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七十章 终于出手
    李清明的想法,当然是误会了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再次将玉牌改进,感应范围放大到了一里地,然后发现再也无法改进的时候,才收手的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载着吴小女,前来给李清明疗伤了。

    李清明住的地方,算是军方元老的大本营,大人物极多,卫兵也看管得极严。

    就算有他的九儿子带路,李永生在进入这片住宅的时候,还是被查了两次。

    小九对此有点不好意思,“小李,这也没办法,你赶上了,等顿河水库的元凶被抓住,检查就可以松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对此倒也不介意,进了李家的宅院之后,就为李清明疗毒。

    李清明身体内的毒性,非常复杂,因为他曾经是化修,用修为硬生生将毒压制了很久,后来毒性缓解了一些,他的修为也跌落了,这毒已经跟他的修为混杂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李永生得一天行针多次,才能防止毒性反复,他也跟李清明交底了:你看你一天能接受三次还是四次?

    四次好了,李清明不怕这个,他只求越早完成越好。

    但是第一次行针,就将他折磨得痛不欲生,忍不住破口大骂,“李永生,你小子是故意的吧,还记恨我打塌了你的院墙?”

    “你扛不住可以上麻药啊,”李永生也不理他,一边行针,一边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都说了会很痛,谁让你不上麻药的?”

    “这尼玛……哪里才是很痛?”李清明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若不是我有化修的底子,早就疼得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肯接受服用麻药的建议李某人好歹也是军中硬汉,真丢不起那人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噗地喷出一口血来,红中隐隐带着黄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毒血,得找地方深埋,”李永生淡淡地发话,“还有,补血药你也得准备好,治疗过程中,你会大量失血。”

    “这尼玛一定是报复,一定是,”李清明嘴里乱喊,然后身子微微地抖一下,“会失多少血……以前你怎么没说?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哪儿知道,你和这毒纠缠得这么狠?”李永生没好气地回答,“给你行一遍针,起码相当于给五个人扎针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假,像这种跟修为混杂在一起的毒,他行针的时候,不可避免地要遭遇对方修为的抵抗李清明再怎么配合,这种情况也免不了,根本是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趟针行下来,汗水打湿了起码五块手巾。

    小九就算对他意见再大,见状也早早地着人熬好了参汤,要他补一补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咱们是不是还没有商量诊金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只要治得好我父亲,诊金随便你开,”小九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除了扳倒连鹰……这一点是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他这么说,索性哼一声,“那就治好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提条件吧,”李清明趴在木榻上,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我实在担心你下更重的手……对了,我会失多少血?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“起码身上的血要换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……真的假的?”李清明自诩硬汉,闻言也吓一跳,“这还是起码?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讲点素质行不?”李永生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虽然他也知道,对方说的“尼玛握草”之类的,不是针对他的,但是动不动带把子,听着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起码是换一遍,换两三遍也是有可能的,这个毒……复杂程度超出我的想像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闻言,顿时就顾不得叫苦了,“不会治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治好不难,难的是快速治好,”李永生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真是估算错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慢慢治呗,”小九闻言,松了一口气,“半年治不好用一年,一年治不好用两年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冷地扫他一眼,厉声发话,“我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们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咋就……生气了呢?”小九有点茫然,“我是说不催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最近遇到些麻烦,”李永生苦笑一声,自打知道永馨的消息之后,他的心态确实有点不对了,“不该冲你们发火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闻言插嘴,“有啥麻烦,你只管说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心里的烦躁又起,忍不住也带上了把子,“握草,看来扎得你还是不够疼啊,话这么多,信不信我扎得你晕过去?”

    能让你帮忙的事儿,那还叫事儿吗?

    李清明一向暴躁,猛地见到小家伙比他还暴躁,也忍不住有点惊愕,“我勒个去的,我好心问你一句,你至于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烦着呢,别理我,”李永生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对了,准备好,我起针的时候,你还要出血。”

    他起针的时候,李清明又吐了两口血,不过这不算什么,关键是他起了针之后,针扎的地方,也汩汩地冒出了带点黄色的血。

    “翻身,继续扎,”李永生冷冷地发话。

    李清明中的毒,真的麻烦很大,一次行针,要正面和反面各扎一次,不光他痛苦,李永生也非常耗费精力。

    一个半时辰之后,李永生收起针来,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行了,歇半个时辰,接着来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也真苦,喊得嗓子都哑了不说,这一次行针,他出的血就有大半海碗,“我勒个去的,以后每次都出这么多血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他说一天行针四次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你,就赶紧补充体力,再吃点补血的东西,”李永生冷冷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先去上个厕所,”李清明坐起来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排毒,是针灸后的必然反应。

    李清明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时间做别的,上厕所、吃补血药、补充点食物,再洗个澡洗去身上的腥膻,半个时辰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四次针下来,就是七个多时辰,最后一次完毕之后,老头累得在那里直喘气,“我说,明天改成三次成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三次好了,”李永生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你以为我比你轻松?”

    他也是真累得够呛,本来还想回朝阳大修堂呢,得,就在这里住下算了。

    连续三天,他累得连出去转一转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效果也极为明显,第三天的晚上,李清明吐出的血,已经转为青色的了。

    李清明也是痛并快乐着,虽然大量失血,但是他内气的运行,已经畅通了很多,感觉有提升修为的空间了。

    他想请神医喝一顿酒,不过被李永生严词拒绝了,“时候还早,明天你还要接着出血呢,对了,中午我想和吴妈妈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什么事儿,所以第次日中午,他和吴小女在周边溜达了一阵。

    附近戒备得还是很严,不过有小九陪着,倒也没出什么意外,只不过是没啥收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在李永生行针的时候,吴妈妈也在附近走动,虽然李家人都不太清楚,她为什么要这样,但还是派出了人陪同。

    相对于李永生这孤儿,吴小女的身份,更经得住查证,她的家族历史,就摆在那里,还是帝都的土著,除了家族房产的官司之外,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是非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天下午,李永生正在行针之际,有人前来汇报,说御林军的巡查,将吴妈妈扣下了,问她这两天,为何在附近频繁走动。

    不等李永生发话,躺在床上的李清明先恼了,“我李家的客人,在附近走动一下又何妨?哪个鳖孙将人扣下的?”

    “是潘达那厮,”陪同吴妈妈一起出去的,是李清明的二儿媳,她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那厮说,他偏要扣下人来,倒要看李家能不能把他的军籍也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二货,”李清明苦恼地一皱眉,“麻痹的,他跟离帅的,多什么的事儿!”

    能让他这个不靠谱的主儿,都觉得是二货的家伙,可想而知会是多么二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潘达跟被除名的那司修军人,都是御林军体系的,两人交情不错,李清明将他的袍泽除了军籍,他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跟李清明作对,而且他的袍泽也确实办事不利,被当了替罪羊是活该,但是他心里也一直憋着劲儿,为同袍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发现有人在他的警戒区内到处乱走,少不得就要上前了解一下,知道此人不在这里住,是临时来的。

    按说有当地住户做保人,也经过检查了,真不是多大的事,但是慢着……是李家的客人?

    潘达毫不犹豫地将人扣下了非常时期,你在这儿乱走不合适!谁知道你是何居心?

    李清明却是又好气又好笑,尼玛你个二货,你是王茂林提拔上来的,老王是离帅的心腹,被除名的那厮,是兑帅的人马,也不知道你瞎捣什么乱,你当劳资是无的放矢?

    但是这个因果,他还不好说,军营里这种事也常见,一对过命之交,很可能是属于不同的山头,着急救袍泽,就顾不得阵营了。

    但是你将我李家的这么客人扣下来还是治病郎中的搭档,不是个事儿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