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宁御马遇刺
    李永生拽着安贝克的头发,就那么一路拽回了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先后有两个教谕,拦住他问是怎么回事,朝阳大修堂在这方面的风气,实在太好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回答说,我是武修上舍生李永生,这是新月国的安贝克,自己有个朋友,可能是被他始乱终弃了,现在押着他去认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,教谕自然就不好多管,倒是有一名教谕,通知了留学生班的教谕,不成想对方长叹一声由他去吧。

    他这才得知,安贝克居然牵涉进了顿河水库案,失踪了十几天,昨天才回来,于是暗骂一声:以后还是少给国外修生出头吧,尤其是那些关系不太好的国家的修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将人带进自己的院子,一关大门,安贝克的身子猛地就是一抖。

    他并不理会对方的反应,拿出一根手指粗的绳索来,笑眯眯地看着对方,“脱衣服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安贝克吓得又一哆嗦,两手紧抱双肩,双肘护在胸前,警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脱是吗?”李永生狞笑着,冲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,李永生,咱们有什么话,可以好好说,”安贝克又后退两步,脸上一片惨白,“我以前做得不对,不该为难你,你需要什么赔偿,尽管开口,没有不能商量的!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,你放开他!”莎古丽从一间房子冲了出来,尖叫向他扑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那自称雁九的女人抬腿就是一脚,笔直修长的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正中她的前胸,她的身子顿时倒飞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莎古丽疼得满地打滚,前胸是女性的要害,这一脚虽然没造成内伤,剧烈的疼痛是难忍的。

    安贝克看得嘴角抽动一下,大声发话,“李永生,有什么条件,你只管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听话,还敢讨价还价?”李永生纵身上前,拎着对方的衣襟,抬手就是十几个阴阳耳光,“这是为那些死去的黎庶打的!”

    他对安贝克不满已久,但是直到上次雨夜遇袭,才让他对此人生出杀机来若他真的仅仅是一个本修生的话,那怕是难逃其侍卫的毒手。

    更令他愤懑的是,在顿河水库惨案的,竟然就是安贝克手下的司修,虽然元凶已经自杀了,但是此人知情不报,还差点放走真凶,怎么处罚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十几个耳光打完,他抖手将人摔在地上,冷笑着发问,“脱不脱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干的,是巴依干的,”安贝克大声地喊了起来,遗憾的是,他的吐字有点含含糊糊他的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,嘴角还流着血。

    但是他兀自大叫着,“我也付出了代价,真的,朝安局都放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脱是吧?”李永生拎着绳索,向屋檐下一个净手的水盆走去,嘴里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你野外拦截我的账,还没有算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赔偿,我赔偿,我赔偿,”安贝克忙不迭地大喊,“好商量,好商量,这都好商量…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”

    他自己心里也清楚,若是按常情发展,李永生那天很可能死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赔偿的事儿,以后再说,”李永生冷哼一声,将手里的绳索丢进了水盆里,“不狠狠揍你几次,难消我心头怨气。”

    安贝克见他将绳索放进水里,就知道大事不妙,新月国虽然极度缺水,但是也正因为如此,很多东西的含水量不同,导致区别有多大,他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,新月国有一种刑罚,就是将人捆在柱子上,放在烈日下暴晒。

    捆人的索子,是生牛皮割成一条一条的。

    烈日下暴晒,人体大量失水,一般人扛不过三天,但是很多时候,人不是被晒死的,是被生牛皮一点一点勒死的生牛皮失水,要缩的。

    人一点一点死去,这个过程痛苦而残酷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知道,蘸了水的绳索,打起人来有多疼。

    于是他果断地表示,“我脱……我脱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回头,只是专注地看着那绳索地吸水,“很多事我还没找你算账,明明臭烘烘的,还敢说自己比常洗澡的国族干净!”

    莎古丽的说辞,很令他恼火,但是他心里清楚,这个说法不是胡畏族的原创,以前根本就没这个说法,卫国战争之前没有,卫国战争之后就更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光宗的时代,胡畏族虽然也是身处干旱地段,但那时他们说的是一水多用,用洗了澡的水去浇灌作物和牧草,不但不浪费水,还能清洁身体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些胡畏族人,入了道宫。

    也只有新月国这种以真神教立国的国家,才会胡扯什么不洗澡的比洗澡的干净,而莎古丽这种小姑娘不能明辨是非,或许智商也欠费,被人忽悠了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话我没有说过,”安贝克断然否认,不过同时,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“我是留学生,不会做这种有损邦交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话不是安贝克跟我说的,”莎古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气息还不算太乱这小姑娘回过气儿来了?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对安贝克的话,真的是没有信心,这厮实在是典型的政客,刚说的话就敢不承认,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典范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懒得辩论,看着绳索将水吸得差不多了,他将绳子捞起来,然后转过身来,“我管你是不是……我艹,你居然敢留一个裤头在身上?”

    就这短短的时间,安贝克已经脱了个精光,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条短裤。

    听到李永生的质问,他摇摇头,肿胀的脸上,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,“真的……不能再脱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!李永生的脾气上来了,所谓信仰,只要能在精神上击溃了它,那就不成其为信仰了

    他才待喝令对方除下最后一件,转念一想,好像环境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他左右看一眼,果不其然,围观的人不少,除了胡畏族的三女,除了朝安局的雁九,还有张木子和吴小女。

    不能污了国族女士的眼睛!李永生微微颔首,“趴下!”

    “神马?”安贝克一怔,表示自己木有听懂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趴下!”李永生走上前,一脚就将人踹倒在地施暴的时候,没有遭遇反抗,还真是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然后他捉住绳索的两头,慢条斯理地将绳索折叠起来,再折一下,手指粗的绳索,就变得快有手腕粗了。

    安贝克趴在地上,死死地盯着他,却不敢有半分的反抗,有的只是无助的目光。

    失了精气神的人,都是这副模样,连抵抗的心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莎古丽暴跳如雷,却是不敢往前冲雁九在前面挡着呢,她大声喊道,“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告诉你,你别难为他!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,一抬手,绳索就狠狠地抽在了安贝克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嗷儿,”安贝克猛地身子一挺,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,没命地蹦了一下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瞬间,他的背脊上,就鼓起了一条血棱。

    “哎呀,倒是忘了,”李永生呲牙一笑,摸出一颗留影石,丢给了吴小女,“吴妈妈,把这段留影下来,我日后好吹嘘。”

    “噗,”安贝克喷出一口血来,握草,你还要记录下我的狼狈样儿?

    李永生哪里管他怎么想?抬手又是几下,狠狠地抽在对方背上。

    莎古丽看得心痛如绞,正说要怎么冲破这女人的阻拦,就猛地见这女修摸出一块音螺来,凑到了耳边。

    音螺是近距离用的,可以重复使用,不像传讯石那么奢侈。

    雁九听了几息之后,神色大变,冲李永生点点头,“我要离开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转身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莎古丽正要靠上前去,另一个美貌女子又拦住了她的去路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老实点,我比离开的那个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,你住手,”莎古丽不敢强冲,于是声嘶力竭地叫着,“你上午的问题,我愿意回答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回答的是你,愿意回答的也是你,”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,又在安贝克的背脊上抽了几十下,抽得背上就没块好地方了,方始脚尖一挑,厉声喝道,“翻身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”安贝克高声喊着,死死地趴在地上,不肯翻身。

    “把他抬出去,这个丑态,让大家都看一看,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他最是知道这些人在意什么了,“记得使用留影石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做什么,给句话啊,”安贝克没命地喊了起来,下一刻,就传出了不可压抑的哽咽声,“堂堂中土上邦……总得给我个投降的机会吧?”

    “你欺负人的时候,想过给别人机会吗?”李永生一抬手,又狠狠地抽了两记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雁九从外面跑了进来,“永生,我得离开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快步走上前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雁九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,吐气如兰,“方才宁御马遇刺……生死不知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