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任永馨的惊讶
    李清明都顾不得跟李永生斗嘴了,就这一炷香的功夫,他起码流了五斤汗出来,只顾在那里喘气,若是按照中土国的说法,“十滴汗一滴血”,他已经失血五两多了。``し

    所以他就只顾喘气了,心里暗骂自己:我跟治病的郎中斗法,不是自己找罪受吗?

    他不说话了,但是李永生觉得自己没好过多少。

    他将张木子引到了旁边,“去做什么了,走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我的来去,需要你批准?”张木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你以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你就一直想勾出来那个飞升到仙界的家伙!李永生知道她的心态,也就懒得跟她计较,“我没资格批准你,不过这里是朝阳大修堂,你来来去去的,打个招呼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被玄天观的传讯石叫回来的,”张木子没好气地回答,“你这也厉害,居然跟朝安局碰上了,我都不愿意跟那些家伙照面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,吐出六个字来,“你是你,我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牛,”张木子也懒得跟他叫真,“别忘了,这一关,是玄天观帮你挡了,我相信你绝对不想进朝安局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更懒得跟她叫真,只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答应你的,我会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李清明也知道张木子的身份,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并没有刻意地回避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话,李清明听到耳中,真的是要多震撼有多震撼了……合着北极宫的这位,是有求于李永生?

    这尼玛纯粹是在挑战我的三观啊。

    张木子却是轻笑一声,“对了,永馨也挺担心你的,所以跟我一起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向任永馨,嘴角抽动一下,“永馨,刚才我是在缓解李真人的伤痛,所以……提到你,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一直面无表情,脸上几乎刮得下一层霜来,听到这一句,才眉头一扬,“提到我了?我怎么没听到?”

    信他你就完蛋了,张木子有意无意看她一眼,她心里最清楚了,李永生这家伙平常看起来人畜无害,但是真的忽悠起人来,那也是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晚了,”李永生真的是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,“对了,你这次来,是你的意思,还是你家的意思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必须搞明白,张木子来给他撑腰,请来朱塔任家的大美女,到底是代表朱家的意思,还是……仅仅是单纯的个人支持?

    任永馨终究还年轻,很轻易地被带偏了思路,不再追究他提到自己没有,只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家主不在,自然就是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任进不在?李永生明白了,这是朱家的意思,但是任永馨认为,家主不在“自然”就该她来,这还是让他心里感觉有点长草!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支持了,”李永生一拱手,正色回答。

    这女人太傻了吧?李清明在一边暗暗嘀咕,你倒是问他啊,啥时候说你来着?

    然而,事实证明,他的智商,仅仅是在平均值之上,任永馨淡淡地发话,“但是你一直寻找的伴侣,居然是胡畏族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一顿,侧头看向张木子,“我是不是该走了?”

    她不要李永生表态,但是所做的事情,好像就是在逼李永生表态。

    这小女娃娃,还真难伺候啊,张木子心里,也忍不住暗叹,气性真大。

    “何必着急走呢?”李永生笑吟吟地发话了,“想吃点什么?中午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张木子讶异地看他一眼,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任永馨没说话,却也奇怪地瞪大了眼睛,从两人认识的那天起,她一直对李永生很平淡,但是他对自己也很平淡,倒是对永琪和永玢好一点,尤其是永玢。

    这令她心里多少有点不满,娇惯出来的小美女,就是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眼下他的态度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,实在出乎她的意料,于是她犹豫一下,迟疑地发话,“不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有啊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来过好几次,还没在家里吃过饭呢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这是有事儿要求她吧?”

    这道宫的家伙,就是不通世事!李永生气得狠狠瞪她一眼,若无其事地回答,“我是给永馨找了一个好玩的东西,回头让她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是这样,张木子撇一撇嘴,不过既然被瞪了一眼,她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任永馨闻言,好看的娥眉轻蹙一下,“好玩的……东西?”

    “回头你就知道了,”李永生神秘地笑一笑,“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任永馨微微侧头,想了一阵之后回答,“鬼鱼羹吧……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张木子闻言,先笑了起来,鬼鱼这东西真的是有价无市,偶尔可能得到,但是专门去找,还是在马上就到点的午饭上,真有点难为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理他,而是扭头看向躺在那里的李清明,“李真人,现在痛感如何?”

    嗯?怎么问到我了?李清明先是一愣,然后扭曲一下面庞,呲牙咧嘴地回答,“我在强行压着痛苦……差不多是极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李永生犹豫着向前迈一步,嘴里嘀咕着,“得调整一下,我要出去找鬼鱼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不用调整,”李清明大声喊了起来,“不过是条鬼鱼,交给我了……来人呐!”

    李疯子虽然只是在军役部挂个闲职,但是他的名头极响,也颇有人买账,找条鬼鱼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有人送来了两条鬼鱼,虽然是仓促中找到的,但每条也都是接近三斤。

    鬼鱼羹其实很好做,剔下鱼肉来煮就是了,不需要放任何调料,了不得加点盐,吃的就是鬼鱼的鲜味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吃出了新花样,“剔下来的鱼骨架不要煮,拿油炸一下,炸得老一点。”

    鬼鱼的骨架也可以入汤,将骨头上的鱼肉煮化,鱼骨就可以弃掉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地方,大部分人会将鱼骨废物利用或者喂了家中的猫狗,或者沤成肥料。

    反正鬼鱼味道再鲜美,总是有鱼腥味,只能熬鱼汤,不能做成别的汤,熬完汤鱼骨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意思是将鱼骨炸酥,少部分的鱼肉残渣加上鱼骨,被嚼碎了吃下。

    这个吃法在午饭时,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,李清明甚至表示,“这简直比鱼羹还香,以后吃鬼鱼,也要这么搞。”

    不过任永馨似乎更青睐鬼鱼羹。

    午饭之后,就有人午休了,李清明更是占了正房的一张床。

    吴小女也开始打哈欠,不过李永生走上去,“吴妈妈,玉佩我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将玉佩递给任永馨,“握在手里,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想试试玉佩在她手里的作用,不过出于某些原因,他一直没去任家,今天她来了,他当然会抓住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任永馨疑惑地看一眼玉佩,犹豫一下,还是接了过来,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她闭眼感受一下,马上就睁开了眼睛,愕然地看向吴小女,眼中是一片骇然,“怎么……怎么会是这样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所以说,你俩有缘……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?”

    任永馨皱起眉头,看一看他,又看一看张木子,似乎在判断,这个年轻男子,是不是在玩什么自己不知道花招。

    张木子但笑不语,哪怕她对这个玉佩相当好奇,现在也不会说话她希望李永生能做出进一步的解释。

    任永馨见她这副模样,却是已经相信,这不是什么花招其实她是很愿意相信李永生的,只不过身为女孩儿,总要有个矜持的样子。

    既然道宫的人都没有说话,证明他的所作所为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怎么感觉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,特别亲近呢?

    “跟我来,”李永生笑着招一招手,他还要测试一下感应的距离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任永馨感受的范围,要更远一些,几达两里地,这也不奇怪,吴小女沾染的是永馨的气息,而她沾染的,是永馨仙子的意念。

    直到再次回到小院,任永馨还是有点不明白,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“这个玉佩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送你入十方丛林的,”李永生笑吟吟地看着她,“现在嘛……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任永馨很痛快地点点头,下一刻,才警惕地望向他,“不过……得是合理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什么样的要求是合理的,她心里也不清楚,但是身为一个家境不错的美少女,必要的矜持,是必须有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嘻嘻地看着她,“如果没有问题的话,你现在应该是高修生吧?”

    他希望她和吴妈妈兵分两路,一路向西,帮自己寻找永馨,但是很显然,任永馨目前是修生,会耽误她的修业。

    任永馨眨巴一下眼睛,点点头,“嗯,不过我想上本修院的话,明年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不但相貌出众,本身也是学霸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