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倔强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登时愕然,“什么……献上自行车技术?”

    他其实不怎么在乎技术,脑子里东西很多,他真的不稀罕,他讨厌的是“献上”两字。

    而且军职……他更不稀罕了,按说本修生结业入伍,会比较高,有人照顾的话,上升空间就更大了——有老帅这种级别的人看顾,那是前途无量了。

    看现在的李清明就知道,李清明现在能有多嚣张,他将来差不多就能有多嚣张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真的不稀罕军职,于是微微一笑,“多谢老帅抬爱,自行车技术还不成熟……是不是有人误导了老帅?”

    “自行车技术,已经很成熟了,”离帅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你确定不想献上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真不知道,谁把他拥有自行车技术的事儿,汇报给了这位,不过细想一想,知道这个技术的人,还真的不少——只不过旁人没有剽窃就是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就是不想献上了,于是他摇摇头,“这个消息是误传。”

    离帅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这是为你好,你觉得自己守得住这技术?”

    “自行车技术,确实有待完善,”李清明发话,他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可以作证,这技术挺不成熟,那个啥……故障率很高,高速行进的时候,车子散了,很可能送命。”

    他对自行车也有点了解,所以这话不算特别外行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你就是个浑人!”离帅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李老帅一世的豪杰,以身殉国,生出你这么个混蛋玩意儿,我都觉得可悲!”

    他嘴里的老帅,自然是五虎将里的李蛰远了,别人当不起他这么称呼。

    “离帅你怎么能骂人呢?”李清明悲愤莫名,“骂我也就算了,居然骂我老爹?”

    离帅斜睥他一眼,“不服气是吧,那你上来打我啊,把我家院门也砸了啊。”

    再给李明远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砸离帅的院门,“我是说,自行车技术真不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吧,”离帅一摆手,又看向李永生,“你的技术可以不献给我,但是军役部马上会去跟你要了……收音机技术你献给了政务院,算你造化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,无奈地笑一笑,“连鹰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离帅点点头,“我不是强夺你的东西,我是在保护你……当然,信不信由你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李清明闻言又叫了起来,“连鹰算什么玩意儿?狗一样的东西,在西南死了三千多人啊……兑帅手里也真没人才了。”

    连鹰曾在西南掌军,正好遭遇边境摩擦,中土国赢了,但是他手上葬送了三千军人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李清明在北疆带了三千人出去,只带回来三百人,损失相差仿佛,但是北疆的战斗规模,比西南大多了。

    北疆那边,先后填进去两万多条人命,重伤数万,动员了数十万的军队,而西南这边,就是五六千的人命,动用的军队还不到十万。

    这些数字都是小事,关键是西南那边,真的只是摩擦,连鹰这仗,打得太不漂亮,确实是赢了,但是太难看——自家死得不比对方少多少。

    可是连鹰是兑帅的人马,兑帅就说,西南赢了,连鹰有功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定论了,现在说这些,也真的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脑瓜转一下,笑着发话,“连军役使……他应该是个谨慎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上飞舟的时候,连鹰那冷静而又淡漠的眼神——这是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人啊。

    离帅气得笑了,“你觉得我有必要哄你吗?没想到他为什么忌惮你吗?”

    懂了!李永生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当初连鹰对他忍气吞声,主要是担心他被政务院召见时歪嘴,更担心此后他还会有别的机缘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来,大家明显是想多了,什么金銮殿面圣,什么简在帝心,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爱子被毁的连鹰,肯定不会再容忍李永生逍遥下去了,纵然他知道,姓李的跟道宫有接触,也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现在他够不着李永生,但是既然知道此人又搞出了新玩意儿,少不得撺掇军役部某些人——快把那个技术征用了吧。

    此事对连鹰应该没啥好处,然而对他来说,能让李永生受损失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明白之后,狐疑地看一眼离帅,“您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军需司已经有人问过我了,御林军要不要配自行车,”离帅坦坦荡荡地回答,“他们还建议,御林军写个条陈……毕竟是军国利器啊。”

    御林军写条陈,那就是让他也成为巧取豪夺的一份子,“御林军需要”这五个字,能抹杀大部分的异声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曲胜男,坤帅都不能反对——她们最多能帮李永生争取点权益。

    “又是军国利器?”李永生气得笑了,“怎么我做什么,都能扯得上军国利器?”

    离帅淡淡地看着他,半天才说一句,“当然是军国利器!”

    好吧,被你打败了!李永生彻底地无语了,其实他心里也清楚,自行车配置给军队的话,能极大地提高军队的行军和机动能力,在平原上可以说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不过他被军役部的奇葩逻辑恶心到了,所以冷冷一哼,“我的技术不会献上,不管谁来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离帅的眉头微微一皱,李清明能呛自己,他已经很不高兴了,现在这小家伙也这么没规矩——真当我这个老帅是摆设?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点头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确定得很,而且我还确定,救治了李将军之后,以后都不会救治军人。”

    离帅也不理他,而是淡淡地看一眼李清明,“你跟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是好心,小李应该谢谢您才对,”李清明只有报之以苦笑了,“但是小李确实不治军人……我都砸过他的院子,他也不治我,亏得后来我以诚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治了你就够了,”离帅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中土国这么多军人,也不差多一个少一个郎中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李永生针灸上有绝活,曲胜男沉疴尽去,“九凤齐鸣”引得太医院的人都去围观,他在调查小家伙的时候,这些消息都了解到了。

    然而那又如何?九凤齐鸣固然是一绝,但是传授太困难,不能大面积推广。

    对离帅而言,他看重的名医,是那种能救治很多人的——像李永生这种小众绝技,能救治李清明一人就足矣。

    而自行车对军队的意义,实在太重大了,虽然不能冲锋陷阵,但是跟马匹相比,它不需要粮草喂养啊。

    李清明非常明白离帅的为人,他苦笑一声,“永生不献出技术,您就不管了?”

    “我保他治好你的毒,”离帅淡淡地回答,“之后的事情,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按说他是不该说出这种伤人的话的,但是他也真的恼了,我堂堂卫国八大帅之一,手握御林军,想要关照你一个小家伙,你竟然……竟然不领情?

    “那就让军役部找我来好了,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看我怕是不怕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有点烦躁了,大手一挥,“永生,离帅是为你好,军役部的压力,你想不到有多大,有些人强硬起来,不讲理的……平心而论,离帅是非常厚道的长者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厚道?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既然厚道,为何不惩治连鹰的强取豪夺?我脸上这道疤,莫非是我自己弄的?”

    以离帅的身份,听到这话也是无言以对,军中的利益冲突,哪里是他能只手翻转的?

    他所仗恃的,无非是公道二字,至于破局的魄力,他还不具备——破局意味着弄险,他真是勇于弄险之辈的话,那算光宗和先皇瞎眼了。

    李清明见话不投机,就站起了身子,“离帅您事务繁忙,我就不多打扰了,潘达那边,您最好有句话,要不然我明天还来!”

    “快滚!”离帅没好气地一摆手,“你明天敢再来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李清明不以为意,嘿嘿一笑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上,他跟李永生解释,“吴小女肯定会放出来,你放心好了,离帅是明辨是非的主儿,我劝你啊,还是把技术献出来,你想要多少钱,我补给你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博灵军役房坑我那么狠,部里没点表示,反倒想要我强行献上技术,搁给您……您能忍吗?”

    “啧,”李清明咂巴一下嘴巴,最后还是叹口气,颓然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车行不多远,就进入了城西,进入警戒区之后,正好看到军人们将吴妈妈从警备房里带出来,她倒没受什么治,就是精神有点萎靡。

    “来,吴大姐,上车,”李清明掀起车帘,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吴小女一扭头,见到是他俩,大声喊了起来,“永生,我的玉佩,被他们抢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抢不抢的?你那玉佩上的花纹有问题,”潘达铁青着脸发话,“那不是一般的纹路,调查清楚之后,才会还你!”

    李永生眼睛一眯,杀气一闪而过,看一眼李清明,“拿不回来玉佩的话,我不治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