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是她?(求月票)
    潘达放吴小女,放得很不甘心,但是没办法,不光是王茂林发话,连离帅都出声了。

    但是扣下她身上的玉佩,那是毫无问题的,这不是他无事生非,而是那玉佩上面,明明白白地就是阵法——虽然他看不懂是什么阵法。

    值此非常时期,他当然可以扣下一切他怀疑的东西,这是负责的态度。

    但是李清明直接暴走了,“我家的客人,她带了什么,我担保了……把东西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恐怕您担保不起,”潘达冷笑一声,“是我负责这一片的巡查,来历不明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来历不明,”李清明纵身下车,抖手就是一道白光卷向对方,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潘达做梦也没想到,李疯子就为这点小事,竟敢直接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这也怪离帅,直接封锁了李清明被人疗毒,马上要大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潘达只觉得,自己是在权责范围内为难对方。

    其实都算不上为难,那块玉佩真的不地道,军队扣押嫌疑物品,也不需要讲道理。

   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他是想借此,将李家主事儿的人激出来,好再为同袍缓颊两句。

    哪曾想,李清明居然就敢对他悍然出手?

    当然,就算他料到了,曾经的化修出手,他也不可能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潘达被白光束缚住,李清明大手一挥,“绑了,带走!”

    要说旁边还有几名御林军,不能干看着上司受辱,但是李清明不讲理的大名,传得实在太远了,这些御林军又负责这一片的安保工作,哪里不知道这个魔头?

    只有一个小校颤巍巍地发话,“李大人,我们在执行军务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么以为你们在清洗老臣呢,”李清明冷哼一声,然后一摆手,“让王茂林过来跟我要人,他不来,我就不放人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这厮霸道呢,正在执行军务的军官,就被他直接绑回家了。

    王茂林听说此事之后,也是破口大骂潘达——尼玛你干的什么事儿!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知道了李永生的身份,不但是政务院召见,更是提出了降头猜测,这样的人,可能是内奸吗?

    说的得难听点,就算他是内奸,也轮不到你潘达来怀疑。

    更别说此人身后还有李清明撑腰。

    李清明下午在他家撒野,他已经知道了,但是他连生气都顾不上,因为离帅说了,姓李的可能会余毒尽去。

    修为下跌的李疯子,他都不敢随便招惹,何况是很可能东山再起的李疯子?

    但是骂归骂,潘达是他的人,他不救还不行,军中规矩跟官场的规矩不同,上官不能因为下属犯了错误就放弃救援,军人不能放弃袍泽。

    然而,王茂林也不可能上门去领人,下午家被砸,手下也被抓走,他还巴巴地上门的话,脸就丢个没尽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找了一个跟李清明相熟的人,上门致歉,同时把玉佩也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,玉佩上面的纹路,他也着人了解了一下,大致断定这是一种新的阵法,有部分功效是放大,更多的作用还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王茂林求的人,是另一位五虎将的儿子,跟李清明的身份相差仿佛,地位虽然有点差距,但是这位的老爸,是唯一健在的五虎将了。

    李清明当然会卖对方的面子,一摆手就让人将潘达放了,只是淡淡地说一句,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小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拽着那位走了,“刚才我在扎针呢,怠慢了啊,好久不见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离开了,吴妈妈拿着玉佩,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咱们啥也没说,他们就自动送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冲她笑一笑,耐心地解释,“大人物做事就这样,不说废话,但是对方没眼力的话,求情会变成挑衅。”

    吴小女点点头,犹豫一下又问,“明天我还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有点为难地回答,“吴妈妈辛苦一下吧,应该没问题了……要不这样,我给你算薪水好吗?”

    “薪水倒不用了,”吴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,“就是想着这么多天了,也没帮到你什么,真是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几天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您放心好了,应该不会有人再为难您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果然没错,接下来的几天里,吴小女走遍了整个西城,没人再刁难她,潘达更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后来李永生才听说,王茂林拎住潘达训了整整半宿,最后勒令他休探亲假了。

    治疗了十余日之后,李清明体内的毒性排出了不少,现在吐出和渗出的血都是紫色的,而且越来越淡,正在接近鲜红。

    按李永生的话说就是,大部分的毒,已经重新回到了血里,才会是这种颜色,接下来休息一天,恢复一下身体,就该下一个疗程了,到时一天行两次针即可。

    除了叮嘱对方注意补血,他还开出了调理的方子,然后起程回朝阳大修堂。

    李清明不想让他走,但是他也知道,自己虽然是浑人,可小李不讲理起来,一点也不弱于自己,最后退而求其次,“我给你安排两个侍卫吧。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”李永生一摆手,断然拒绝了,“我是修生,不搞那些特殊化。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新月国的安贝克,于老院长说得一点没错,干什么的,就要有个干什么的样子,总想带侍卫的修生,不是好王子。

    “你在逗我吧?”李清明哈哈大笑,“你的院子里,还有个道宫的女子呢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懒得解释那么多,“既然你知道,那就更不该派侍卫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里有两个意思,一个是说有道宫的人在,没必要派侍卫,另一个就是说,如非必要,你这军方的人,别跟道宫接触得太多。

    “唉,那随便你吧,”李清明叹口气,“真不想让你走啊,放心好了,后天我一大早就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回到小院,也不见张木子,吴妈妈下了车之后,才有机会偷偷地跟他说一句,“小李子,我似乎……有点感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别叫我小李子,”李永生不耐烦地一摆手,不过下一刻,他就愣在了那里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有点感应了,”吴妈妈小心地四下乱看,然后低声发话,“我觉得城西南隐约有什么东西,挺吸引我的……当然,只是一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……李永生觉得有点不敢置信,“不会是任永馨偶尔跑到城西南了吧?”

    吴小女摇摇头,“我感觉不像任永馨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顿时激动了起来,“那现在还是在城西南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感觉不到了,”吴小女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当时我有感觉的时候,很想跟过去,但是当时你在扎针,我也怕李清明知道。”

    你这也小心得有点过头了,李永生颇为无语地摇摇头,不过,吴妈妈一直生活在底层,谨小慎微是她的生存之道,他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出去,再在城西南找一找吧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李永生给郭老教谕扎针巩固之后,就带着吴小女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俩在城西南一趟又一趟地转,都没发现目标,直到回修院的路上,吴小女猛地眉头一皱,向东方一指,“在那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两人跳下马车,迅疾地赶了过去,前方是个菜市场,人来人往,因为走得太过匆忙,好几次差点撞到别人。

    走了不到三十丈,吴妈妈猛地停下了脚步,一指前方的女人,悄声发话,“喏,就是她,那个穿白衣服的!”

    你这……靠不靠谱儿啊?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她,我给你做的这个感应阵法,足以感应到一里地,就这百来米的距离,你才发现了此人,这是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只看身材,就知道前方的女子不是任永馨,这让他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认错人,他先暗暗地打个神识标记过去,然后绕一个大圈,假装与这女子偶然相逢一下。

    女人身边还有两个女性同伴,都很年轻,不过李永生第一眼正面看到这女人,就愣在了那里:这女人……我似曾相识啊。

    他迎面走过去,女人也看到了他,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狠狠地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!李永生看到这一记白眼珠,才反应过来:此女就是他第二次收拾安贝克的时候,赶去看望安贝克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时他就觉得,这女人给他一种怪怪的感受,现在走得近了,他才确定了那种怪异的感受来自何处:这女人身上,有微弱的、永馨的气息。

    怪不得吴妈妈距离这么近,才能隐约发现她,她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微弱了,若是说任永馨身上的气息,像一个一百瓦的灯泡的话,她身上这点气息,也就是一支蜡烛的光亮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此前的见面很不愉快,李永生也懒得跟这女人打招呼,直接擦身而过了,这女人还很不满意地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妈妈跟在三女背后,笑眯眯地迎着他走过来,得意地低声发问,“怎么样,没错吧?”

    (三更到,大声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