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九十章 天家心性
    年轻的天子一句话,两名大太监顿时就无话了——这话直指核心。

    顿了一顿之后,魏岳果断地回答,“宁御马其心可嘉,但尚需磨练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内廷第一人该说的话,他决定不跟宁致远正面作对了,但是第一人就该有第一人的样子,宁致远真的做得过了,他不怕明说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是完全的诋毁,只说宁御马还年轻。

    天家微笑地看着范含,“你呢,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初次听来,也觉得宁御马不太成熟,”范公公皱着眉头回答,“但是再一想,天家包容四海,胸怀天下,眼界自不是我们能比的,还请天家解疑。”

    卧槽尼玛,魏岳恨不得跳起来,暴打范含一顿:咱不带这么不要脸的!

    这个范含,还是挺会说话的嘛,少年天子心里微微一松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自己幼时看到的一只金鸟,想带回去给妹妹玩耍,却因为囊中羞涩,眼睁睁地看着被人斩做了金鸟羹,他又气儿不打一处来,关于少时困顿的回忆,他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,书房里的青花竹笔筒,是借钱买来的,只差一天,他就能领到月例了,御用监不给,只能厚着脸皮去借,当时天雨,他摔破了膝盖,小太监五儿因此被杖毙……

    所以,面对这两位的问话,他很直接地表示,“宁御马此举,当然有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天家解惑,”魏岳毫不犹豫地发问,不能你说啥就是啥,我要为内廷负责,为整个皇家负责。

    天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自行车技术……原本是从道宫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两名大太监齐齐地石化。

    这就是宁致远的心机所在了,他知道了自行车技术还事关道宫之后,本想得意洋洋地宣传出去,但是转念一想,如此一来,我也就是卖弄了一下,似乎……有点划不来?

    那么,如何才能通过这个消息,让利益最大化呢?

    说起阴人的手段,太监这个职业,技能点极高,宁致远很快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肆无忌惮地做了很多事,有意让别人觉得,他目空一切招摇狂妄,但是就没有把道宫的因素拿出来解释。

    他心里还在期待:来啊,你们发难,你们尽管发难,劳资有超级底牌,不怕整不死你们!

    但是他家那只蚊子委实太过厉害了,宁御马弄死两名军校之后,觉得这个底牌,还是交给天子的好——私藏底牌,那是弄臣的大忌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没这底牌,他都不好跟天子解释,自己为何要那么嚣张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看到两个大太监这副表情,真的是很得意,“你俩想过没有?原本是道宫的技术,军需司想强征了去,会带来多大的影响?”

    “咝,”范含闻言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咱朝廷也未必怕道宫,”魏岳先是不屑地一哼,然后发话,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“也许不真,”少年天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魏公公有意求证?”

    魏岳这下就尴尬了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那为何得自朝阳大修堂?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也参与了,”天子在今天,终于将这个名字记了下来——这还多亏宁致远。

    魏岳的眉头皱一皱,“可是那写话本的本修生?”

    他记住了话本,记住了话本的作者是本修生,但就是没记住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天子微微颔首并不说话,我都记住名字了,你居然没记住?尼玛,你比我忙啊。

    卧槽尼玛!这一刻魏岳恨透了宁致远,居然跟我玩这一手?

    你若早说李永生跟道宫有关,我会这么一条线的思考吗?

    当然,他想得到,这是宁致远的反击手段,他甚至想到了,宁致远未必愿意将这个消息暴露出来,估计……还是今上率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写话本的修生?”范含点点头,“果真了得。”

    天子也没介意他的夸赞,心说你十年前能有这样的眼力该多好,“那此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内廷判决一出,陈布达气得到处跳脚,还要大司马坎帅帮着驳回。

    坎帅对此却不感兴趣,“内廷处理过了,你若认为是毒杀,去寻兑帅,他的管家是当事人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的出头,是为了军役部,为了朝廷的军人,内廷给出处理结果了,证明那俩军人是跟内廷争利,事发之后畏罪自杀,宁致远玩忽职守,被罚俸一年。

    对坎帅来说,这个结果真的可以了,军需司早盯上了一种技术,甚至都在军中征订单了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不管这俩军校是怎么死的,涉及到军需司和军械局争利,死几个人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坎帅认为自己完成了本职工作,陈布达的继续骚扰,令他十分不满——想继续纠缠,去寻你家兑帅,你又不是老子这个山头的。

    然后,据说当天晚上,兑帅孤身入宫,要见今上。

    太监传出话来,天家说时间太晚了,你改天再来。

    然后,兑帅就在天子驻跸的偏殿前跪下了,子末时分,秋雨悄然而至,天子不忍,着小黄门持伞,为其遮蔽风雨。

    按说深秋夜雨十分寒冷,天子还该赐下热汤,但是……没有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天子接见了兑帅。

    兑帅也是老狐狸了,并没有告状,先说自己的管家不对,不该自作主张去骚扰宁御马,导致了两名军人被害,我已经打断了他的双腿。

    天家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跪了一夜,就是想告诉我这个消息?”

    兑帅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内廷自有内廷的法度,我们做臣子的,就是管好家人和奴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已经过去了,”天子淡淡地回答,“你确实要管好家人和奴仆。”

    看着兑帅黯然退下,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:你老了,中土国的军人,不该是这么软骨头。

    年轻的天子,对兑帅的印象其实很不好。

    他年幼时遭遇了太多的事,若不是太皇太妃一直护佑着他,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问题,在这段时间里,他看到了太多的人情冷暖。

    兑帅紧跟先皇的时候,也没少恶心他。

    但是天子没想到的是,兑帅回家之后,愤怒之下,不小心将最小的儿子打得骨断筋折。

    他实在太生气了,“尼玛,我处理了我的管家,你就算不再处理宁致远,总该赞我个识大体吧?竖子!”

    他的小儿子才十岁,拉着父亲,要他看自己的书法,结果他一甩手,“出去!”

    化修之威,稍微控制不好,普通人挨上就是骨断筋折,而他的小儿子因为是在家里,没戴护身符……

    李永生接到御马监小太监的通知,点点头表示知道了——那几个女修生晚送来几天,并不打紧,他手上还有别的事儿。

    李清明的治疗,已经到了关键时期,而且大修堂开始着手架设广播电台了。

    有了御马监的许可,虽然手续还在政务院扯皮,但是张岩决定先干了再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仅仅是武修总教谕,但是朝阳大修堂的潜力,真的不可小觑,两天之内就安排了千余人的工匠,准备生产收音机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元器件,就包给了这些工匠,核心部分是由大修堂内部的工匠来完成,至于说组装和调试,那都是教谕亲手来完成的。

    广播电台,李永生在闲暇之余也做了一台,但是知道博本院投石机事件的张岩,拍板决定再做两台——这个电台一旦开了,就不能关,起码要有两台备用。

    万一出事,修院丢不起那个人——朝阳大修堂就是这么要面子!

    除了这些,李永生还要负责电台的节目安排,主播的训练和考核,在这方面,张岩都得听他的,谁让只有他有这个经验呢?

    这些事,占据了他太多的时间,他甚至抽不出空来,再给任永馨施加点压力——能不能往西边走一趟啊?

    不过广播电台的架设,原本就是他寻人的计划之一,他非常固执地将说书的节目,命名为“永馨说书”——这可是中央广播电台的雏形,必须要争到这个冠名权。

    目前中土国的人,还没有意识到广告冠名权的重要性,不过张岩觉得这个名字很别扭,说没听说有个叫永馨的人,说书很强啊,你搞这个干什么?

    若是方田山大家来说书,看到这个名字,心里应该不会很舒服吧?

    李永生回答说,我有三分之一的股权,就要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张岩觉得他有点任性,双方讨论半天,最后折衷一下,命名为——家庭永馨时刻:说书!

    仅仅是这个名字,前后就扯皮了好几天,李永生原本还想搞个“嗒嘀嗒,小永馨开始广播啦”之类的东西,想了想之后,决定暂时先不提。

    就在宁致远毒杀军校事件之后的第四天,朝阳大修堂的广播电台,正式开始试播。

    这时,大修堂制造出来的收音机,不过二十多台,基本上全是内部人在使用,他们打算试听十天,再逐步推向社会。

    试播开始半个时辰之后,李永生正在湖畔听效果,只见李家小九匆匆地赶了过来,“张木子说,要你尽快回家,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虽然竭力在跟道宫划清界限,但是这段时间,他在李永生这里治病,跟张木子接触的时间不短,相互并不陌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