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宫的人情味
    李家心里急,但是李家不敢说,上宫真人能在李家住五天,这原本就是个值得炫耀的事。≧

    于是他们私下找到李永生:你看,大家都姓李,要不……叙一下家谱?

    李永生无言以对,想了想之后,给了一个答案:其实我父亲是入赘的。

    哥们儿跟这玄青位面,真的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啊。

    李家心里急,任家心里也急,永馨已经是大姑娘了,长得也美貌,天天不去修院,来李家这破落地方,将来怎么算啊?

    其实任家想的是,希望北极宫的真人,也认认真真地帮任家测试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要求太离谱了,他们一直倚仗的玄女宫,也没有那么丰厚的条件玄女宫帮任家全面测试,但不是上门去做,而是任家上门。

    所以任家只能拿任永馨来说事。

    柳麒不着急,他恨不得多跟李永生交流些时日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两人的交流很有成果,在阵法改动了之后,测试效果能达十余里。

    若是柳麒肯出手,将化修的修为,加持到任永馨或者吴小女身上,测试范围几达百里。

    这是李永生早就设想好的,真有化修修为的话,阵法上稍微改动一下,测试范围可以极大地拓展。

    可惜吴小女和任永馨,连制修都不是,李某人的修为,目前也不怎么高、

    柳麒若是能帮忙寻人,那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真人帮忙寻人,那就不光是面子的问题了,得考虑自家的底蕴。

    而且李永生此刻的事情,实在多了一点,除了李清明,朝阳广播电台那里,也需要他指点。

    这一天,有人来朝阳,希望能让自家的戏团,在电台里唱戏不要钱,给你钱都行,你把我家戏团的名字报出来即可。

    张岩猜到了里面的因果,但是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,答应的话,又该收多少钱。

    大家真的都没经验,他少不得又要喊李永生前来,帮忙参详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软广告啊,李永生看得很明白,于是又给大家讲解了一番收多少钱无所谓,关键你们得看清楚,他们求的是什么东西,而咱修院的广播电台,目前卖出去多少收音机了。

    卖出去三百多台了!张岩很骄傲地回答。

    在试播期间,就卖出去这么多收音机,朝阳大修堂的生产能力和帝都的消费能力,真的是没得说了。

    于是李永生建议,咱们不着急谈这个事儿,先努力生产收音机,货铺得够多,影响力上去了,还愁广告卖不出去吗?

    正经是不要着急谈广告,那是舍本逐末,现在谈,谈不上去价钱,反倒坏了行情。

    他这话出口,无人反驳,大家都没做过这一行,但是只看收音机的热门程度,就知道广告的价码,会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他耗费了很多的口舌,让大家意识到,朝阳广播电台的牌子,真不是一点小钱能买通的咱现阶段宁可不挣钱,不能砸了牌子啊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别人自然不会不赞成插班生都有这样的觉悟,朝阳的教谕们,当然更要维护大修堂的荣誉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意外的软广告,李永生到李家的时候,天已经擦擦黑了。

    柳麒为两个小孩子做完了最后的测试,正在那里摇头。

    而李家的人,急得都快跪下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过去,悄悄地问张木子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都没过,”张木子悄声回答,“浪费了一次测试机会,李家有点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有点不解,“这俩都是苗子吧,一个都没过?”

    “那小男孩儿,资质不差,”张木子的声音极低,“下十方是稳稳的。”

    下十方的资质,也很了不得了,尤其是眼前这李家,也就是温饱型的家族,出个道宫苗子,还不知足吗?

    李永生越不解了,“那为何不收此人?”

    “这小男孩,是李家外戚,”旁边一个声音响起,却是任永馨走了过来,她低声话,“只是沾光罢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道宫偿还承诺,李家知道此事重大,除了把族中人尽量喊来,也有一些外戚,想要借此登天梯。

    柳麒是北极宫来此践诺的,对外戚什么的,并不是很知情,反正你让我测试资质,我就测试,合适的就带走,不合适的……就呆着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的测试,只有小男孩的综合条件够了,那十八九岁的女孩儿差一点,她气得大哭,嘴里还嘀咕着,说什么竟然被表弟得了便宜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就是一句抱怨,毕竟是筛选出来的最后两人,在接近成功的最后一道关口,被刷下来了,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但是她这一句话,柳麒顿时不干了,直接把李家的家主喊了过来: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家的家主吓坏了,这可算得上是欺瞒道宫啊,忙不迭跪下解释说,这孩子其实是李家一个媳妇的弟弟,借此测试一下,李家愿受责罚。

    柳真人不跟他说那么多话,就是一个意思,这孩子我道宫不要了,他爱去哪儿去哪儿。

    李家还待纠缠,柳麒不屑地哼一声:这次是我来了,若是其他人来,一掌打死这孩子都正常……道宫是那么好欺瞒的吗?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暗暗咋舌,心说真没想到,看起来老好人一般的柳麒,还有如此严厉的一面。

    这事又折腾了半个时辰,最后柳真人才答应,不向道宫汇报否则李家最后一次机会都会被取缔。

    接下来,李家又规规矩矩将饭菜送了上来,吃喝一阵之后,任永馨壮着胆子问,那男孩儿的资质挺好,去不了道宫,岂不是可惜了?

    当然,她问这个问题,还有一些别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他那样的资质,道宫还真的不缺,”张木子很不屑地回答,“这本就是本宫真人家族该受的待遇,凭什么给了外人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仅仅是这个,”柳麒摇一下头,淡淡地回答,“外戚坐大,李氏不兴的话,何以面对陨落的真人?”

    一桌人全部呆住了,好半天之后,吴小女才第一个点头。

    李家媳妇的弟弟若是入了道宫,李家媳妇自然会水涨船高身价百倍,甚至可能成为李家权力最大的。

    任永馨却是有点不服气,“李家媳妇嫁到李家,自该听从夫君的话。”

    别看她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,但是任家家教良好。

    她的思维方式,也是中土国的传统思维:嫁出去的女儿,就是夫家的人了,适当地照顾一下娘家,不是不可以,但是心思全在娘家的话,那叫分不清里外。

    柳麒淡淡地看她一眼,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却是未必,”吴小女小心翼翼地接话,一边说,还一边悄悄地看柳真人,“我父离开本支,也是因为外姓的驱逐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想一想,也点点头,“这种事,不是没有生过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越地不服气了,她斜睥李永生一眼,“这样的女人,总是少数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被她看得有点莫名其妙:你说这话的时候,看我做什么?

    柳麒很无奈地看她一眼,淡淡地吐出五个字,“有过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不怎么爱说话,但是这五个字已经明白地表示出了意思,我们是想让李家享受真人余荫,而不是被真人余荫所害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道宫的人情味儿,还挺浓啊。”

    柳真人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:尼玛,你这话啥意思?

    “浓就对了啊,”张木子悠悠地接话,“你也给说道说道,永馨和老吴的气息,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这是这两天导致试验进展缓慢的缘故,柳麒也非常好奇,吴小女为什么会跟任永馨,在某些方面有契合?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就是不解释原因,搞得柳真人也有点火冒三丈,若不是两人在阵法方面讨论得不错,他真是有考虑动手的冲动。

    面对张木子的问,李永生笑一笑,再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“若是柳真人能帮着寻人,找到人之后,我自会给出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都不要想,”柳麒一摆手,很干脆地拒绝了,“只能探查百里,跑遍中土国找人……我得花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如果在他的加持下,现在玉佩探查的范围,已经几达百里了,但是在疆域数千万里的中土国,这点距离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他日行两百里,把中土国的地图整个刷一遍,起码也要半年这还是没算不好走的地方,没算路途中的歇息,没算可能遭遇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只要往西走就好了,”李永生笑吟吟地回答,然后就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也想到了?”柳麒看他一眼,“人是会动的,你凭什么保证人在西边?不怕跟你明说,我已经……试过几百里了,一无所获,你凭什么认为一定在西方?”

    合着这柳真人确实是技术宅性格,悄没声地就测试了几百里,只是……测试的结果,比较令他绝望。

    能跟这搜索玉佩相契合的人,都在京城,就是那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哎,”李永生叹口气,苦恼地挠一挠头,事实上,他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,没准永馨已经从西方离开了呢,不见那莎古丽身上,也有她的气息吗?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