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卖
    收音机推向市场的第五天,已经达到了四百九十九台,只差一台就五百了。

    每天的销售,以超过两倍的速度增长着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不得不考虑限购了,他们库存的收音机,已经不足一千台了,按照两倍多一些的增长速度计算,明天就要供不应求了。

    当然,该怎么限购,就不是李永生要操心的了。

    他更多操心在广播电台的口碑上。

    这跟“内容为王”没什么关系,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收音机才会是利润的大头,等到靠广告费大赚特赚,估计得在全国三十六郡都架设了转播站之后了。

    这会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。

    李永生目前最想做的,就是靠着说书的栏目,把永馨这两个字,尽快推广到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首选说书,那还用问吗?这注定是收听率最高的节目。

    像什么戏曲、美文、新闻、少儿节目、每周一歌啥的,可能也有特定的人群喜欢,但是最受欢迎的节目,必定是说书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永馨两字深入人心之后,他的手段就多了,比如说搞个什么“永馨大抽奖”什么的,全国十岁以上叫永馨的女孩儿,都可以免费抽奖啥的……刚生出来的叫永馨,那不能算。

    前途是美好的,道路是曲折的,他甚至撒出去了五十个市场调研员,了解节目的口碑。

    这调研员,有十来名是武修丙班的同窗如果能照顾的话,李永生肯定优先照顾同窗,黎咏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剩下的调研员,就是朝阳大修堂提供了,反正他们不缺人。

    反馈回来的信息,非常鼓舞人心,毕竟是没见过的东西,像高档酒家之类的地方,哪怕有自己的节目,都要买两台收音机回去原因无他,定时播出说书呢。

    我昨天在家听到上一回了,这次请人吃饭,听不到下一回的话尼玛,换个酒家吧。

    很多初修院,也采买了收音机,少儿节目在这里很有市场。

    总之,收音机在京城卷起了一片狂潮,谁如果不知道收音机是什么东西,那就是你落伍了,不够时尚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,朝阳大修堂的生产能力欠佳,别看有千人以上的工匠,每天的生产能力也就是三百台左右,临时招人,撇开保密性不说,也存在个磨合的过程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是,政务院直接来人调查了手续全不全啊?

    没等他们发下停工告知书,就有城西的几个老家伙打来了招呼,我们天天听说书呢,不许停下来啊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有底蕴,又弄出了好东西,想找几个够分量的人说话,实在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然后张岩很坦率地表示,御马监的宁公公说了,这是好事,今上也很关注如果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去找宁公公问一问。

    政务院当然会去了解,他们不缺乏类似的渠道,而魏少玉室长最为积极当初就是他去警告李永生和张岩,不要乱来。

    魏室长没有接触宁致远的能力,但是打听一些宁致远的事情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了解的结果,却是出乎他的意料宁致远跟李永生,似乎在近期有接触。

    有接触,就足够了,更别说据说宁公公似乎很看重李永生。

    魏少玉认为,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作罢。

    因为政务院已经有传言,说这收音机咱们原本早就能搞了,结果被院务管理司要了去要走也就算了,关键是到现在为止,他们一直没有任何的动作,所以才让朝阳大修堂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魏少玉觉得自己挺无辜的,前一阵大家都在忙大典的事啊,制作收音机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,上面不批,我敢干吗?

    眼瞅着自己要背锅了,他毫不犹豫地找到了上司,“李永生好像跟道宫有勾连,这个广播电台放在朝阳大修堂,我认为是不合适的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收音机销售达到四百九十九台的这一天,张岩在忙着制定限购事宜,而李永生则是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幽州艺术修院的三名女修生,终于从朝安局出来了。

    朝安局派了一名男修两名女修,将人送到了李永生的小院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着其中的一名女修,微微地怔了一下,这位正是他在醉枕后海遇到的不但会新月国的语言,还会读唇术。

    这位倒是不介意,冲着他微微一笑,“你好,明明可以靠相貌吃饭,你却要鬼鬼祟祟,真的是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你也来自地球?李永生微微一愣,然后点点头,“我知道……这就是我和明明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扑哧,”女修被他逗乐了,“这嘴皮子……好了,人我们送到了,但是我要留下来,至于为什么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挠一挠头,为难地表示,“我不太懂……能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女修将他扯到旁边,低声发话,“我们不能把人直接交给你,你没资格接收,所以只能说,她们三个还没有被放走,目前你帮着甄别……我们真的是好心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个理由不是特别糟糕,李永生也认了,事实上,他非常怀疑,朝安局会不会在这些女修生身上使用一些手段比如说定时毒丸,毕竟宁致远和魏岳的关系很糟糕。

    有朝安局的人在一边监视,这种可能性就无限接近于零了。

    喂了毒药还不着急撇清,反而要继续参与这种脑残的事儿,正常人一般干不出来吧?

    当然,朝安局里不正常的人也很多,李永生沉吟一下表示,“我能理解,但是……你们不能就近监视,有些话你会后悔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很近,”女人抿嘴一笑,真的是风情万种,“其实就是担心你没资格接收,这是程序问题……你想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心说信你才怪,朝安局哪里有什么信誉可言?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她的现身,算是解开了他的一个谜团怪不得巴依对我动手的时候,我身后居然冒出了化修,合着在醉枕后海酒家,就被有关部门盯上了。

    三名女修生被送来的时候,已经是亥初时分,晚上九点了,她们三个在朝安局里虽然没有受什么虐待,但是被看管了十来天,不能跟外界接触,也是相当地劳心费力。

    所以她们现在,只想舒舒服服地吃一顿,美美地睡一觉。

    莎古丽认出了李永生,知道是自己心上人的对头,但是这一刻,她根本无暇计较这些,她更关注的是,“能让我们先洗个澡吗?”

    “洗澡是要收费的,”李永生不差钱,但是也不惯别人毛病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玩什么偷窥之类的,等三女洗完澡之后,他又让葛嫂送上了丰盛的晚餐,然后一晚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,吃过早餐,他才将莎古丽喊来。

    莎古丽被朝安局关了十多天,真的是身心疲惫,昨天洗了澡,又美美地吃了一顿,安稳地睡了一夜,精神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李永生要她回忆,在最近的七八年里,她近距离接触过什么样的国族女孩。

    他有个假设,既然永馨在九年之前,要往西方一行,那么莎古丽遇到她,应该是以后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莎古丽很干脆地摇摇头,傲然回答,“我不接触中土国的女孩儿,她们脏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真神教就是脏?”李永生气得笑了起来,“真要说起脏来,你们那儿有多少水?供得上你洗澡吗?”

    莎古丽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真神的子孙,不洗澡也是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觉得脏,那你们一族,离开中土吧,”李永生真没接触过这么不讲理的主儿,“你不想接触中土国的女孩儿,但是现在,你们在中土国的土地上。”

    莎古丽幽幽地发话,“那土地原本不是你们的,是我们胡畏族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朝安局能把你弄死的话,也是不错的,李永生忍不住要这么想。

    他懒得再跟对方辩解了,没有谁能叫醒装睡的人那里是你胡畏族的地盘?扯淡吧,这个民族都是生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正式告知你,”他淡淡地发话,“三天之内,想出你从小到大接触的每一个国族女孩儿,否则我会把你再送回朝安局。”

    莎古丽闻言,顿时就不干了,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她在朝安局没有受什么酷刑,但是受到酷刑的人,她可是见了不少这也是朝安局为了得到口供,给她们施加的心理压力,否则她想看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总之,这十几天在朝安局里,吃得极为糟糕,还吃不饱,住的环境也极差,她们的大小便,都不得不在房间里解决,她真的不想再回去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?李永生冷冷地看她一眼,若不是想得到永馨的消息,你这样的人,我直接就弄死了,“你能信口开河,我为何不能随心所欲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,“不要想着逃跑,你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走出院子之后,他有点小郁闷,永馨你怎么把气息沾染到这种二货身上了?

    不远处,朝安局的女修冲他招一招手,她不能住进小院,却是“租用”了隔壁的小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