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消息泄露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张晓宏这张赦免卡,送得实在有点莫名其妙,就连张岩心里都忍不住嘀咕:堂堂的顺天府捕长,不该这么沉不住气?

    前几天的事情,真的是公事,他也很恼火张捕长的不近人情,记下了这段因果,却没想过要延展到私人恩怨上。

    没错,李永生的人脉,确实恐怖了一点,只靠着曲胜男,就可以稳稳地立于不败之地,但是张晓宏的处置,也没什么太不妥当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总谕觉得,就算张捕长知道了李永生不好惹,也不至于当着这么多人,向李永生表示歉意——这是公事啊,你的矜持哪里去了?

    当然,他只是觉得不合适,具体也说不太出来,仅仅是感觉,张捕长行事,不太稳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永生的院门,再度被人叩击。

    葛嫂才端了两锅汤上来,还没来得及坐下,马上又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外面走进三个人来,当先的是个干瘦中年人,中阶司修的修为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直接走进了正厅,冷笑一声,“大家在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朱教谕抬起头,不屑地看着他,“先介绍一下自己,懂不懂?擅闯民宅……做人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政务院院务管理司,我叫魏少玉,”中年人傲然回答,“有谁怀疑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魏室长啊,听说过,”张晓宏第一个点头,然后堆起一脸的笑容,“您大驾光临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张捕长着了急,他敢硬撕朝阳武修总教谕张岩,但是政务院院务管理司,他真不敢硬扛,哪怕对方只是个室长,只是个中阶司修。

    “指教谈不上,”魏少玉四下扫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你们此刻聚会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张岩火了,直接呛他一句,“你大半夜来我朝阳修生住宅,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朝阳人毛病很多,那份傲气刻在骨子里,别人效仿不来的。

    魏少玉也不理他,扫视一下周边,淡淡地发话,“谁是李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站了起来,然后一拱手,“我就是了,魏室长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魏室长将目光转向他,拉长了声音,“指教嘛,我是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再次扫一眼在场众人,“我只是告诉你们,收音机技术已经献给政务院了,有些不好的算盘,不要随便乱打……后果会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宋嘉远不屑地一笑,并不出声——我管你后果严重不严重,我博本院的电台你想撤?真的不可能!

    他真的不着急,该着急的也不是他。

    张岩拍案而起,“李永生将技术献给政务院,别人就不能搞了?”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的武修还指着挣钱呢,这个绝对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多稀罕呐,”魏少玉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献出去的技术,你凭啥搞?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想搞啊,”张岩的话脱口而出,想到这话会给李永生带去一些麻烦,他又说一句,“我们朝阳也想搞,大家入筹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魏少玉伸出一个指头来,微微地晃一下,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此来就是告诉你们,你们今天这个小聚会,尽在政务院掌握中……你们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不是?”宋嘉远拍案而起,这个时候,他必须冲在最前面,哪怕是被人利用了,都要认了,跟朝阳的合作无所谓,但是博本院那一块,总不能稀里糊涂丢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,“技术献上,任你使用,但是我自家想用,你竟然不许?”

    “这是博本宋院长?”魏少玉阴阴地一笑,“你博本有侥幸之心,政务院不理会,终究李永生出身在那里,但是朝阳想要浑水摸鱼,真当我们政务院全是瞎子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正要跟博本谈合作吗?”朱教谕忍无可忍,拍案而起,

    其实他不想发言的,但是张岩使了一个眼,他知道自己必须冲在前面——反正他只是副总教谕,出了事有总教谕兜着。

    张总教谕一旦冲上去,那就是王见王,再无回转余地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跟你们商量的,是来通知你们的,”魏少玉冷哼一声,又斜睥李永生一眼,“年轻人别太浮躁,起得快的,一般落得也快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愣住了,“你是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你既然消息这么灵通,就该知道我只是个由头,根本不是我发起的啊。

    你冲着我来,根本就是找错了对象。

    魏少玉冷冷一笑,“年纪轻轻生财有道,可不就是说你吗?”

    有病!李永生白他一眼,也懒得多说,脑子却是在不住地转动:这是谁在黑我,是不是那个李清明在搞鬼?

    “魏室长你想多了,”朱捕长出声了,她淡淡地发话,“我们此番相聚,是为博本的宋院长接风洗尘,你所说的那些事,今天我是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”张岩淡淡地发话,“本来只是有点想法,什么都还没谈,你就出来制止……既然这样,我还真得向上面了解一下政策,朝阳到底能不能做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朝阳是打算偷偷地抢政务院的生意,但是一旦撕破脸,也不怕拉些强援来支持——关键是我们什么都没做呢,你政务院就来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我们生气了,所以反而要争一争这个理了。

    而且院务管理司并不能代表政务院,这只是一个后勤保障的司,级别虽然不低,但仅仅是为政务院服务,别人愿意买账就买了,不愿意买账还真无所谓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管家性质的司房,能跟政务院某些巨头说上话,还是相当令人忌惮的——领导的司机和秘书,都不是那么好得罪的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魏少玉此来,未必是自己的意思,可能他身后就藏着一个大佬的授意。

    张总谕的话绵里藏针,但是魏室长并不受威胁,只是淡淡地冷哼一声,“还没有商谈吗?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,你们已经进入了具体操作阶段,这个性质非常恶劣。”

    前文说过,中土国的政策法规,都比较强调道德性质,若是朝阳已经偷偷展开了具体的工作,这是藐视政务院,魏室长就有理。

    若是朝阳啥都没干,只是有这么个意向,未来还可能请示一下政务院,魏少玉提前来威胁,就是欺负朝阳人了。

    有没有证据,这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朱教谕冷笑着发话,“那你把证据摆出来,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对方其实说得没错,前期工作早已展开,就差拍板了,他只想知道,是哪个混蛋出卖了朝阳的利益,出卖了武修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你无须知道,你只要知道,我们掌握了证据,”魏少玉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朝阳大修堂里,总会有正直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抬手,狠狠地一拍额头:哥们儿倒是忘了,朝阳盛产热心群众啊。

    朱捕长担心地看他一眼,“永生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啥,”李永生摇头苦笑一声,“我就想知道,是谁这么处心积虑地要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他从魏少玉的态度上,能感觉得到,举报者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张岩和朱教谕交换个眼神,都能从对方眼中,看到有所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你们好自为之,”魏少玉的目的已经达到,转身向外面走去,同时还不忘狠狠地瞪李永生一眼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李永生才轻声嘟囔一句,“这人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岩斜睥朱教谕一眼,“你感觉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?”朱教谕冷哼一声,“真够不要脸的,他当初没争过您,根本是实力不够,现在倒好……出卖整个武修的利益!”

    朝阳确实在着手操作此事了,这是实情,当然,这么做有点不地道,但是朝阳也不是跟政务院打不起官司,主要是耗不起,费时费力不说,还会浪费很多人情资源。

    总之,朝阳做得不太合适,但是也有苦衷。

    可是知道此事的人也不多,盘点一下就知道谁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“哼,”张岩冷哼一声,脸非常不好看。

    李永生在政务院惹人了?张晓宏看着桌上那张赦免卡,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急匆匆地当众拍出赦免卡,当然不是沉不住气,他也知道,身为顺天府大捕长,行事这么,难免会被人小看,但是他有自己的苦衷——他希望自己的诚意,被别人看到!

    没错,他就是故意当众拿出来的,原本他想私下给,但是看到李永生似乎心存怨怼,就果断地拿了出来,让诸多教谕都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我不是要故意得罪你,我有诚意!

    所以宋嘉远一说,我是见证,他心里就高兴得很。

    这可是有见证人了,李永生你就算是小肚鸡肠,将来想找我后账,我也找得出人做见证。

    在中土国这种大环境里,再桀骜的人,也不能不认教谕。

    原本他挺高兴,这件事就这么搞定了,但是眼见魏少玉盯上了李永生,心里忍不住又忐忑了起来,魏室长那人是真的不好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李永生是否承受得起这样的攻击?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赦免卡,他有点淡淡的哀伤:我着急送这张卡出去,对了还是错了呢?

    就在他纠结之际,又有急促的叩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三更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亲,你可以在网上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