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自制阵法
    这几名边军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威胁,直接走人了。

    军人司修所在的这四人组,却不敢无视御马监,只能硬着头皮四下搜寻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心里清楚,拿石头打人的,是自家兄弟,只是不小心落入了宁宅一块。

    然而,摄于宁致远的淫威,他们也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搜寻了一阵之后,他们才知道,这是宁致远义子购置的一处小房产真是宁公公购置的话,李永生半柱香也跑不完那个院子。

    而那块石头飞进正房,正中宁公公义子面前的餐盘,他以为自己是遇刺了。

    于是这几位商量一下,直接坦白了:石头是我们扔的,但却是被别人扫进你们院子的。

    宁公公这边大怒,无意吗?我们看未必,先把你们看管起来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从西城走脱,心里也是有几分侥幸的感觉:差点被人堵住啊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还是被人堵住了,在朝阳大修堂的门口。

    堵住他的是熟人,白发老头李清明,他带了七八个小校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上午去西城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他一眼,笑了,“我去哪儿,需要跟你解释?”

    李清明知道这厮头难剃,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知道那几个人为什么追你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还不是因为你打了人家一顿?又不是我让你打的……我真觉得自己挺冤枉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说错了,他们要被取消军籍了,”李清明笑着发话,“这是我帮你出了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“取消军籍?”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对老百姓来说,取消军籍可能是好事,但是对混到司修级别的军人来说,取消军籍绝对是大坏事一旦被取消军籍,在军中的地位没有了,转到地方,司修的战斗力也发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很多军队中的东西,离了军队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李清明这说辞,很是有点不屑,“军中自有法度,你这私相授受,莫非也希望我领情?”

    李清明气得鼻孔直冒烟,“我说小子,你嫌军方做事粗暴,我依你的意思处理好了,你竟然不领情?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四周有人看来,犹豫一下,往大修堂里走去,“咱们寻个地方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对李清明的做法,也很有点好奇,你已经打了人家一顿,见没有效果,又将人开除军籍,做人总不能为了一个理由,一遍又一遍地欺负人吧?

    寻了一块空地之后,他将心里的疑惑问出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那么做,”李清明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我追究他们缉凶不顺利!”

    他虽然暴躁不讲理,但是屡次欺负弱小的事,还真做不出来,但是……那司修所在的御林军,一直没有将在顿河水库下毒的人缉拿归案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利用自己在军方的地位出声了:你们御林军行不行啊?搞得京中很多重要人物不敢随意走动不说,关键是今上的安全,也隐约受到了威胁!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,让御林军负责人的脸上都挂不住,却还不敢跟他计较李清明本人名头就很响了,现在虽然修为下降了,也仅仅是个闲职,但是人家的人脉很厉害,跟上面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话也没错,很多重要人物,都深受其苦。

    再私下一问,得知李清明对某人严重不满,御林军这边一商量:得,除了那厮的军籍吧。

    按说军队是很讲袍泽之情的,御林军这么做,似乎有点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事发都快两个月了,凶手没抓到,必须要有人背锅,被惩处的司修本身就是一线上的责任人,又被李清明盯住了,不处理他处理谁?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这个解释,也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整出这么大动静来,你就是为了让我给你疗毒?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李清明傲然地点点头,心说我才不会告诉你,还有别的缘故呢。

    是这样吗?李永生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还真够怕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如此说我父亲?”那叫小九的军官恼了。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的父亲有大智慧,虽然很多时候做事并不着调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的父亲跟“怕死”俩字,绝对扯不上边敢深入伊万国生擒王弟,你说他怕死?

    “好了小九,不跟他扯,”李清明制止了自己的儿子,又看向李永生,“不是我怕死,而是我做了这事儿以后,希望你改一改不治军人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耐烦地笑一笑,“好了,我可以治你,至于说不治军人的规矩……等你弄倒连鹰再说吧,我俩的恩怨,相信你也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”李清明很干脆地拒绝了,“你治了我就行了,我总不能一次又一次对同袍下手,连鹰也不是我能弄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”李永生点点头,对方干脆,他也不会含糊了,“明天开始治疗,你家在城西住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住哪儿,”李清明随意一摆手,“我来你这儿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你那儿,”李永生断然拒绝,我还想再往城西多跑几趟呢。

    李清明闻言,先是一怔,然后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那你可想好了,我住的地方规矩多,得查验身份才能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我的身份又不怕查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我是说你身边的某些人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”李永生不耐烦地回答,然后他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他问一句,“带别人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别人当然可以,”李清明笑着回答,那笑容很是有点不怀好意,“任家那小姑娘,你带过去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清明来说,还不至于将朱塔任家看在眼里,他此刻点出任永馨,主要指的是,任家是奉旨勾连道宫的只要道宫的人不来,任家来人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也懒得理会他,因为这时候,他心里又生出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回了自家的小院,张木子居然不在,不过他也不在意,而是躲进正厅的偏房里,拿出一块玉佩,雕琢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要雕琢的,是一个感应放大阵法,这种东西在仙界,主要是用来警戒防卫的,比如说洞府外有一个,就可以防人擅入,一旦发现不妥,可以激发防护阵。

    然而,在降临这个位面之前,他遭遇了地球界的灵魂碎片,猛然间,他就反应了过来,可以利用这个阵法,主动来寻人。

    原理很简单,地球界是有助听器的,将这个原理,运用在感应放大阵上即可。

    他在屋里折腾了一个多时辰,也没搞好,晚饭时间却是到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李清明派了小九来引路,被他直接拒绝了,“今天我有事,过不去!”

    李清明的儿子何曾受过这种待遇?但是他还没办法计较,只能苦笑一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整整三天,这一天,临到傍晚了,他终于弄出了一块合适的玉佩,走出屋来。

    吴小女刚从城南回来,见到他的样子,吓了一大跳,“你这满眼血丝,多久没睡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所谓,”李永生将玉佩递给她,兴奋地发问,“吴妈妈,跟我做个测试?”

    “玉佩?”吴妈妈吓一跳,她知道这是好东西,“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玉佩挂在脖子上,跟我出去走一趟,”李永生将玉佩塞进她的手里,“这可不仅仅是玉佩,我去叫马车。”

    附近的教谕有人家里备了马车,不多时,他就弄了一辆过来,“挂好了?赶紧走!”

    葛嫂追了出来,腰里还系着围裙,“我说,晚饭……晚饭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照做啊,我们不回来吃的话,你可以带回家嘛,”李永生拽着吴妈妈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他是非常兴奋的,做出这个东西之后,吴妈妈的感应能力,应该比以往强出很多倍。

    比如说,以前吴妈妈离着任永馨很近的时候,才能感觉到那种酥麻的共鸣,但是现在,估计离着很远,就能感应出来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吴小女也能帮着他找人了?

    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马车在京城转悠了三个时辰,才返回大修堂,已经过了子正时分。

    感应器的效果,不是很好,也就……半里地左右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个效果已经不错了,提高了很多,这样的测试距离,跟李永生亲自出马差不多了,但是他不能满足这得找到猴年马月啊?

    为什么能确定是半里呢?因为距离任家半里地左右,吴小女能感受到接触到了任永馨的气息,没错,就是那种麻酥酥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远了,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调整,必须再调整,”李永生又一头扎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李清明最近很烦躁,李永生已经答应为自己疗毒了,但是一次请不来,两次请不来,三五次也请不来,他就越来越恼火了,“说的话不算数?”

    或许,是那个司修的处罚,现在还没有兑现?少不得,他又吩咐一声,“再去御林军那里递个帖子……怎么人还没有抓到?”

    不多时,侍卫来报,“贻误军务之人,已经军籍除名,御林军现在下了追比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前后脚,小九进来了,“李永生说,明天就能来疗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厮,”李清明气得哼一声,“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!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