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八十章 求死而已
    巴依死了?李永生顿时愣住了,“是受刑不过死的?”

    李清明摇摇头,“自杀……猜猜他是怎么自杀的?”

    “我猜这个做什么?”李永生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这朝安局看着牛皮哄哄的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,抓住的人还能让自杀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些手段,真的是防不胜防,”李清明淡淡地一笑,然后伸个懒腰,“先给我扎针吧,两天没扎,浑身都难受……这件事我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待身上扎满了银针,他才缓缓道出巴依的死因此人在被抓之前,就服食了定时毒丸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被抓住,他可以定时服用解药,就解除了毒丸的威胁。

    一旦遇到事情,他也不需要做什么,不服食解药就够了。

    此人被抓了之后,一言不发,朝安局的各种手段还没上完,他就毒发身死。

    天机殿不出手都不行了,然后根据此人的尸身,推算出此人果然是真凶。

    这一下,安贝克也跳腾不起来了,他极力否认自己知情,不过就在天机殿来人即将对他出手的时候,他竹筒倒豆子一般,火速将自己知道的事情,说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巴依的出手,他并不知情,但是他知道巴依使用了大量透支精血的药物,待顿河水库事发,他才知道,合着自己的侍卫以透支精血和寿数为代价,要给中土国一点恶心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能解释为何大家都以为是化修出手,其实才是司修出手。

    当然,中土国在调查化修无果之后,果断对司修展开调查,也是正确的行为。

    一看中土国这个架势,巴依也知道自己藏不住了,只能向安贝克求助。

    愤怒的安贝克差点撕了他,你丫居然敢捅出这种泼天的篓子来?

    然而,他还不能不保他,他心里明白,巴依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,主要是冲着“真神加持”去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的起因,是出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当初巴依是为了保护他,为了维护他的面子,才导致了修为下降。

    他若真把巴依交出去,且别说回国之后,怎么跟新月人交待,只说现在跟着他的侍卫,恐怕都要不满了。

    所以安贝克必须保护他,并且选择适当的时候,将人送走。

    前天就是个不错的时机,他觉得最近风头松了点,就先去酒家喝点酒,喝得二麻二麻之后,伪作临时起兴出城,就把藏在车底的巴依带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选择出北城,就是因为这里看起来管得严最危险的地方,往往就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还有个打算,就是让巴依在山野里躲藏半个月,再出北郊关口,这段期间,难保还会有什么大的搜捕,那么在玄天观附近躲藏,就又要安全一点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他算计得不错,若是没有李永生出来搅局,他得逞的概率很高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幸的地方,也在这里了,看到马车后跟来的是李永生,巴依再也无法按捺胸中的怒火,直接含恨出手了,务求一击杀掉此人大不了再东躲西藏一阵。

    更悲催的是,一个化修就在后面不远处吊着,所以巴依就杯具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清明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听说你当天就在酒家里盯着安贝克,还是化妆易容过的,你是……提前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李永生摇头否认,不过他也不想解释自己的动机,“我是有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清明还真有刨根问底的兴趣,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想跟你说,”李永生很干脆地拒绝了,“反正我要提前知道,肯定就向上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干笑一声,“这话我可是不敢信,谁不知道,你对军方不满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敢对军方不满?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明明是军方先对我不满,我只不过有样学样……总不能军方打了我的左脸,我再把右脸凑过去吧?”

    李清明闻言不再说话,然后长叹一声,只有了解李疯子的人才知道,这一声长叹,实在是太罕见了这厮从来都是令别人长叹的主儿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,他才又出声,“这事儿你立功了,想得点什么吗?我帮你争取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“会怎么处理安贝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处理?”李清明冷哼一声,悻悻地回答,“他当着天机殿的面,一股脑全交代了,那绝对一点谎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愕然,“这厮闯出这么大的祸,起码也要驱逐出国才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但是确实跟他无关,他是事后才知情的,帮自己人也不是多大的错误,咱中土国不就是讲个情理嘛?”李清明冷笑一声,“什么狗屁的礼仪之邦,我看是犯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你这人说话,挺合我口味……和平是打出来的,不是跪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我也爱听,”李清明虽然身子不能动,还是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当年跟伊万国好话说尽了,人家还不是该杀边民就杀边民,该抢地盘就抢地盘?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的连揍他十几仗,他杀一个我杀十个,他特么的就老实了!”

    “残暴?狗屁,能保护中土黎庶活下来,我特么的用得着介意外国人的评价?他们越骂我,证明我越成功,我倒是怕他们夸我,不像某些人,动不动就国际友人啥的,呸,恶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敌人的痛恨,就是最好的嘉奖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那啥……我还真想申请点奖励,你帮得上忙,对吧?”

    李清明正使劲儿给自己点赞,猛地听到这话,眼珠一转,“先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要是安贝克还回来,我想见他一次,就打他一次,打到他转院为止,”李永生干笑一声,“你帮我争取一下权利,这也不是啥大事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有什么圈套,”李清明眼珠又是一转,“为啥呢?”

    别看他浑,脑袋瓜是真的够用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在朝阳,纯粹败坏大修堂的名誉,”李永生脸色一整,义正言辞地回答,“身为朝阳的一份子,我必须努力把这种垃圾清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,”李清明呵斥他一句,“别跟我瞎扯淡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看上他女朋友了,”李永生轻笑一声,递给他一个“你懂的”眼神,“我想让他双手献给我,想一想都有成就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”李清明笑了,那是会心的淫、笑,看来这位年轻的时候,也不是什么好鸟,“这口味……还挺独特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吃这一套,索性坐实自己“口味独特”的形象,他也会心地一笑,“他女朋友的妹妹,可是在我们博本院,那更是大美人来的,姐妹……那啥,你清楚啦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”李清明也笑了起来,笑得异常地淫、荡,“年轻真好啊,可惜了……我就没赶上你这样的好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不是扯吗?”李永生白他一眼,“你十五个儿子,二十多个女儿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刚打完卫国战争!”李清明气得叫了起来,“女多男少,男人的任务是让女人生孩子,生下来孩子不健康,是要被罚的……我连酒都不敢多喝!”

    李永生呵呵一笑,“不让你生孩子的话,你更惨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顿时无语了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天底下哪里有这种狗屁规矩?”

    中土国最是注重家族和血脉传承,这种规矩出来,估计全国都要造反了。

    那是你没遇到过!李永生懒得跟他多计较。

    但是李清明反倒认真了,“安贝克的女朋友,胡畏族的吧?你能看上这些蛮人?”

    中土国一直在强调民族平等,但是官府的做法,却仿佛是刻意让民族不平等,不少未开化民族,反倒压在了国族之上,比如说胡畏族,又比如说高红族。

    大约,也是相忍为国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李清明的心里,还真看不上那些不开化的种族很多人跟他都是一样的想法,就算为后代着想,也不能找个智商捉急的配偶吧?

    “永生你打算找胡畏族的女友?”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永生抬头一看,却是张木子站在屋外,她的身边……是任永馨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愣,才笑着发话,“我跟李真人闲聊呢,针灸比较疼,分散他的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疼了?一点也不疼,”李清明用眼角瞥到了来人,脸上笑成了一朵花,“继续说,姐妹俩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不疼?那是没效果啊,”李永生轻声嘀咕一句,走上前,捻了捻几根银针。

    “嗷儿,”李清明顿时大叫了起来,浑身哆嗦着,瞬间额头就冒出汗来,不住地大喊,“疼,真的疼……那啥,有效果,我刚才是强忍着来的,幸亏你一直帮我分心。”

    “李真人就是这么要强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点点头,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“怪不得能在伊万国杀个七进七出,这份忍耐功夫,当真了得。”

    他任由李清明喊了一炷香,才上前又捻动两下,解除了对方的痛苦,“其实越痛,效果越好,真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