    魏少玉这就反应过来了:合着张岩还不知道宁致远遇刺。

    这也是很正常的事,朝阳大修堂毕竟是修院,虽然人才辈出,对朝政也相对敏感,但终究不需要那么强的实时性。

    于是魏室长决定,再去找李永生谈一谈那厮既然号称跟宁致远关系不错,没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果然,李永生真的知道这个消息,在他来到小院的时候得知,李永生方才匆匆出去,探望伤患了。

    咦?魏少玉听到这个消息,顿时来了兴趣,去探望宁致远了吧?那我也去看一看啊,看宁御马是怎么对这个本修生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消息确实快朝安局第一手的消息,能不快吗?

    魏室长来小院前的一个时辰,他就离开了,相较而言,政务院的消息倒还未必有多快。

    魏少玉凭着身份牌,审核两次之后,来到了宁御马家所在的……巷子口。

    远远地,他就看到了一长串的车辆,他不但进不了巷子,离着巷子百丈,就得停下来,乖乖地排在其他马车的后面这种地方,他哪里有胆子插队?

    不过魏少玉也不会坐着干等,他着马车停靠在一边排队,自己则是跳下车来,步行走向那条巷子。

    一进那条巷子,他傻眼了,前面还排着十几丈的队伍,而且马车旁边人头攒动,都围在宁宅门口,张头张脑。

    这就是宁致远的行情,别看只是个弄臣,别看今上今年才亲政。

    权臣可以捧人,弄臣很多时候只能歪嘴,但是谁又敢小看有能力歪嘴的人?

    魏少玉还想往前走,被几个人拦住了,冲他呲牙冷笑,“规矩点,排队知道不?”

    魏室长十分不高兴,“车排着队呢,我人往前走一走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看到宁府外人多?那都是亮了字号才过去的,”拦路的人笑得十分势利,“你报个字号,真牛的话,我们也不敢拦你。”

    魏少玉知道自家事,对下面郡府的来人,他真的是很牛,但是在京城他真的屁都不算,京城的权贵实在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跟宁致远,还真没什么交集,看一看身边各色的豪华马车,他停下了脚步,“行,那我就站这儿看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拦路的汉子见对方停下来,也就此作罢,并不说什么冷言冷语,京城里藏龙卧虎之辈太多,没准这位就是不愿意声张的。

    万一眼瘸,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,那就没意思了大家前来,只是为了表明我来过。

    魏少玉站了不到二十息,就看到了李永生。

    那厮手执一个名帖,上前交给门子,说了几句之后,门子摇摇头,然后一挥手,将两个礼盒收下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回马车,马车一掉头,从巷子里出来走了!

    不过如此!魏少玉觉得自己窥破了李永生的虚实,也懒得再等,径自走回马车,“好了,人太多,咱不凑这个热闹,回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马车排成了长龙,但是大家都很有默契,将对面的车道让了出来,所以不管是李永生,还是魏少玉,掉头都是很方便的事……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知道身后还有人跟着,他知道的是,今天我来了,问候过了,门子似乎也听说过他的名字,然后将礼物放下,就可以回去了无非是个形式罢了。

    回到小院的时候,天色已经大黑,令他惊讶的是,安贝克居然还在院子里,甚至还仅仅只穿着一条内裤。

    须知此刻已经是深秋,马上要立冬了,他讶异地看一眼张木子,“这厮不冷?”

    张木子笑着回答,“你不回来,他怎么敢穿衣服?”

    雁九是跟着李永生去了宁府的,闻言她微微一笑,“怂包而已。”

    安贝克双手握拳,浑身微微地颤抖着,也不知道是气得,还是冻的。

    “你回吧,”李永生意兴索然地一摆手,“记住了,明天你继续过来挨揍,要不然,我就过去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安贝克纵然是吓坏了,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,“你揍我,总要说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揍你,需要原因吗?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不如这样,你给我个理由,我为什么不能揍你?”

    “我是新月国的王子!”安贝克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但是……这其实是我揍你的原因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