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螳螂捕蝉
    中土国的皇宫,就位于顺天府北侧。

    所以北部也是看守最严密的地方,这里不但有御林军的驻地,还有御马监的马场,北郊还有一个玄天观。

    玄天观是子孙庙,跟官府对立得不是很厉害,可以说顺天府北部,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。

    顺天府的西部,戒备也很森严,但那是因为西郊有群山,是个战略上的制高点,又因为有山有水风景好,成为了权贵们居住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说,北门的盘查是最严的,夜里更严。

    顺天府没有城墙皇城有城墙,府城没有,这是卫国战争胜利之后,光宗执意扒掉的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就是,中土国的京城,不需要城墙,若是敌人能打到顺天,除非皇族死绝了,否则你休想进城!

    就算皇族死绝了,中土国还有亿万万的黎庶!

    光宗甚至连皇城都想扒掉,被大臣们拼死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敢拿安全问题说事,就说扒了皇城之后,皇家隐秘都在大家眼皮下,不成个体统咱开个紧急会议啥的,都被敌人的探子看到,合适吗?

    由此可见,光宗是真有点无惧生死的属性,怪不得别人惦记称他为“光武宗”。

    顺天府没有城墙,但是有城门,就是一个城门楼子,连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,一般人进城必须走城门,旁边都是民宅,总不能穿墙过户,偶尔也有民田,但是从田里穿行,也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安贝克一行人,走的就是北城的偏门,东偏门。

    例行要有城卫检查的,城卫隶属于顺天军役房。

    军人们检查一番,发现三辆马车上是新月国王子和几个醉醺醺的女子,还有野营的帐篷若干,也没了细查的兴趣,外国王子想去打个野战,无非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过去不多时,李永生也赶来了,他孤身一人,身上除了一个小布包,没带任何东西,亮一下朝阳大修堂的铭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大部分时候,进京都比出京查得严,也就是最近顿河水库的事件,导致出京查得比较严了。

    北城门还只是第一道关口,第二道关口是北郊城关,第三道关口是北行各道的关口。

    李永生觉得自己跟得有点近了,所以稍微放慢一下脚步。

    跟了没多久,天上下起了雨来,他四下看一看,发现左右没人,于是掣出一柄雨伞,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行不多时,他心里生出点不妙的预感,没有理由,只是一种直觉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这才发现,自己距离安贝克已经很近了,也就是两百丈不到,直线距离一里左右。

    在顺天府里,这样的距离会跟丢人,但是在出城之后的大道上,又是雨夜,行人稀少,三辆马车之后,有这么一个人,虽然不是唯一的,却也很扎眼。

    倒是没发现,这些家伙走得更慢了啊,马车居然比步行慢,李永生并不理会那种预感,还是按着自己的行进速度,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安贝克冷冷地看着身后黑暗的街道,“下雨也走不快,停车扎帐篷吧。”

    莎古丽偎在他怀里,身子软得像一团烂泥,兀自大着舌头发话,“不,我不要停车,去博灵郡,去博灵本修院找依莲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安静!”安贝克抬手狠狠一掌,打到了她的脖颈上,她顿时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辆马车里,只有他俩,安贝克轻咳一声,“巴依,后面有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六个行人,”车厢的底部,有微弱的声音传来,“修为都不高,”

    “停车,”安贝克很干脆地发话,“歇息一夜,按计划的那样……明早再动身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扎帐篷的时候,几名行人渐次地超过了马车,向远方走去。

    这种雨夜里还赶路的人,多半都是在附近住着,不过安贝克的随从们并没有掉以轻心,一边扎帐篷,一边放出专人警戒。

    就在李永生走近的时候,警戒的这位眼睛一眯,低声跟安贝克嘀咕,“好像是刚才酒家里的人……衣服一样,布囊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在醉枕后海酒家里听墙根,虽然有个美女在配合,但是安贝克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,对这个貌似没有危险的人,也记下了衣着和长相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打着一把伞,一时看不清相貌,但是衣服总看不错。

    安贝克犹豫一下,下巴一扬沉声发话,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今天他其实是有要事的,不宜招惹是非,但是假装看不到身后有人跟踪,也不是他的风格,对方若是真的心怀叵测,他这么做,反倒是显得自己心虚。

    反正平日里怎么做,现在就怎么做,才是最正常的,也是最不会引起怀疑的。

    他的侍卫忠实地执行了命令,身子往前一纵,“站住……你一直跟踪到此,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雨伞抬了起来,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庞,来人愕然地发问,“你是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咦?”侍卫一皱眉头,怎么衣着相同,脸却长得不一样呢?不会这么巧吧?

    就在他疑惑的时候,只听得安贝克高声叫了起来,“李永生?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贱皮子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怎么有胆子专门埋伏我?”

    安贝克原本就怒火中烧了,听到这挑衅的话,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大响,什么都顾不得了,也忘了自己今天还有要事,他厉喝一声,“拿下这厮……不要弄死了!”

    除了拦路的侍卫,又有两名侍卫冲了上来,手中的兵刃,齐齐招呼向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身子诡异地一闪,晃过了三人的夹击,然后一抖手,十余道白光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李清明赠与他的符器“万花弩”,威力不是很强,但是击破制修的防御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安贝克身边的侍卫,比上一次的强出很多,虽然也是制修,但是万花弩打在对方身上,三人只是晃一晃,明显没有破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人身上,也闪起了淡淡的白芒,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惊慌,在万花弩攻出之后,他整个人身子前蹿,又打出一道白芒。

    这道白芒却是个索子,正正地套住一个侍卫的脖颈。

    李永生拎着索子的一头,转身电射而去,力道之大,好悬勒断了侍卫的脖颈亏得有白芒护身。

    他这几下兔起鹘落,十分迅疾,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永生!”就在此刻,他的身后升起庞大的气息,有人咬牙切齿地发话。

    “握草!”李永生将手里的索子一丢,身子诡异地折个向,速度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哪里不对,现在才知道,合着那名被孔舒婕扔进湖里的中阶司修,居然也在车队中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在乎这司修,但是司修是凌驾于制修之上的,而他甚至还不是制修,这番情景之下,他不跑才有鬼就算搞定这司修,也得背着人来搞,他又不打算将在场所有的人都灭口。

    他想跑,但是那司修却不肯答应,一股气势,凌厉无匹地罩住了他,紧接着,凭空就是一道炸雷,在他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去,炸裂教符?”李永生被这一道炸雷劈得身子晃了两晃,却是再次加速,眨眼就消失在黑乎乎的雨夜里。

    “咦?”中年司修忍不住轻咦了一声,他虽然是仓促出手的,用的也仅仅是教符,而不是自身的修为,但是这一击,又怎么可能是一个连制修都不是的修者接得下的?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今天都放不过李永生,一击失手,他低吼一声,冲着李永生消失的方向,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李永生仓促之下吃了这么一记,纵然是心里有所提防,但这是能令司修吃亏的教符,对方的激发手法也极为老到,他还是受创不小。

    临时透支体力,蹿出两百余丈之后,他眼前一黑,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强提精神,再次前蹿,猛地听到身后有破空声响起,眼中杀机一闪,伸手探向布囊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他的身子就向前扑去,仿佛支撑不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中年司修电射而至,隐约看到了他栽倒的方向,还要继续前蹿,猛地身子一滞,转身就跑,去得比来得还迅速。

    “还想跑?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耀眼的青光闪过,中年司修被砸得飞出了二十余丈远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他身上有白芒一闪,看起来是有什么护身的物品起了所用。

    然而,出手的这位却是毫不客气,又是一道青光闪过,再次将人击得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中年司修再次重重跌落之后,一道人影鬼魅一般出现在他身旁,大手一扬,撒了什么东西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,人影背手而立,远处又蹿过来三人,将地上的中年司修捆了起来原来那东西是一张大网,网住人根本就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安贝克一行人愕然地看着这里,话不敢说,跑也不敢跑,方才喝的酒,全化作了冷汗。

    出手者转身看向他们,冷冷地发话,“堂堂中土上邦,凭你们几个化外小丑,也敢在这里跳梁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身子一闪,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