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闯留学生楼
    李永生见女修相召,犹豫一下还是走上前,“有事?”

    女修压低了声音,笑着发问,“是不是搞不定胡畏族的女孩儿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很无语地看她一眼,他很清楚,朝安局若是想知道两人的对话,有很多手段,而他现在所做的,并不是什么秘密,所以也没有采取什么防范措施。

    女修也不说自己偷听到了,只是笑着发话,“安贝克也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永生狐疑地看她一眼,眨巴一下眼睛,“他不是该多审查些时间吗?”

    他并不认为,在这个事件中,新月国王子和胡畏族女孩的责任相等,很明显,留学生的嫌疑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女修笑眯眯地回答,“其实胡畏族人,是被安贝克拖累了,要不她们能早点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但是她偏偏说得十分自然,朝安局果然没几个老实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知道这是出于魏岳的授意,觉得这个解释也非常合理,沉吟一下,他轻声发问,“那我可以去找安贝克的麻烦?”

    对方一提示,他就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了莎古丽既然不配合,他可以当着她的面,虐待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热恋中的女人可以不为自己着想,但是为了解救男友,一般都愿意付出高额的代价。

    要不说朝安局里就没啥好鸟,女人提前就替他考虑到这手段了,真是逼供的好手。

    女修冲着他一个劲地笑,“你想找谁的麻烦,我无权干涉,当然,我也不希望你勒令我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我可以勒令你做些什么了,李永生看她一眼,“那你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女修二话不说,就跟着他走了,走了一阵之后,李永生出声发问,“一直还没有请教,阁下姓名?”

    “姓名只是个符号罢了,你没必要觉得对我失礼,”女修淡淡地回答,“如果你真想有个称呼,叫我雁九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,然后叹口气,并没有说话,朝安局的人虽然可恶,但是为了这个国家,也付出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女修却没在意,而是问起了另一个问题,“你不看着她们,也不怕她们跑了?哦,对了,我倒是忘了,你可以留下神念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还是不回答,他知道她接下来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女修再次发问,“上次那个神念,是谁留下的?”

    这是朝安局一直想搞明白的,但是玄天观的经主出现,保下了李永生,再后来又有宁致远乱入,这件事就没再提起。

    但是没再提起,不代表朝安局就释怀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肯定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很明显,朝安局到现在为止,一直很配合他,面对这种直接的发问,他若是太不给对方面子,那就是不知好歹了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这个是我的机缘,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直接回答一句“就不告诉你”,总比不回答强。

    女修并没有意外,她明显地感觉到了,李永生不想过多地得罪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走到留学生宿舍楼,这里有单独的门卫他们除了阻拦不请自来者,也担负着化解留学生之间矛盾的重任。

    留学生之间不但有矛盾,有的矛盾还非常大,两个世仇国家的留学生的话,一句话说不对,就能打起来。

    门卫本来想拦住李永生的,但是认出他之后,就笑着问一句,“小李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里的门卫也是武修,李永生搞出的收音机正火,而这一块的收益,大部分会补贴在武修上。

    现在大修堂的武修,就算是跟李永生有纠葛,都不敢随便来找他麻烦,更别说他还真没有任何的武修仇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知道这一点,于是笑着回答,“来找安贝克的麻烦,他在哪个房间住?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实在是霸气侧漏了一点,须知这位可是能在朝阳山庄划禁区的主儿。

    但是门卫的消息,比一般人灵通多了,他甚至知道,安贝克涉及某些了不得的事情,连他的同窗都不敢过问,昨天才被放回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笑着一指某个方向,“二楼219,他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留学生楼是个“口”字型结构的楼,四边都是单面楼,中间是一个奇大的天井,大到足以容纳一个标准的足球场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视野,有利于监视一些嫌疑人吧?李永生忍不住胡乱想一下。

    他走上二楼,循着房号找到了219,敲两下门,有人来开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安贝克的跟班,要说这留学生的宿舍,条件确实不错,一个房间就住两个人,像安贝克这种,自己住一张床,另一张床就留给了跟班。

    就这他还不满意呢,他想住套间,只不过朝阳大修堂不惯这些毛病,你们是来求学的能让你的跟班也睡一张床,已经是王子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跟班看到面前的人,顿时张大了嘴巴,“啊?”

    “滚!”李永生一把就将人拨开,冲着斜倚在床上的安贝克呲牙一笑,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安贝克吓得蹭地就蹦了起来,高声叫道,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这是留学生楼!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懒得回答,大步走上前,劈手就去抓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就这个当口,王子的跟班已经冲出了房门,大声喊了起来,“来人啊,有人来这里闹事了,是中土国的人!”

    留学生楼里,混杂着各色人物,大部分是跟中土国交好国家的,也有些另类比如说安贝克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留学生对上国族学生,还是比较抱团的,大家都是外国人,身在异国他乡,替其他人抱不平,就相当于为自己抱不平。

    当然,不愿意惹事的留学生也很多,但是有人闹事到了留学生楼里,大家还是要探头看一下的。

    待看到呼喊的是安贝克的跟班,一般人就没了兴趣,新月国王子的嚣张,可不仅仅是对中土国族趾高气昂,因为新月国国力较强,他对大部分的留学生,都不是很客气。

    而且安贝克出事,在留学生中也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所以在宿舍的留学生,大部分走出来了,却很少有人出声,只是默默地看着。

    李永生拽着安贝克的头发,施施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呼救的跟班上前阻拦,被他狠狠一拳打在肚子上,顿时捂着肚子就蹲下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其实带了刀的,但是他不敢用,首先他知道,自己打不过李永生,其次就是因为顿河水库的事儿,他们不会再从官方得到什么有力的臂助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敢拔出刀来,那就是他主动求虐了。

    不过,终于还是有人看不过眼,走了过来,那是两个壮硕的汉子,看相貌,有点像伊万国人。

    “嘿,朋友,怎么回事?”其中留着连鬓胡的家伙发话了,“不打算跟我们说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算两人里相对瘦一点的,但也有一个半李永生那么宽,另一个壮汉并不说话,只是抱着膀子,挡住了李永生的去路。

    李永生还没有说话,旁边的雁九摸出个牌子,亮了一下,“捕快,找安贝克了解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是那样,”有人大声喊一句,“他是李永生,跟安贝克有仇!”

    喊出这话的,是安贝克的同班同学,但是他也只敢喊一声,根本不敢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永生,吱~”络腮胡子开心地吹个口哨,“我听说过你,你这是……私人恩怨?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忙,回头我再找你切磋好了,”络腮胡子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侧过头来对同伴发话,“嘿,契诃夫,让开,不要挡着他们办事!”

    壮熊一般的契诃夫,有点智商需要充值的样子,愣了好一阵,才让开了通道。

    待李永生三人下了楼,他才抱怨一句,“又是捕快又是私人恩怨,托尔斯泰你傻了吗?”

    络腮胡子的托尔斯泰翻个白眼,“我们两个中间,肯定出了一个傻瓜,但绝对不是我……私人恩怨不能找捕快帮忙解决吗?”

    安贝克却绝对不信,那个女人会是捕快,从她的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股令他觳觫的气息。

    过去的十几天是怎么度过的,他完全不想去回忆了,虽然现在看起来,他身体上没什么明显的伤痕,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,他的身心崩溃了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朝安局真的是一个太恐怖的地方,折磨人的花样实在太多了,为了能尽快出去,他不但答应了做朝安局的眼线,还将他从小到大所知道的重要事情,反反复复地交待了多遍。

    他甚至连自己的兄弟姐妹中,有哪些可能不是父王的种,都一一吐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昨天回来之后,他本以为自己一觉就能睡*个时辰,哪曾想睡了不到一个时辰,就被噩梦吓醒了,喝了两个时辰酒之后,睡了不到一个时辰,又醒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出去跑了两圈,才打算继续入睡,结果李永生又上门了。

    若仅仅是李永生的话,他还不至于吓得连反抗都不敢,但是看到对方身边的女修,真是什么胆子都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见过这女人,但是直觉告诉他,这女人应该是朝安局的!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