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偏不如你意
    任永馨的兴奋,真的是可以理解的,原本以为要一路向西,要花费最少三年的时间,不成想,在京城就找到了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可以,入十方丛林了,真是想一想都令人兴奋啊。

    张木子掀开车帘,顺着她的眼光看去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,”任永馨笑着点点头,眼中满是兴奋。

    张木子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吴妈妈你也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微微地撇一下嘴巴,心里有点不开心:你居然不相信我说的话?

    吴小女接过玉佩来,感受一下,微微摇头,“感觉不到,也许是距离远吧?”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,小美女的感知能力,强出她几近一倍。

    “冲着那个方向走,”张木子对着车夫下命令。

    车行不多远,吴妈妈也激动了起来,“果然,真的有感觉,永馨是比我强出很多。”

    到了她这个岁数,已经没兴趣跟小女娃娃争长短了,她吃了一辈子的苦,正经是能哄得小孩子开心,她心里也舒坦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马车就停了下来,张木子探头出去发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那个啥……朝安局了,”车夫苦笑着回答,“看到了吧?前面的卫士都带刀的,他们杀人无罪,没法继续走了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是京城土著,深知朝安局的可怕,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怎么走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张木子愁眉苦脸地看着朝安局,深深地叹口气,“我终于知道李永生……为什么招惹了朝安局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果然,那个女孩子,真的不像咱国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那个女孩子?”两个人四道目光,齐齐地向她射来……

    待回到本修院的小院的时候,张木子和任永馨已经把事情搞明白了。

    对于朝安局出手一事,她们早就知道了,这也是他们今天来看李永生的目的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现在,她们才知道,他被牵连进去,十有不是因为跟安贝克的恩怨,而是因为……一个胡畏族的女子,身上带了某些气息。

    至此,就连张木子,看向李永生的眼光,都显得有些怪异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你说姐妹……那啥呢,其实,根本是别有用心的对不对?

    李永生无意考虑她们的反应,他正在愤怒着——院子里多了一帮不速之客,而李清明在行针之后,甚至没有来得及洗澡,火冒三丈地跟对方对峙着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来得及上一趟厕所,排出了不少毒素,否则现在可能裤裆都是臭的。

    来的是三个军人,其中一个中阶司修正在跟李清明交涉,他正色发话,“李将军,这是军役部的决定,我们并不是无偿征用李永生的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滚尼玛的远点儿!”李清明破口大骂,“这种技术,你要一百块银元买走,你家的房子也不止一百块银元吧?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,你为难我这小卒子,很有成就感吗?”中阶司修绵里藏针,说话并不是很恭敬,“这是陈部长下的令,你不同意,可以去找部长。”

    “球毛的部长,”李清明冷笑一声,“劳资在伊万国打生打死的时候,他尼玛还在上修院!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,请你注意措辞,”中阶司修脸一沉,冷冷地发话,“陈布达部长年纪并不比你小,而他现在是部长,你已经二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二线了,”李清明无奈地苦笑一声,然后接着挑衅,“那么,你动动我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你对中土国有功,我们没打算动您,我也没胆子动您,”中阶司修不卑不亢地回答,“但是此事干碍甚大,军需司的订单已经满了……您若阻拦,我们就只好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实在不服气,“军需司的订单满了……你们跟我商量过吗?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很鄙夷地看他一眼,“军国大事,何须跟你这小小本修生商量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同意征用,”李永生一摆手,断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,”中阶司修狞笑一声,“知道征用二字是何意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”李永生满不在乎地点点头,“你想用就用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又是冷笑一声,“那你的意思,是想抗拒喽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”中阶司修一摆手,冷冷地发话,“带走!”

    “永生,”就在这时,门外跌跌撞撞地跑进一人来,其貌不扬,还很年轻,他急促地喘着气,“搞定了,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“国筝,你辛苦了,”李永生冲此人点点头,又冲那中阶司修呲牙一笑,“抱歉了,这个技术,我已经献给军械局了。”

    “军械局?”中阶司修先是一怔,然后勃然大怒,“你怎么……你怎么敢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,”李永生不屑地看他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来,现在带走我试一试?”

    小院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好半天,李清明出声了,他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永生,你不会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嗤,”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就献了,不信的话,你们在这儿等着,军械局马上来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入耳,连李清明都暴躁了起来,“你怎么能够这样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他一眼,脸上泛起一丝笑容,“我为什么不能这样,内廷管不了军队吗?”

    军械局和军需司,一个是内廷的机构,一个是军役部的属司,都可以为军队提供装备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说起来,军械局是负责制造装备的,内廷将军械局牢牢把握在手上,一来是防止装备的制造技术泄露,二来这本身也是对军队的一种制约。

    军役部想使用装备,必须从军械局购买,至于军械局想卖多少,多少钱卖,那都是要看内廷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军需司就是负责购买的部门,不过因为装备不可能全部由军械局制造,所以军需司下属也有不少工坊,制作常服、帐篷等军需物资。

    总之,不管什么军需品,军械局一旦决定插手,就没有军需司的事儿了——他们只剩下了购买的权力;只有军械局看不上的东西,军需司才能自家制造。

    李永生将技术直接献给军械局,军需司的愤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清明都要忍不住偏帮军役部,当然,他有他的道理,“永生,军械局那帮家伙,真的太坑了,质次价高不说,往往还推三阻四……对军人来说,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变立场,并不是就赞同了军需司强取豪夺的行为,他是看不惯军人们受苦——军役部的钱,从来都是不够花的,又要被巧立名目弄走一大块,谁受得了?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垄断国企是什么做派!李永生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反正我也不差一百块银元,索性就白献出去了,军需司反正不可能加钱了……是吧?”

    “价钱当然可以商量,”那中阶司修马上就接话了,“你开个价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要加钱,你们不同意,”李永生呲牙一笑,“现在你们同意了?对不起……我没兴趣加钱了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不是个促狭的人,但是刚才军役部的人表现实在太恶劣了,他真的受不了,反正技术要白献出去了,谁还能拦着他出口恶气?

    中阶司修的脸,刷地就沉了下来,“你是在玩我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玩你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军械局的人马上就到,你有种就抓我走啊。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气得脸都绿了,“好好,你厉害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让我走着瞧,”李永生点点头,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等我见了军械局的人,就告诉他们,我不敢献技术了……我惹不起军需司啊。”

    卧槽尼玛,中阶司修觉得自己要崩溃了,你怎么能这样做事呢?

    别看军役部高高在上,在三院六部里,都是超然的存在,朝阳大修堂修生的技术,说征用就征用,连政务院都不便干涉,但是对上内廷,真的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内廷可以对其他的三院五部做出退让,唯一不会做出退让的,就是军役部,原因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军需司来人此刻真是想骂娘了:尼玛你歪嘴容易,我们不知道又得送多少好处,才能躲过这一劫,那些没卵子的货,贪着呢。

    事实上,军需司着急对李永生下手,本来就有防着军械局出手的意思,这个技术,军需司购买之后进行生产,不但可以供应军队,也可以供应给黎庶。

    通过制造自行车,军需司可以赚取一大笔费用,而技术一旦给了军械局,军需司就只有掏钱的份儿了,还得看人脸色——这一里一外,差出多少去?

    更令人苦恼的是,军需司的人已经很绝望了,只能说两句威胁的话,权且就当出气了,却又被李永生抓住痛脚,反过来威胁他们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中阶司修真想骂娘:劳资招你惹你了?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考虑,这件事首先是自己做错了,不强行购买李永生的技术,哪里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?

    很多人擅长看到别人的错误,看不到自己的。

    其实别看李永生洋洋得意,他也很想骂娘:劳资也不想把技术白献出去啊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留有后手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