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被跟踪了
    张木子在朝阳的存在,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,李清明甚至建议过她:你还是去玄天观住吧,那样对李永生好一点。

    张木子并不理会他的劝告,不过她也只在小院里居住,出门的话,一般就直接走了教谕生活区的偏门,不去修生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这次有事,她居然着了小九来喊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猜到了是什么事,于是很快回到院子里,“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到了,”张木子点点头,“什么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等我再给李将军行一次针吧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看向李清明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李清明看到这笑容,就觉得浑身疼,“我说,不是说好上午一次,下午一次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啊,”李永生苦恼地一摊双手,“张仙姑的同门来了,还想见我,我总不能不见。”

    是经房讲师柳麒柳真人来了,他对玉佩上的阵势很好奇,尤其是还涉及到了任永馨和吴小女之间的感应,他决定过来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李永生本来有点犹豫,该不该跟对方交流,但是张木子说,柳真人可能改进这个阵法,那他就别无选择了。

    李清明抗议无效,在午饭的时候,被李永生扎了第二次针。

    然后张木子和李永生直接出发,在大修堂门口叫了一辆马车,直奔北郊而去。

    柳真人并没有住在玄天观,他甚至都没有挂单,云游过来的,借住在一个李姓人家。

    这家曾有先人在北极宫做真人,在四十年前的卫道之战中战死——也就是官府口中的卫国战争。

    道宫并不是全无人情味儿的地方,真人战死,所在的家族,子弟可以优先照顾进入道宫。二十年一选,共有三次机会。

    李家这是第二次使用照顾权,正好柳真人有事来幽州郡,顺便就居住在他家。

    李家是个小家族,总共也就四五百号人,散落在村子的东头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张木子赶到的时候,柳真人在李家最大的院子里,正测试李氏族人的根骨、悟性和意志——这是相当正式的测试,不像张木子在任家测试那样,随便看看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他俩到来,柳真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继续测试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在意,和张木子坐在一边等候,这是道宫在完成以往的承诺,当然是大事。

    等了约莫半个时辰,才测试完毕,选出了一个十的女孩,还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。

    柳真人一摆手,“你们可以退下了,这两人回头继续测试。”

    李家人哗啦啦走了个精光,偌大的院子里,就剩下了柳真人、张木子和李永生,以及一个帮李真人端茶倒水的道童。

    “见过李同参,”柳真人坐在那里,微微点一下头,以他真人之尊,称呼一个制修都不到小家伙为同参,已经是非常、非常、非常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淡淡地发话,“据说你见过……咦,还带了一个小尾巴来?”

    李永生和张木子闻言,齐齐扭头看向院外,脸上都是一红。

    张木子觉得自己非常丢人,却想不到,李永生差点把头埋进裤裆里,观风使啊……尼玛,我是上界的观风使啊,居然被人吊了尾巴。

    柳真人见他俩的模样,少不得冷哼一声,“滚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高,但是明显地聚成了一条线,连空气都似乎微微扭曲了一下,然后很神奇地穿透了院墙,院墙竟然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声闷哼,然后响起了衣襟带风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木子等了一等,发现外面没有别的反应,脸色越发地红了,她悻悻地哼一声,“果然是藏头露尾的鼠辈!”

    若是跟踪的人是捕房的,哪怕被呵斥了,也会进来查验柳真人的身份——对他们而言,这是职责所在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身份见不得光的人,才会悄然远遁,想到自己被这种偷鸡摸狗之辈吊上,而没有发觉,张木子真觉得臊得慌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想错了,跟踪的这名高阶司修,并不是一般人,他是朝安局里一等一的潜匿追踪能手。

    朝安局知道张木子的身份,特地挑出来这么一个人,悄悄跟踪李永生,此人原本就非常了得,再加上有心算无心,活生生让观风使也丢了一次脸。

    但是柳真人这一下,也将此人击得不轻,他一边电射而去,一边摸出伤药来服用,跑出十余里之后,直接拿出传讯石呼叫同事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消息就摆放到了魏岳的案头。

    “道宫真人?”魏公公也吃了一惊,“这李……永生到底什么来头,竟然能请动道宫真人?”

    他最近还在拖着那三个女修的事儿,事实上,宁致远毒死了两名军校,不但是打了军役部的脸,也是不给他面子——当初魏公公可也是劝过他放人的。

    魏岳甚至有将这三名女修生也毒死的冲动,你会下毒,难道我不会?

    至于说他曾经允诺,不伤害这三女——你都不给我面子了,我何必给你面子?

    但是他已经下了决心,不正面跟宁致远起冲突,那么,在三名女修生的身上,最多只能下延缓的毒药——将人放出去,几天之后死去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做呢?魏岳有点拿不准,于是就着人调查一下李永生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李永生也算是很出了点风头的主儿,但是这样的风头,完全不够资格让魏岳关注,这位可是内廷第一人,操的心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魏公公能记住的,大约也就是那个话本了,还有最近宁致远发出的一记飞刀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是这样,魏岳对李永生的关注,依旧不是很高,只是着人去调查,朝安局倒是很重视,派了一个盯梢高手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盯梢高手被道宫真人打伤,魏公公才不得不直视这个本修生。

    但是非常悲催的是……他重视的还是不够!“那道宫真人,是否知道是朝安局盯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朝安局的大局长恭敬地摇摇头,“景五吃了一记之后,转身就跑,没有报字号。”

    “嗯,做得不错,”魏岳点点头,心说景五真敢报字号的话,这个人就没必要活着了。

    宁致远给他的压力已经不小了,他半点都不想再为其添加臂助,那个本修生竟然能勾连上道宫真人,那么对本修生的调查,必须暂停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……没有误了内辅的大事就好,”朝安局老大笑着回答,想一想之后,他又请示一句,“那幽州艺术修院的三名女修?”

    “啧,”魏岳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,然后就做出了决定,“再拖几天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苦恼的事,但终究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自家没暴露身份,再拖几天,恶心一下宁致远也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永生和柳麒交流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柳真人相貌英俊,但是不太擅长交际,然而,一说到阵法,他就滔滔不绝且直来直去,很有点地球界技术宅男的味道。

    两人就阵法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大多时候,是柳真人在说,李永生偶尔说两句,却是会让柳真人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他俩讨论的时候,吴小女和任永馨也从后宅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是张木子带着她俩,在北郊继续试验,摸索阵法的奥秘,结果试验了没多久,柳真人就来到了李家,张木子就将两人带过来,自己则是去大修堂喊李永生前来。

    随后,因为李家要为族人测试资质,她俩就被安置到了后宅,也安排了人招待。

    就任永馨而言,她非常想让柳麒也替自己测试一下资质,这可是来自上宫的真人,一旦认可她的话,直入上宫也不是梦想。

    要不说,青春少女就是爱做梦的年纪,尤其是这少女家世好又美貌的话,甚至会觉得,天下都是可以予取予求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想法是不可能的,这是道宫对李氏族人的承诺,跟旁人无关,而且任永馨出身是朱塔任家,对这些规则和分寸了如指掌,她也不可能做出有辱家风的行为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暗暗地徒呼奈何,安静地在后宅喝茶吃点心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入目李永生和柳真人的激烈辩论,美貌少女有点三观崩溃的感觉。

    柳真人竟然经常就被小小本修生驳倒了……这真的是上宫真人?假的吧?

    凭良心讲,李永生在阵法上的功底,并不比柳麒强多少,尤其是在有代差的前提下,就像一个现代的金属材料大师,也未必懂得青铜铸造的工艺。

    而柳麒对青铜铸造工艺的了解,几达巅峰——那就相当于能铸出越王勾践剑。

    这种顶级的青铜铸造工艺,现代都无法完全还原。

    但是柳真人对李永生所说出的一些超前工艺,是相当感兴趣,身为大师级的阵法高手,他愿意接受很多新鲜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后,不出所料地,两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,少不得请任永馨和吴小女上前,就某些想法做个测试。

    在技术宅的世界里,没有时间观念,不知不觉间,五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,李永生要不住地往返朝阳大修堂,毕竟李清明的治疗也到了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不过柳真人也没有闲着,在李永生离开的时候,他积极地在各种玉佩上刻画阵法,然后拉着任永馨和吴小女测试。

    李家的人心里暗暗叫苦,还不敢表现出来,只能暗暗嘀咕:您啥时候帮那俩孩子继续测试呢?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