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推必死(求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的为难,柳麒也想得到,他眼珠一转,“不如这样,你把你要找的人的气息,也设置在玉佩里,那样的话,可以邀请别的真人来帮忙。≯≧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,起码柳真人不用再带着永馨或者吴小女,为他们加持了,真人可以自行去寻找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不能接受这个条件,还是那个顾忌任由那些真人寻找的话,如何保证永馨的安全?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过一阵吧,等那莎古丽出来,起码可以请动三个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真人在中土国寻找人,度就要快很多了。

    柳麒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“其实我可以根据阵法,反向推算气息的,这么藏着掖着,实在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苦笑一声,“会死人的,真的别推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不会死人,”柳麒傲然回答,“你若认为可以,我安排人去推算,如果现有危险,马上停手……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李永生果断地摇摇头,“我不建议这么做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怎么说你呢?”柳麒无奈地叹口气,你真不知道,北极宫推算天机的能力有多强啊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没法说更多了,对方虽然只是个本修生,却是瘸真君的有缘人,他想要强行推算天机,须得考虑瘸真君的怒火……

    他们说得热闹,却没有注意到,一个传菜的女子,在跨入院门的时候,微微怔了一怔,眼珠也转了一下,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柳真人是个技术宅的性格,认定的事情,会非常认真地去对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他继续测试和调整这个阵法,他就不信了,李永生不说,自己就拿不出来替代的方式。

    同时,他不忘向北极宫出请求,希望宫中前辈,能提供新的思路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这个,也不抱太大希望,宫中阵法造诣比他还强的真人,也就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确定的是,这个阵法传回宫中,想必会有不少人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个猜测一点没错,玉佩上的阵法传回去之后,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悲催的是,很多人见到这个阵法之后,纷纷用传讯石联系他,要他解说一二并不是所有的人身边,都有一个李永生的。

    柳麒变得更忙了,而且传讯石用得飞快,他都有点后悔向宫中求助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北极宫的大长老出关,本来想着人重新搭设一下自家的禁阵,然后他很惊讶地现,居然找不到几个阵法杰出的小家伙,少不得他就去找大宫主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大宫主苦笑着回答,别提了,他们这几天,正琢磨一个古怪的阵法,可能跟瘸真君有关。

    “跟瘸真君有关?”大长老愕然,“有他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,”大宫主其实也不是拿得很准,“似乎真君的有缘人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这下开心了,现在北极宫,只有他和三宫主两名真君,失踪的瘸真君,战斗力其实是最强的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瘸真君就是北极宫的二宫主,不过这厮从来没有上任过,也烦别人称他为二宫主,所以大家都不这么叫。

    大宫主原本也是真君,但是卫道之战受了重伤,修为跌落,已经是飞升无望,所以目前多数心思,都用在北极宫的事务上,三宫主因此能比较专注于修炼。

    所以大长老很开心地决定,“将那有缘人带回北极宫来!”

    大宫主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那缺德玩意儿一翻脸,你能奈何得了他?”

    大长老了解了详情之后,忍不住叹口气,“唉,什么玩意儿嘛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还真不敢招惹瘸子,大长老修为虽然不低,但并不以战斗见长,他甚至都打不过三宫主。

    于是他话,“让那柳麒滚回来,这么久没弄明白一个阵法,耽误多少事儿!”

    柳麒闻言,只能往回赶了,离开之前,他还收摄了任永馨和吴小女的一些气息,以及头指甲什么的,好回去之后继续钻研。

    大长老得知他回来,第一时间接见了他,看了看那刻画着阵法的玉佩,然后一探手,“把你小子藏着的气息之物,也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柳真人顿时愕然,“您连这个都猜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你长大的,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?”大长老不屑地一哼。

    接过两片指甲之后,大长老手腕一翻,一个青色的玉盘出现在空中,他就要将指甲放上去。

    这玉盘是天机盘,没错,大长老的强项是推算天机。

    “慢着,”柳麒见状大喊,“大长老,推算时要小心,一推必死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切,无非是那些下三滥的手段,”大长老不屑地哼一声,他是擅长推算天机的真君哎是真君,不是真人!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敢自称,是有史以来最擅长推算天机的真君,有些真君流传下来的手法,也颇为玄奥,为了不激怒瘸真君,他还是决定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将两片指甲放在玉盘上,他没由来地皱一下眉头,感觉似乎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。

    瘸子不会真的翻脸吧?他犹豫一下,摸出一颗白色的贝壳,慢慢贴近玉盘。

    这是小心到不能再小心的行为了,大长老擅长的是一百零八颗的天地神算,着了急还能使出四十九颗贝壳的天演大道之算。

    只用一颗贝壳的算法,是投石问路,严格意义上讲,根本都不算推演天机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接近天机盘,生恐害了对方的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下一刻,他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危机袭来,他想也不想,将手中的贝壳往远处一扔,抬手裹了柳真人,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轰地一声大响,天机盘和贝壳同时炸裂了开来,同时,天上无端端生出一道青色的闪电,重重地击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噗,”大长老吐了一口血出来,然后侧头看向柳真人,沉默良久,方始咬牙切齿地话,“握草……这就是你说的一推必死?”

    柳麒双眼圆睁,好半天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“这这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叫推者必死!”大长老的牙缝中,迸出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柳麒苦恼地挠一挠头,然后就双腿一弯,跪了下去,“大长老恕罪,我也没想到,那位修为到了这样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呆立在那里,久久无语,最后才叹口气,“亏得你提醒啊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还暗暗地补充一句,亏得我足够小心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一眼跪着的柳麒,无奈地一摆手,“起来吧,不关你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空中一阵扭曲,显出一个宫装少妇,她奇怪地看一眼,还在冒烟的庐舍,然后扫一眼跪着的柳麒,又看向大长老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大长老摇摇头,袖子一卷,将地上的柳真人送到了百丈之外,“忙你的去吧,不用放在心上……”

    宫装少妇正是三宫主,她一抬手,放出一个无形的罩子,“柳麒这孩子?”

    “跟他无关,我是差点享受了一下推者必死,”大长老尴尬地摸一摸鼻子。

    三宫主顿时怔住了,愣了好一阵,才不可置信地问,“这瘸子……居然修为也过你了?”

    大长老挠一挠头,他觉得瘸真君就算修为过自己,估计也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,但是现在说这话,反倒有点输不起的感觉,“这缺德玩意儿修过雷法吗?”

    三宫主偏着头想一想,才微微颔,“我记得他在化修的时候,曾经说过,似乎是想在证真之后,修虚空生雷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的最后一丝怀疑,也烟消云散了,他想一想之后叹口气,“那个本修生寻找的人,还真的可能跟缺德玩意儿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由他去吧,”三宫主幽幽地话,“大不了在缘法大会上等他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犹豫一下,还是微微摇头,“那混蛋不是随性吗?先帮那个本修生找到人,让他一点一点地欠人情吧,他要是脸皮够厚,就一直别露面。”

    空气又是一阵扭动,三宫主的身体,渐渐地消散在空中,“随便大长老你安排,我不支持,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沉默片刻,轻轻叹一口气,“唉,何必呢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柳麒离开京城的时候,朝阳广播电台的十天试播已经结束,开始正式向外销售收音机,而且起步价就是四十四块银元一台,还有装潢奢华的,更是达到了六十六块银元。

    相比博灵郡十五银元一台,这里的价钱要高出不止一倍,然而,李永生和张岩都认为,这个价格绝对合适,再高一点可能不合适,但是也没必要再低了。

    京城的人气,京城的消费能力,就值这个价钱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还有意推出限量版,不过这个东西,倒也不着急在一时,先看看效果再说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效果,他们前期还向两院六部各赠了十台独独没有赠政务院。

    效果绝对是杠杠的,在推向市场的第一天,就卖出去了二十三台。

    第二天,五十一台,第三天,则是一百一十二台……

    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