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浑人(求月票)
    李清明在恼火,李永生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吴小女在西城走动,为的就是感应永馨的气息这个概率很渺茫,但是不能因为渺茫,就不去做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撂挑子了,“原来我的人不能在附近走动啊,那算了,我也走吧,省得别人把我也扣下来!”

    “永生你这是干什么?”李清明着急了,“小九,把人给我带回来!”

    李永生和吴小女的关系,他也调查过了,知道不是很近,但是人家俩既然一起来了,那就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潘达一个小小的都头,想给他上眼药,不客气地说,还差得太多。

    那厮的上官王茂林,也不过是个统制,李清明偷袭伊万国后方的时候,就是同统制了。

    小九出去了,不多时,有家人来报,“九少爷跟潘达打起来了,潘达说了,一定要见您才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算个什么东西?”李清明真的气坏了,“永生,给我起针,我去砸了王茂林家!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,“我发现你这人还能交,为啥不砸潘达家?”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,能收获个“我不大欺小”之类的答案。

    哪曾想,李清明回一句,“我也想呢,奈何潘达家不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得了,李永生抽动一下嘴角:对于你这种军中流氓,我就无话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正行针呢,李清明要直接起针去报复,他心里是很感激的。

    当然,李清明不可能去直接报复潘达那边军令在身,报复,就相当于挑战体制了。

    不过遇到这种事,他也没有再多治疗的兴趣了,于是问一句,“那今天治完就算了,我要回大修堂了,能让吴妈妈跟我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走?”李清明这下是真的急了,这些天的治疗,他都看在了眼里,不夸张地说,李永生几乎是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在他身上,一天下来,整个人都几近于虚脱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对李永生的观感并不好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这小家伙治疗病人的时候,真的特别玩命,以前是不答应,一旦答应了,非常地拼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他走,小李在自家住着,每天都是紧赶紧,若是他去大修堂求治,那浪费的时间,就不是一点半点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最关键的是,小李的治疗效果,真的太好了,他现在修为上升的通道再次打开,甚至隐约能感觉到:这样下去,重返化修应该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李永生冷冷地看着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既然保证不了吴妈妈的安全,我也很为自己的安全担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,你把针起了,”李清明的身子抖动几下,面色狰狞地发话,“看我能不能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,我没兴趣参与你们这些啊,”李永生长叹一声,懒洋洋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“我要带着吴妈妈走了,这是你的地盘,你别告诉我说,你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小九鼻青脸肿地回来了,“这潘达也太不是玩意儿了,居然真的动手!”

    “握草,”李清明差点从床上蹦起来,“打输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司修哎,”小九没好气地回答,“我才是制修,不输还能赢?总算那厮没敢用上修为跟我打,也吃了我几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用上修为,劳资弄死他!”李清明冷哼一声,用上修为那就是大欺小了,不过这话,他也是随口说说,真要大打出手,小九身上还有符器呢。

    反正同为军人,赤手空拳打一架是无所谓的,他这老家伙真要出手为难对方,那就把事情搞大了,须知人家是在执行巡查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这口气,他也不能这么忍了,“准备马车,等我起了针,去找王茂林那厮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王茂林是化修哎,”小九吓了一大跳,“老爸你不怕人家收拾你?”

    “你劳资还是中阶化修呢,”李清明冷哼一声,“窝尼玛看他敢还手试试!”

    不多时,李永生起了针,李清明惯例吐两口血,又去一趟厕所洗个澡,“带点吃的路上吃,今天看我砸了王茂林家!”

    马车出去不多远,巡查的军人就将车拦住了,一个高瘦的司修冷冷发话,“你们这三辆马车,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潘达你滚开!”李清明连帘子都没掀,坐在车里冷冷地发话,“三息之内你不滚开,信不信劳资弄死你?”

    潘达吓得顿时退到了路边,他有军务在身不假,但是冒犯李清明这种军中大佬的话,人家不用弄死他,弄他个半残,军中都不好出头。

    看着三辆马车扬长而去,他气得狠狠跺一跺脚,“赶快传讯王统制,李疯子可能是去报复他了。”

    潘达心里其实很清楚,他扣了李家的客人,又打了小九其实是小九自找的,李清明不会对他怎样,因为他在执行军务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佬,跟他计较*份,但是李疯子也不可能咽下这口气,所以很可能直接去找他的上官了。

    王茂林住在城西北,那是御林军的地盘,里面住户不多,也就百十家。

    这地方也有门卫,不过李清明肯定可以随便出入,撇开他的身份不提,要知道御林军中,还有不少是他的老部下。

    三辆马车直奔一个院子去了,到了院子门口,门卫上前拦住了,“几位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李清明直接跳下了马车,大喇喇地发话,“让王茂林滚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门卫一见是他,顿时吓了一大跳,“李……李将军?”

    “别喊我将军,我特么的就是一个怂包,”李清明一摆手,冷冷地发话,“别人欺负到我门上,我都不敢吱声,告诉王茂林那小子,滚出来,不然我打进去!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,王大人不在家啊,”门卫吓得连连拱手,只要知道李清明的,就知道这厮的臭脾气,“您看……是不是回头再来?”

    “咦?”李清明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,“小家伙,你是在命令我?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敢呢?”小兵被吓坏了,“我是说,李将军您这么大的人物……现在家里都是些老幼,您这么打进去,有损您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“王茂林欺负老幼,就很有一套的嘛,”李清明也不跟这小兵废话,一摆手,“砸,给我砸了他家大门,谁敢阻拦……给我打!”

    三辆马车里,坐了十几名军人,闻言冲出去,噼里啪啦就将大门砸个稀烂。

    院子里冲出几名军人和十来名悍妇,二话不说就跟这边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很遗憾,李清明带来的都是职业军人,王茂林虽然是御林军的统制,家里的防卫力量却很一般终究是住在御林军的大本营,要那么多人干啥?

    王茂林家中的军人也多,但基本上都不在家,看李清明就知道了,他一共十五个儿子,除了三个未成年的,身边就只有一个小九,还有一个老七,打理家中其他事务。

    所以王家的这些人,还真不是李清明带来的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声大喊从院子里传来,一个中年妇人走了出来,冷冷地看着李清明,“李将军,我家跟你无冤无仇,你打上门来,欺负老弱妇孺……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屁的无冤无仇!”李清明冷笑一声,“你别跟我呲牙咧嘴的,你夫君在场,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……他能做初一,我就做十五,给我继续砸!”

    中年妇人深吸一口气,“李将军你再这么做,我可是喊御林军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她喊,旁边已经围了上百的御林军在旁观,若不是大家认出了李清明,早有人上前收拾这帮在自家地盘撒野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喊呗,最好把我也打出去,”李清明冷笑一声,“你看我怕不怕!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你当然是不怕的,”中年妇人淡淡地发话,“就是不知道你手下的这些军士,怕是不怕?”

    她愿意对李清明保持尊重,是因为对方名头太大,但是你名气再大,也是过了气的人物,我王家收拾不了你,收拾你手下几个小兵,还不是手拿把掐?

    “这是欺我老迈了?”李清明怒急而笑,“我问你们,怕不怕王统制夫人?”

    他自觉最近身体在迅速地恢复,重返化修指日可待,看到小统制的夫人都敢跟自己呲牙,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……真当劳资就不行了?

    他虽然脾气暴戾,但他自问,自己不是个喜欢欺负人的主儿我都跟你说了,是你家先欺负我的,你都不问缘由,就要威胁我的下属?

    “不怕,”十来名军人齐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砸,”李清明冷笑一声,“砸了院门砸院墙,谁敢拦着……打!出了人命算我的,妇道人家,也敢跟我呲牙?”

    李永生在一边看着,忍不住暗暗呲牙,立了大功的官二代,真不是一般的嚣张啊。

    众军人闻言,就要再行动手,王统制的夫人尖叫一声,“那些御林军……你们傻站着干什么,任由别人欺负上门吗?”

    诸多御林军傻眼了,有人跃跃欲试,也有人心里迷惑,对方可是李清明啊,该不该冲上去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有人冷哼一声,“李清明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,回头一看,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离帅!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