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魏范之争
    备奔霄,小太监懂这是什么意思,宁公公要去见天家了。

    御马监好马不少,但是今上那里没啥好马,先皇后在世的时候,给东宫下了死命令,弱冠之前,不得骑乘好马——好马的速度快,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今上骑马,选的都是脾气极为温顺的劣马,想跑都跑不快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然,好马的脾气一般也都不好,但是以御马监的能耐,调教出两匹脾气尚可的好马,还也不算多难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今上知道娘亲的好意,尤其是在娘亲死后,他感受到了来自其他兄弟姐妹深深的嫉妒,一直也不冒险去骑好马。

    然而他终是年幼,很喜欢好马,就让御马监的小太监骑马给他看,再后来,宁致远选了几匹上好的马驹,说太子选一下,喜欢哪几匹,我先替您养着,您可以时时地来看看。

    几年养下来,马就跟您有感情了,待您弱冠之年,这马正好使用。

    几匹马里,太子最喜欢的是赤骥,赤骥的母亲在生它之后不久就得病死了,太子喜欢它的原因,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其次,太子喜欢的就是奔霄,奔霄的速度,比赤骥要慢一点——其实自打太子看中了赤骥,其他几匹马就都跑不赢赤骥了,对御马监来说,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

    奔霄是匹不错的马,每次跑不赢,还每次没命地追。

    今上当时已经登基,尚未亲政,就表示说,赤骥和奔霄,可供我驱策十年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是不太舍得骑赤骥,所以多骑奔霄。

    如今少年天子已经亲政,骑了几次奔霄,宁致远去看天家的时候,经常会把此马带上。

    小太监知道这些,但是以御马监司监之尊,主动去通知李永生……这是什么梗?

    宁致远猜得到此人的疑惑,少不得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去办事,杵在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昨天和今天早晨,都没有派人去通知李永生,现在才去,肯定有他的算计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带着奔霄,一路直奔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下午天快黑的时候,宁致远回来了,肩头的衣衫破了一个口子,明显是用鞭子抽出来的,背心还有一个脚印,但他居然笑容满面,一点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没错,这是今上亲自出手的,他当然会很开心,谁有那个荣幸,让天子亲自出手打人?

    事情发展,一如宁致远所料,他见了天子之后,先跪倒认罪,说自己犯了大错,请天家发落。

    不管他对外面怎么说,对天子,他是必须说实话,所以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一遍。

    天子一听,他害了两个军校的性命,想也不想,抖手给了他一马鞭,又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但是,这就代表天子无意深究,须知御马监也是内廷十二监之一。

    能对司监这种头目直接施刑的,只有太皇太妃一人,天子也是通过内廷施刑,直接上私刑的话,不合礼法——除非涉及的是谋逆大罪。

    那么,天子亲自动手,这就是出出气而已,一件事儿总不能处理两遍。

    而且说来说去,宁致远是为了内廷的利益,得罪了军方,今上虽然才弱冠,却也知道胳膊肘不能往外拐。

    这就是宁御马先行赶来认罪的目的,诚意是一方面,还要先入为主地给今上一个印象,省得别人告完状了,他再过来辩解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一没诚意,显得有些跋扈,二来就是天家脑中若是对什么事有了固定认知,他的言语就容易被视为狡辩。

    今上是很愤怒,但是对宁致远的及时汇报,还是很满意的,所谓天子,他并不怕下属偶尔犯点小错,他需要的是及时、准确地掌握消息,各种没有欺瞒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听说,那两名军校其实是死于一只蚊子,脸上的表情异常地精彩。

    “圣上再踹我一脚好了,”宁致远主动求踹,“沾点碳灰,弄个大大的印子。”

    天家准奏,否则的话,天子的重台履上,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灰尘?

    宁致远得意洋洋回来的同时,军役部部长陈布达上书内阁,告御马监毒杀本部官员。

    内阁一看是这种事情,商量一下,就将文书抄送内廷一份——你们先断。

    大司马坎帅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慨,但就算是他,也必须承认,内廷是圣上的家事,天家处置不公,内阁和三院六部才能再做文章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勇于任事的官员,纷纷弹劾宁致远行事跋扈,望天家严惩。

    魏岳拿着抄送来的文书,来找天子——这事儿该怎么处理?

    天子想一想,表示我听宁致远说起此事了,既然事涉军械局,把范含也叫过来,一起商量吧。

    不多时,范含哆哆嗦嗦地过来了,说我这几日都在筹措费用,中土国大兴之年,累点没关系,就是精神有点不济,一时想不出里面的严重性,天家或者内辅,先分析一下?

    他说的也不假,大典之年耗费惊人,他这个御用监的司监,必须得四处找钱。

    然而不表态,那就是滑头了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此前他得罪太子,得罪得太狠了,待太子即位之后,他曾经尝试努力挽回印象,但是无果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请求乞骸骨,今上冷冷地发问,你这么年轻就乞骸骨,是要向大家表明,我没有容人之量吗?是要说我亏待跟随先皇之人吗?

    这就是他被天家盯死了,想退休?做梦吧。

    太监从来没有什么乞骸骨一说,岁数到了,手脚不便了,可以去宗人府的荣养院荣养,条件一般,反正是饿不死冻不死。

    有族人的太监,可以拿一笔钱回家族。

    但是通常情况下,他们更愿意选择荣养院——孩童时候就被送进宫,跟族人没啥交集,老迈的时候回家,还带一笔银两,真的很担心回家当天晚上就急症而亡。

    大多数小有身家的太监,会选择在京城附近买个小院终老,交卸了差事的太监,那真的什么都不是,也就是在京城附近,相互之间还能关照一下。

    范含苦也就苦在这里了,他岁数不大,五十出头,天子不同意他乞骸骨,他若不识相硬求,惹得天子火了,都不用做别的……行,你乞骸骨吧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下场不用去想,一旦出宫,不知道多少人会盯上来为难他——御用监的司监,这么些年下来,你说你没攒下钱,谁信啊?

    反正你不被今上所喜,又离了宫,不为难你为难谁?

    范公公现在,真的可谓是度日如年,所幸的是,今上没有格外为难过他,只是犯错的话,从严处罚,评功的话,往最低等算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大事,他啥都不敢说,只差说您二位商量就好。

    魏岳闻言不高兴了,很明显地讽刺挖苦一句,“天家是想听你说,你反倒要让别人说,搞清楚自己的位置没有?”

    这话非常狠,莫非你以为自己是天家?

    范含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这是我的敬重。”

    别人怕魏岳,他可不怕,若是先皇尚在,他不介意还两句狠的,哪怕是现在,十二监里多少人,也要看他脸色行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此作罢,”天子看到没人要求惩处宁致远,于是微微颔首,“宁致远罚俸三月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可不合适,最少要半年,”魏岳很干脆地表示,他不怕宁致远因此记恨自己。

    内廷的寺人,俸禄少得可怜,尤其是到了司监这一位置,有了宅院、仆妇和应酬交际,若是只吃俸禄的话,大家可以集体自挂东南枝了。

    没错,他说这话,就是刷一下存在感,不管怎么说,他是内廷第一人、

    “一年好了,”范含接口,这种话我也会说啊。

    他说的并不是,这一年只许宁御马吃俸禄——那样才是真正的惹人。

    魏岳斜睥他一眼,“宁御马为御用监的军械局争技术,你这么做,难免令他寒心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却是太阴毒了,隐射御用监和御马监勾连,但又好像没说什么——我仗义执言的嘛。

    但是他若一旦成功,范含和宁致远,都难免要在天家面前失分。

    范御用失分无所谓,官家一向对其铁面无私,只看结果不看缘由,无非早先的印象稍微差一点,但是,已经差很多了,再多点又何妨?不是致命一击就无妨。

    可宁御马的麻烦就大多了。

    宁致远蹿起的太快,全仗天家宠信,而天家以往受过御用监的苦,这俩监相勾结的话,那就是御马监对今上的背叛。

    魏岳这看似无心的一句,其实是冲着宁致远发出一记飞刀。

    但是范含也不是个简单的人,他笑一笑,“宁御马魄力是有的,起码他在为内廷争利,起码他没有勾连军方。”

    在范公公眼里,宁致远目前还算不上太大威胁,倒是你魏岳好端端地来咬我,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握草,你会不会听人说话啊?魏岳勃然大怒,老子是对着你去的吗?

    不过他是心机深沉之辈,探知范含对自己的警惕太强,于是笑一笑,“军方的稳定,涉及社稷,为此,我答应宁御马,尽快释放顿河水库三个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惜自曝其短,没错,我不但勾连了军方,也勾连了宁御马,我都让宁御马插手朝安局的事儿了——顿河水库的嫌疑人,现在都在朝安局里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他的攻击目标,还是在宁致远身上。

    “顿河水库和军需司的公案,宁致远都跟我说了,”年轻的天子淡淡地发话,“你俩是不是觉得,他手伸得太长了?”

    (中旬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