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离帅(一更)
    离帅的个子不高,黑红脸膛,小老头一个,但是从人群中走过来,气势却是十足。

    李清明却不在乎,他冲着对方拱一拱手,笑着发话,“见过离帅。”

    离帅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怎么回事?跑到我的地方闹事,胆子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离帅您这话说得不对,”李清明的胆子,真是要多大有多大,“这是住宅区,我真没去军营,而且……御林军算今上的地盘,您只是代为管理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也就是对上离帅,对上兑帅,他绝对不敢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离帅确实好说话,他年轻时候也是性情暴躁,否则也不会被封为离帅离可是代表火。

    但是跟李清明不同的是,他从来就很讲理,为人又公正,光宗、先皇和今上,都十分信任他,所以他才能执掌御林军,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,他的脾气也收敛了很多。

    对李清明的放肆,他并没有生气,而是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既然你也知道我是管理,先跟我交待一下,你这是打算干什么,又凭什么敢这么放肆?”

    “王茂林的人不给我面子,扣了我的客人,”李清明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他敢跟我撒野,我难不成要忍着?离帅,这是私人恩怨,跟您无关。”

    离帅来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原委了这是王茂林在外,回不了家,又担心李清明胡来,才肯求老帅出马,说句实话,王统制也真的头疼李疯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并不表态,只是冷哼一声,“军中无私事,你的面子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面子不重要,他也不能乱抓人吧?”李清明嚷嚷了起来,然后将潘达不讲道理,把自己的客人扣下了,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,“……您看,我家小九都被他打得鼻青脸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浑人!”离帅气得眼睛一瞪,“那你去找潘达的麻烦好了,干王茂林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以他的地位,是关注不到都头级别的军人的,但是潘达是御林军中人,所以他对此人印象很深。

    “我丢不起那个人,”李清明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既然潘达是王茂林提拔起来的,我不方便找小的,还不方便找老的?”

    离帅也被这理由弄得哭笑不得,“那你来我家砸门好了,王茂林还是我提拔起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狂妄了,我还没这个胆子,”李清明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他讲歪理,那也是一套一套的,“姓潘的那小子执行军务,我不会为难他,但是那厮真的是公报私仇……我要不来王茂林家走一趟,别人都道我好欺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报私仇?”离帅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清明少不得又将前因说一遍,当然,他没说自己是为了讨好李永生,才两次为难那个司修,只是将那司修的名字报了出来,然后强调说,我只是不满意御林军的办事效率。

    这事儿的前因,离帅也知道,将那司修除了军籍,还是他点头才行。

    听说这两件事能联系到一起,他也忍不住愕然,“潘达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李清明并不正面回答,而是喊了一声,“小九!”

    小九走上前,行一个大礼,“见过老帅,潘达说,‘有本事连我的军籍也除了’,很多人都听到了,老帅面前,小子真的不敢妄言,若所言不实,愿以颈血洗清。”

    离帅沉吟一下,才又发问,“砸完了没有,过瘾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过瘾,”李清明真不是一般的嚣张,当然,面对老帅,他也不能太离谱,“今天看在离帅的面子上,到此为止……他若不放我的客人,明天我还来!”

    离帅怪异地看着他,“你不怕王茂林真的跟你动手?”

    李清明名气再大,终究是因为中毒,修为跌到了司修,真要动手的话,王茂林能吊打他。

    “那就动手呗,”李清明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大不了打我一顿,潘达都能欺我了,王茂林当然更有资格,我反正是废人了,也不差多丢一次人,打死我都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谁敢打死你?离帅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王茂林能打你一顿,那都得鼓足了勇气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眼,他发现问题了,“你这是……毒性去得差不多了?”

    “离帅您果然是慧眼,”李清明笑眯眯地竖起一个大拇指来,然后脸一沉,真的是翻脸快过翻书,“潘达扣下的客人,就是为我疗毒的郎中的同伴,离帅,我斗胆问一句,换给是您……您能不能忍?”

    握草!以离帅的老辣,也忍不住扯动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想一想之后,他吩咐身后的军人,“封锁消息,李清明疗毒的事儿,谁敢泄露出去,莫怪我老头子下狠手!”

    要不说离帅这人做事公道,听说此事之后,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封锁消息李清明若是真的恢复修为,对中土*方的影响极大,他必须保证这个过程不受打扰。

    消息一旦传出去,不说别家,伊万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一定会派人捣乱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军人立刻拿出了传讯石。

    然后,离帅才看向王茂林的夫人,“这个事儿,你家要守口如瓶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王夫人一听,李清明可能恢复修为,吓得脸都白了中了毒的李疯子,王茂林都未必敢动,何况是去了毒,修为尽复的李清明?

    她不住地点头,“老帅有话,自当遵从,不过……我家院门一事,还望老帅做主。”

    真是婆娘之见!离帅心里冷哼一声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做好你自己的事,其他的事情有我……清明,既然来了,去我那里坐坐吧?”

    李清明犹豫一下,方才点点头,“老帅有话,我怎么敢不从?”

    离帅说完之后,就转身走了,一点都不怕他不跟着。

    离帅的住宅,距离这里并不远,直线距离不超过一里地,毕竟这里的住户总共才百十家,刚才他是不在家中,否则早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在城西也有宅子,只是这里算他的地盘,才会有一栋院子,平日里他住在这里,家中人主要是住在城西。

    院子不小,有五亩地那么大,但是里面的人少得可怜,除了三五个仆妇,其他一色都是军人,绿化搞得不错,触目全是树木,正经的树多人少。

    李清明才一进正房,就笑眯眯地发话,“老帅这里清苦了点,该弄几个小辈过来,招呼您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,我是替今上代管的,”离帅没好气地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李清明看起来浑其实也真的浑,但是对很多东西,他心里有数,御林军的驻地,真的不能随便带家属入住,王茂林可以这么做,离帅绝对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这是皇家的御林军,不是离帅的御林军。

    所以他笑嘻嘻地回答,“反正我都是不懂事了,小时候也没人管。”

    离帅没理他,大家落座,等小校上茶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潘达糊涂,但是其请可悯。”

    为啥不懂事?因为潘达同情的那位,是兑帅提拔起来的人。

    兑帅跟离帅一样,也是深得光宗、先皇和今上的信赖起码目前看起来,今上对兑帅,没有太大的成见,哪怕他清洗了不少光宗的老人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真的如此吗?那就只有天知道了,天威难测啊。

    反正兑帅的口碑,在仅剩的五大帅里,并不是那么好。

    举个简单的例子,御林军是光宗临终之前,交给离帅的,就是看中了他做事公道。

    但是兑帅在讨好了先皇之后,大肆往御林军里安插亲信。

    离帅不能反对,道理很简单这是皇家的御林军,不是他的御林军。

    只要兑帅推荐的人确实有可取之处,他就赞同,那些真没本事的,他也不怕反对。

    离帅是个做事公道的人,也忠于皇家,但是不能说,他心里就没点看法,只不过为了大局,他忍了,这是真正的相忍为国。

    所以,潘达为了兑帅的人,刻意为难李清明,他也不得不批评一句糊涂!

    但是……其请可悯!没办法,离帅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话里味道太多,他不可能当众说,也就只能现在关起门来说。

    李清明早就算准了这个转折,他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王茂林居然提拔这样的人,老帅您说……我砸他家冤不冤?”

    “潘达心思简单,是个真正的军人,”离帅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倒是你想法很多,清明你能活得纯粹点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纯粹吗?”李清明吊儿郎当地回答,“我也只想镇守边关,但是别人为难我的郎中……这是想要干什么?想我李某人一辈子别去了毒?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已经下了封口令,”离帅一摆手,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都说了潘达糊涂,这个事儿到此为止……那个,你是不是叫李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进了正厅,只能坐在门边的椅子上,他的资格就是在这里,闻言他站起身来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见过老帅。”

    “治好了曲胜男,又在顿河水库发现了降头,你很了不得,后生可畏啊,”离帅上下打量他两眼,然后脸一沉,“献上自行车的技术……我给你个军职!”

    (加更,求月票推荐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