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慈眉善目魏公公
    朝安局是司礼监的禁脔,宁致远丝毫不怀疑,如果他敢在这方面发言,魏岳就算当下不表态,早晚也会让他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这个李永生,你太不懂事了。

    宁致远很清楚,自己插手御用监,已经是得罪了司监范含,不过范含是先皇心腹,倒也不要紧,正经是军械局掌握在范含手上,今上虽然不说,其实心里也不喜。

    但是范含加魏岳的话,两个人的夹击,绝对是他无法承受的魏岳一个就够他受的。

    所以宁致远心里暗暗决定,你若真是坚持要求这个条件,我不介意也强取豪夺一次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冲他微微一笑,“宁公公可能不太清楚,其实这个自行车,是我跟北极宫的张大人,共同研究出来的,是不是啊张大人?”

    张木子正站在那里看好戏,心说这李永生要那幽州艺术修院的胡畏人,果然算计不错。

    现在猛地听到,他将自己点了出来,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待看到李永生转头看过来,宁致远也将头转过来,她沉吟一下,微微颔首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知道,李永生身边有道宫中人他和魏岳的关系尚可,很多消息对他来说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默契被戳穿,他也微微怔了一怔,然后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用地球界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,北极宫是很吊,但是,关我鸟事?

    李永生冲他笑一笑,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,“宁公公能从北极宫手里得到这个技术,是很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顿时就呆住了,好半天才笑了起来,“确实不容易,你还要点经济上的补偿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朝阳大修堂,想要开个广播电台,我也入筹了,”李永生挠一挠头,“我把技术献给政务院了,他们似乎有点不同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开呗,”宁致远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把你们朝阳的负责人叫过来,我跟他说一声……今上一直勤于国事,没什么娱乐,要把这个电台搞好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御马监宁致远相召,武修总教谕张岩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说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是很讨厌内廷的,认为一帮残缺的阉人左右朝廷事务,是中土国的耻辱,但是张总谕很清楚,阉人可以坏事,也可以成事。

    宁致远简单地说两句,就拿着自行车设计图和样品走了。

    张岩有心问一问,李永生你这工作咋做的,怎么就能让当红炸子鸡宁公公出面授意?

    但是看到一院子的闲人,他还是选择了闭嘴,转身张罗广播电台的事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院子里没啥闲人了,张木子忍不住了现在她的身份,现场的人都知道了,不知道的人,也猜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出声发问,“你刚才为啥非要说,是我和你一起研究出来的自行车呢?”

    李永生心情不错,他的算计成功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你猜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可是很配合你的哦,”张木子急眼了,也顾不得还有外人在场,就耍一下小脾气,“我红尘历练,不懂的就要问,你这什么意思……利用过我就不管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吵了,”李清明出面和稀泥,“小李刚才利用了一下北极宫,很不错,非常有深意,我也是看得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点儿,”张木子不耐烦地发话,“李将军你当年擒拿伊万国王弟,跟我北极宫也有点交情,不能不认吧?”

    李清明顿时语塞,他来朝阳第一眼就认出了张木子的身份,还自诩说十方丛林的人,他隔着一里地都能认出来,就是因为他的成名仗,确实得到了道宫的支持。

    没错,他带的三千人,死得剩下三百人,俘虏了伊万国的王弟,还能囫囵着回来,不仅仅是军队拼死的功劳。

    出力的除了十方丛林和子孙庙,也有北极宫直属道长。

    他对道宫的态度是复杂的,一来他身为军人,不宜勾连道宫,但是他确实也欠道宫人情,没有道宫的话,别说成就了,能不能活下来,那都是疑问。

    张木子虽然是小辈,他真的无法叫真,只能笑一笑,心说有些东西点破了,还真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发现,御马监插手这件事是不对的吗?”

    李清明是个率性的人,但是他的智商也绝对够用,冷眼旁观,他看清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“宁致远着急插手军械局,其实是很冒险的,御用监范含并不好对付,当然,他可能有他的用意,但是永生把朝安局扯进来,他还不得不面对魏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,搁给我是他,也会觉得永生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永生把道宫扯进来,这就是绝对神妙的一步棋,宁致远……他在跟道宫争夺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,内廷内部的争权夺利,就是小事了,他虽然得罪了范含和魏岳,但是同时,他从道宫手里抢到了技术……换给范含和魏岳,他们敢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张木子闻言,顿时热血上头,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他们可以试一试嘛,看我道宫的东西是不是这么好抢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道宫的东西不好抢,我都没胆子抢,”李清明笑着发话,“但是宁致远抢到了,你说这个成绩,值不值得鼓励?他跟范含和魏岳的矛盾,在这样的成绩面前……黯然失色啊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呆住了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确实,我道宫就有这样的威慑力。”

    “他谈成了,”李清明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“你若是魏岳,敢跟他计较吗?”

    张木子愣了好一阵,才转头看向李永生,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你把这些都算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算那么多,”李永生淡淡地笑着,“就是觉得,咱道宫在这件事里,还能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……挣钱?”张木子觉得自己的三观,在脑海里急剧地颤抖着,很有点大厦将倾的感觉,“我没看到有挣钱的门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配合我就行了,”李永生也不解释太多,就算他是观风使,也不能保证别人都按照他算计的路数走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上次跟图元青的配合,这次跟张木子的配合,都是在没有告知对方的前提下发起的,所幸的是,这两位在事件中,配合还都算默契。

    图元青那次,是图教化长有那样的心性,这一次,却是全靠张木子买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确定,下一次张木子还会买他的面子,既然是这样,他索性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但是张木子身在红尘历练,肯定要琢磨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道宫对于钱财并不是很看重,修道者更在意的是各种资源,当然,谁也不会觉得钱多烧手,她仔细想了想,觉得自己实在搞不明白,道宫如何能在这件事上挣钱。

    难道我的智商,真的赶不上李永生?不知不觉间,她对李永生的认识,已经不仅仅是那个“瘸真君的有缘人”,而是上升到一个“算路很深的年轻人”。

    真的,他的算计,尤其在今天的表现,令她这个少履红尘的人,大开眼界,一时间她都生出点担心来这家伙要算计我的话,恐怕我绝对逃不脱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以她对他的了解,这家伙很少做出格的事儿,基本上属于人畜无害的那种要知道这家伙为了保同窗,甚至拿出了一张赦免卡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顺天府捕长张晓宏还回了一张三年的赦免卡,但是李永生当时出手的时候,可没想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仔细想一想,她觉得有些话还是说得明白点好一些,于是当天晚饭之后,她邀请他出去走一走,顺便就说出了自己已经告知经房的讲师,柳真人对这个玉佩也挺感兴趣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有点无语,你从我这儿拿什么,都要向北极宫汇报,活得累不累啊?

    不过他对此也没什么抵触,就说研究归研究,别耽误我的正经事就行。

    “柳真人在阵法方面,是很厉害的,”张木子一本正经地解释,“你若是愿意跟他交流,说不定他能帮你改进阵法,到时候能扩大搜索范围的话,岂不是有利于你找人?”

    我用得着他帮我改进?李永生心里才生出这个念头,就硬生生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他是上界来的不假,但是看看吴小女,一个活在底层的市井妇女,都有自己的生存智慧,就知道没有谁是可以被小看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反正我知道的也不多,柳真人愿意帮忙的话,我肯定欢迎。”

    若是柳麒真的愿意参与,其实他玉佩上这个阵法,还是可以改进一下的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内廷司礼监,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,正在面无表情地听着下属的汇报。

    他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魏岳,内廷当之无愧的第一人,相貌相当凶恶,却总喜欢摆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态度。

    跟普通太监文弱的形象相比,他算是个另类,这相貌不用化妆,走出去就是妥妥的老大他甚至还有胡子,虽然不多,也经常得刮一刮。

    听完下属的汇报,他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“宁致远这厮……果然野心不小,竟然敢对军械局下手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