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求助真人
    听到李永生希望自己停下修业,前去找有类似感觉的人,任永馨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她才侧头看向吴小女,“她也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她当然也去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然后,他又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补充一句,“你俩可以分开找,不是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再次沉默,好半天才发问,“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“一路向西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最多也就是到边境线。”

    “没搞错吧?”任永馨叫了起来,她想过自己可能寻找很大一片地方,但是,一路向西?“我三年都未必走得完啊。”

    “保你进十方丛林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,“想要得到,总得付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沉吟一下,侧头看向张木子,“他说的能兑现吗?”

    张木子缓缓摇头,“他有些什么能力,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不过他竭尽全力的话,兑现不难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还是有点不情愿,她正是年少貌美的时候,修业也到了关键时期,现在让她放下这些,去西边寻找一个人,她真的不情愿——这种大海捞针的事,要耽误她太多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很为难地表示,“时间太久了,若是一两个月甚至半年,都好商量,但是真的太久了,我要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再次笑了起来,却没有更多的解释——半年的辛苦,就想得一个十方丛林的名额?

    当然,他也理解任永馨的顾忌,她正值人生最美好、最关键的时刻啊,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”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不打算强求,人总要为自己不同的选择,付出不同的代价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的表现,反倒是令任永馨一愣,忍不住看一眼张木子,心里也患得患失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木子沉吟一下,伸出手来,“那块玉佩,我能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递了过去,这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东西,倒也不怕别人学了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,张木子一直都在看那块玉佩,翻过来倒过去地看,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就在李永生打算为醒来的李清明行针的时候,她才晃一下手上的玉佩,神情肃穆地发问,“这个东西,能借我用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永生不高兴地看她一眼,你看了这么久,也可以自己学着做嘛,为何要拿我的走?

    张木子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于是呲牙一笑,摸出一块传讯石晃一晃,“就借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随便你,”李永生一摆手,开始做行针前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个小气的人,这东西他自己也能重做,他最反感的,是别人太自以为是,不跟他商量,就拿走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木子出了小院之后,找个僻静的地方,用传讯石火速联系了蓟门府的氤氲洞,那是幽州郡里影响最大的十方丛林。

    表明身份之后,她直接发问,目前幽州郡左近,有哪些北极宫的真人在?

    对于上宫的要求,氤氲洞不敢怠慢,不多时就查了出来,目前幽州地界,并无北极宫真人,倒是相邻并州郡的青霞观,有北极宫的柳麒真人在挂单论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北极宫真人的行踪,根本不是十方丛林能掌握的,上宫没有义务对十方丛林交待什么,如非必要,云游的真人们也懒得在那里挂单。

    但是总有一些是例外,张木子联系十方丛林,也就是想搞清楚,北极宫的真人,有谁在附近公开活动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柳麒,她就开心了起来,柳真人是经房讲师,修为和眼界都非常高,尤其是这人没什么架子,虽然木讷了一点,却是北极宫里难得的好好先生。

    倒是氤氲洞的都管,有心巴结张木子,“张仙子,若是觉得青霞观远了点,我愿为仙子效劳。”

    这位也是真人,还是氤氲洞的三都之一,但是上宫就是上宫,哪怕张木子的修为低了点,谁让人家是上宫中人呢?更别说还是三宫主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十方丛林的道长,到了三都这个位置,想再往上走,就极为不易了,升为监院是一个选择,但是监院只有一个位置,那么升入上宫,就是必然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而上宫的环境,也更利于灵修修行,以都管这化修真人的身份,都要没命地巴结——就算你不能帮我说好话,关键时刻别歪嘴就行。

    张木子当然不会接受对方的帮助,而是直接联系了青霞观。

    柳真人正在给一干道长讲道,这里面除了上下十方丛林的人,还有不少子孙庙的,甚至子孙庙还来了两位真人,一来是彼此交流心得,二来也是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听说张木子有急事,柳麒仔细想一想,中止了讲道——我接个电话先。

    因为他比较清楚,张木子目前在哪里,使命又是什么,她有急事,他必须配合。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,她给他发来的,是一张阵图,还是刻在玉佩上的。

    柳麒有点不高兴,我给那么多同道讲道呢,这技术层面的事儿,啥时候说不行?

    但他是老好人性格,英俊的脸上,没表现出任何的不满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他这种温吞水的性子,所以才听到了后面的话,“……这是李永生刻画的玉符,好像能令人和人之间,产生微妙的因果共鸣,他想借此寻人,还望柳真人帮我解惑。”

    借此寻人?柳真人听到这里,就知道自己不能不管了——万一寻的是瘸真君呢。

    而他在略略分析了阵图之后,整个人顿时就沉浸了进去,甚至没有意识到,传讯石是什么时候用尽的。

    等他大致分析明白,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,于是他火速联系顺天府的玄天观,要他们帮着联系张木子。

    此刻张木子正在马车上,同行的还有任永馨和吴小女,她打算带着她俩去北郊,在玄天观附近,好好测试一下这东西。

    在城里测试,真的不好,毕竟是京城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接到了柳真人的传讯,他在讲述了原理之后,也建议她最好亲自测试一下,如果有必要的话,他会亲自过来测试。

    于是张木子放心大胆地在玄天观附近测试,甚至都没有通知玄天观的人——都是道宫体系的,没必要讲这么多虚礼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灵气时起时落,还是惊动了玄天观的堂头。

    堂头是十二头之一,直接归堂主管,堂主也是五主之一,负责客堂事宜。

    这客堂是什么呢?就是十方堂,接待挂单的道友,安排食宿之类的。

    堂头看到外面动静很大,只当是有了不得的云游道友在生事,忙不迭地跑出去,待见到是张木子,转身回去,也没汇报自家堂主,而是直接告知了经主邓小文。

    邓小文闻听之后,匆匆出来,问张木子你这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“偶然生出点想法,”张木子并不跟他多解释,这阵法很可能是瘸真君传下来的,她怎么会随便泄露?

    要说起来,蓟门府氤氲洞是十方丛林,跟北极宫更亲近一点,张木子都没跟对方提这个阵法,就别说玄天观这种子孙庙了。

    邓小文也不介意,其实要说拥有的秘法,子孙庙比十方丛林多得多,十方丛林是强在大、法和大道上。

    他甚至抽取部分灵气,画了个法诀,卖弄了一下自家见识,“这个测试,好像涉及因果线?”

    张木子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邓经主果然好见识。”

    邓小文一点都不介意对方的冷淡,笑着回答,“玄天观比较注重因果,上宫若有驱策,只管吩咐便是。”

    对这种能屈能伸还会说话的人物,一般人都生不出抵触的心思,张木子也是如此,她面无表情地点头,“若有需求,自会麻烦邓经主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就在这时,邓小文发出一声惊呼,愕然地看向任永馨,“此姝可是姓任?”

    “见过邓经主,”任永馨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,她一直心慕道宫,就算对上子孙庙的道长,也愿意恭敬一些——尤其这还是个经主。

    事实上,身为京城土著,她深知玄天观的玄奥,虽然她志在十方丛林,但是也不敢对玄天观的经主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,”邓小文欣慰地点点头,“任家有馨香,待你本修结业,可来玄天观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他有意接引任永馨了,须知这么一句话,是京城无数大户人家渴求的。

    子孙庙招收道士,比十方丛林灵活很多,名额限制得不是很死。

    虽然敕牌要由道宫审核后发放,但终究是先入了灵修,就算暂时没有进了编制,只是个临编,只要肯活动,那也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张木子心里有点不高兴了,“邓经主,我们还要测试一阵,你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继续,”邓小文笑着点点头,转身就走,他并不想得罪北极宫的人,哪怕他非常想知道,对方在测试什么。

    张木子却是心不在焉,她一直身体力行,想测出这玉佩的真实用途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她一点都感受不出来。

    眼看天色不早,她只能决定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成想,走在半路的时候,握着玉佩的任永馨,将头转向了某一个方向,“那里……似乎有点不对劲,这么快就把人找到了?”

    她的眼中,有一点兴奋,有一点跃跃欲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