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惊闻(求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在女人眼中,看到了浓浓的暗示。

    不过他直接将这暗示,转化为一种误会,他笑着点头,“难得你掌握一门语言,左右无事,你开个价,我正好听一听新月人的墙根。”

    “只出钱吗?”女人又舔一下鲜艳的红唇,探过身子来,在他耳边媚笑着发话,“难道我就不让你动心?”

    李永生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最近正要冲关破祖窍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效果,就类似于在地球界男人向女人求欢,女人很歉然地说……我亲戚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女人笑了起来,她显然也不相信这个理由,“看上胡畏族女子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摊双手,笑着发话,“我以为你不介意赚点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能赚多少钱?”美艳女人很不屑地哼一声,以她一晚上开价十块银元的眼界,看不上翻译这点薪水,实在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可以要高价,但是再高能高到哪儿去?有那时间,不如再钓个凯子,不但能挣钱,自家也能享受个美好的夜晚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并不直接开价,而是将话题扯了回来,“那你再点酒好了,想喝什么你随意!”

    这酒家的酒水价格偏高,但大致还不算离谱,不过有几种顶级的酒,那也是真的贵。

    还有一杯就要十六块银元的——京城的消费能力,真的是太强了。

    不过女人听懂了他的话,于是将大半个身子都靠了过来,轻笑着发话,“没想到哥哥还是个有钱人,可是……人家真的不会开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笨成这样?”李永生没好气地瞪她一眼,“你就当今天晚上我包了你了,咱啥事也不做,专门听墙根儿……十块银元还不够?”

    女人捂着嘴,笑得花枝乱颤,“哥哥你好变态哦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没好气地瞪她一眼,“我是要冲祖窍,不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变态的人,从来不说自己变态……”女人还待开玩笑,见他神色不豫,于是端起酒杯来,依旧斜倚在他身上,醉眼迷离地看着那一桌。

    那一桌有人时不时扫两眼过来,发现是一对狗男女相互对了眼,也懒得搭理。

    李永生没用多久就发现,自己今天还真的碰对人了,这娇艳女人不但心思机敏,能力也相当惊人,她翻译过来的话,他不太拿得准,但是她复述的国语,跟他听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李永生今天已经使出了最强的耳力,如果有人细细看的话,会发现他的耳朵都隐隐大了一圈——这不是瘸道人的天耳通神通,但是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靠在他怀里的女人,仅仅是一个气息都不怎么稳定的制修,而这种气息的不稳定,绝大多数时候是因为强行提升的缘故——她是通过冲刷气运提升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竟然能只靠着读唇术,就将对方说的话翻译出来——还是两种语言,真不是一般的强悍。

    不愧是十块大洋一晚上的女人,真的值。

    通过女人的翻译,李永生了解到,莎古丽虽然很喜欢安贝克,但是一直拒绝跟他回客栈喝酒,一再强调,只在酒家喝酒,不去客栈——咱们喝得晚一点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们无所谓,李永生当然就更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喝到后来,莎古丽明显有点不胜酒力,很冲动地嚷嚷了一句,不过那是新月语,李永生听不懂。

    女人的翻译接踵而来,“别总想骗我上、床,除非你放弃对她的打算!只要你放弃她,我现在就跟你走!”

    “哪个她?”李永生看看另外两女,觉得不该对莎古丽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也许新月国的人审美观比较独特呢,这谁说得准?

    “别打岔,”女人轻声嘀咕一句,然后接着翻译,“我对依莲娜真的没有想法,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……你这么任性,我以后怎么敢娶你?”

    “那你敢不敢对着真神起誓?唔……这女孩儿脾气好暴躁,”难得地,娇艳女人偶尔还会点评一下。

    安贝克明显被莎古丽将住了,好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在这里你让我对着真神起誓,亏你也想得出,知道我的侍卫巴依的结果吗?”

    美艳女人只顾着翻译了,没有发现李永生的眼中,掠过一丝疑惑……依莲娜?

    很快,他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,因为莎古丽又说话了,这次用的是国语,“你不想发誓也行,咱俩一起去趟博灵,你当面告诉她,你不喜欢她,喜欢我!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的,李永生端起酒杯,狠狠地喝了一口——这尼玛必须得压压惊。

    胡畏族的,叫依莲娜,又在博灵郡,他实在想不出,除了博本院胡畏班的那位,还可能会有谁,要知道,整个博灵郡的胡畏人加起来,都没有博本院胡畏班的人多。

    而且,能令安贝克和莎古丽念念不忘的女人,怎么也不可能难看了吧?而那个依莲娜,可以被称之为博本院的院花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永生,真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味道,不过很快地,他就没心情纠结此了,因为安贝克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用的是新月语,不过美女翻译非常称职,“何必呢,莎古丽,不管怎么说,她也是你的妹妹……我勒个去的,姐妹俩争夫?”

    “咳,”李永生轻咳一声,“说原话就行,没必要加评论。”

    “咱不就是找个乐子吗?”女人轻笑着,连翻译的工作都暂时丢下了,她觉得姐妹争夫这桥段,很有意思,“你觉得那个依莲娜,会不会比莎古丽好看?”

    这业余翻译果然不靠谱!李永生很无语地挠一挠头,“那咱们更得听进展了,难得找个乐子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女人点点头,又懒洋洋轻啜一口酒,“坏了,刚才他们说了句什么……没看到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到了,也听到了,遗憾的是……他听不懂,只听懂了“中土国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一种直觉,这句话似乎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又喝了一阵,莎古丽的声音逐渐地大了起来,基本上不用读唇术,都听得到了。

    然而,美艳女人反倒是不会翻译了——因为莎古丽已经开始胡言乱语,谁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安贝克站起身,扶着莎古丽,跌跌撞撞地下楼,他的同伴也陪着那两个女人,紧紧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永生就不能再迟疑了,他从身边布囊里摸出十块银元,放在桌子上,笑眯眯地发话,“好了,谢谢你,这是个不错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女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眼波迷离,沙哑着声音发话,“不是说好了……包我一夜的吗?”

    “听了这些好玩的事儿,有气感了,”李永生微笑着回答,“得赶紧回家闭关,破祖窍。”

    女人显然有点扫兴,微微一扬下巴,连话都懒得说:你走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前脚离开,还没走出酒家的门,女人一扫眼中的迷离,冷冷地看了某个方向一眼,又是一扬下巴。

    一对中年男女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,跳到一张椅子上坐下,笑眯眯地发问,“大姐头,这小家伙……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他易容了,”女人淡淡地发话,“很可能跟安贝克认识,双方应该是敌非友,也许是个不错的突破口,别让军情司那帮家伙占了先。”

    “那抓起来不就完了?”小孩的眼中,闪过一丝与年龄不符的毒辣。

    “少来那么多废话,”女人冷冷地瞪他一眼,“你准备一下,接应他俩。”

    小孩的脸庞,顿时皱做一团,“又扮迷路童子?我明年就四十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冷冷地看着他,下一刻,脸上泛起一丝媚笑,“那么……迷路女童?”

    小孩不由自主地打个寒战,跳下椅子就走,“我这就去接应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并没有发现,身后还吊着尾巴,跟踪者都是行家里手,都不会拿正眼去看他,生恐目光所及,被对方察觉。

    跟踪他的人,换了一拨又一拨,换到第四拨的时候,美艳女人接到了传讯,“这小家伙,真是太厉害了,隔着两条街,都能准确地追踪到安贝克……但又没感觉到他下了追踪粉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女人,已经换了装束,一身黑色的紧身衣,头发被一块黑帕包裹住,脸上是冷厉的寒霜,根本不见半分媚意。

    “那就可能……”女人眉头皱一皱,“有没有可能是神念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办法测啊,”那边叹一口气,“一旦测试,安贝克绝对会发现。”

    神念测试是很麻烦的,除非真君级别的修者出手,否则不管是化修还是用道器测试,动静都很大——事实上,大部分的化修都不能察觉到神念。

    “那看来得动用个客卿了,”女人叹口气……

    李永生跟的其实不是安贝克,而是莎古丽,他下了神念,本来不着急跟着这女人,但是听说依莲娜之后,心里就有些莫名的焦躁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看安贝克死活不顺眼,虽然他对莎古丽也没啥感觉,但若是在眼皮子底下,让安贝克占了莎古丽的便宜的话,他觉得有点对不住她身上那一丝永馨的气息。

    跟了一阵之后,他很惊讶地发现,这一行人居然出城了,出的还是北门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