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速之客(求保底月票)
    任永馨赶到的时候,李永生正在院子里忙碌着,他要给宋嘉远院长摆接风宴。

    宋院长坐的长程马车,是今天凌晨赶到的,宋院长在京城也有同窗接待,不用李永生半夜去接——严格来说,这是违反本修生起居条例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只是一大早去朝阳山庄探看了一下宋院长,并且邀请他晚上来家里坐一坐——算我给您摆一场接风宴吧。

    中土国的规矩,还是比较传统的,待客的宴席要摆在家里,摆在外面,那也叫待客,却是分了远近的——在自家待客,那才是自家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客居顺天府,没有买房子,但是他在租住的地方接待宋嘉远,才能体现出诚意。

    要不说迎来送往想要上档次的话,真的很花钱,李永生租不下一套像样的房子,就摆不出像样的接风宴来,光说诚意真的没意思——卖嘴皮子谁不会?

    就是他现在的院子,也只能说是不丢人,诚意够了,却远远谈不上奢华。

    他紧赶紧地张罗着,心里也难免有点遗憾:任进五天前就出去了,至今未归,怕是任家不能来人了,朱捕长事务繁忙,倒是保证申末能过来——那时候就接近六点了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敲门,他上前开门,有点微微的吃惊,“是小任啊,你伯父……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伯父没有回来,”任永馨摇摇头,然后微微一笑,“我和永琪代伯父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可以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然后又问一句,“永玢没来?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永生哥哥会想我,”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钻了出来……她竟然是从永馨的两腿中间钻过来的。

    幸亏任永馨今天穿的……是一条百褶长裙,要不然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出场方式真的很特别,”李永生抬起手来,无奈地拍一下额头,“永玢,你是大姑娘了,不要总钻姐姐的裙子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我是大姑娘了,她们偏偏说我小,”小豆丁挺起胸脯,气呼呼地发话,“还是永生哥哥会看人……你看,我也可以用裹胸了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头上,顿时暴起几股青筋,“有话进来说……进来说。”

    永玢大摇大摆地往院子里走,她很熟悉这里,嘴里还在念叨,“永琪姐姐都偷偷用裹胸了,其实她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永琪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回家?”

    你们倒是……真不见外啊,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还是永馨比较拿得出手,她悄悄地管教了两个妹妹一下,然后走上前,热情而不失礼节地发话,“伯父说你志向远大,家中叔父前来,未必妥当……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这尼玛老狐狸,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,你都脱离体制了,这么敏感做什么?

    任家在官府有成就的,基本上都是在规划司里,很显然,任进来不了之后,并不想让其他人牵扯进来,这就是表明:扎场子是扎场子,跑规划是跑规划,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而且“志向远大”四个字,分明就是说他除了能走官府的路,也在勾连道宫——你都勾连道宫了,操心规划的事儿,有意思吗?

    生存的智慧,谁家都不缺啊,他心里暗暗感叹,脸上还得露出一个笑容来,“那是,永馨你这大美女来,就最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永馨白他一眼,“永生哥你说的这是……假话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假话呢?”李永生干笑一声,“是真话,必须的……必须是真话,任家有永馨,这谁不知道啊,最大的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任永馨轻笑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她不说话,也就懒得理了,现在已经未末了,得赶紧准备酒菜,招呼宋嘉远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朱教谕也来了,今天谈的是收音机的大事,是他一手撮合的,他当然会很关心,但是老朱这人,有时候偏偏口无遮拦,“永生,亲自忙呢?请俩御厨来多好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认识御厨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而且,估计会很贵吧?我招呼自家的院长……家常菜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弄了条鬼鱼过来,”朱教谕笑眯眯地丢下一个草编的袋子,里面有活物在蹦跳,“足足三斤,三斤的鬼鱼啊。”

    鬼鱼长相丑陋,体表的粘液有毒,人接触之后,可产生轻微的幻觉,但味道却是绝佳,只能生长在干净的活水中,长得还特别慢。

    三斤的鬼鱼,起码要长十年,关键这鱼只生在京畿白镜山的几条小溪中,那里很大一部分被划入了皇家山林,所以市面上的鬼鱼就越发地稀少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皇家设宴的时候,才能见到比较多的鬼鱼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好东西,”李永生拎起那草袋子,笑眯眯地走进了小厨房,“朱教谕,那是朱塔任家的三个小妹妹,可景仰您呢,您先跟她们聊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什么嘛,”朱教谕无奈的摇摇头,不过他不会做饭,也只能坐在院子里聊天了,“早年还见过任进任家主一面……他现在好吗?”

    下一刻,永琪叫了起来,“永玢别胡闹,你是客人,怎能给别人倒茶……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这话,无奈地笑一笑,这小丫头是走到哪里,见面礼要到哪里啊。

    不管在仙界,还是在地球界,他都算得上吃货一枚,做饭的手艺一向不差,平日里吃葛嫂做的饭,只是果腹罢了,真要亲自动手,还是能做点好菜的。

    反正中土国没有君子远庖厨一说,哪怕这里的男人并不怎么做饭。

    李永生做饭,朱大姐和葛嫂帮着打下手,吴小女的刀工比较好,就是面案了。

    朱教谕在外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直到朱捕长来了,他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谈话对象。

    紧接着,沈教谕陪着宋嘉远来了,宋院长还带来了他的同窗,目前在顺天府农司疫害室做室长,一个比较苦逼的衙门。

    不过这同窗的行止也有据,他知道宋同窗的意思,是为自己引见两个人,他在京城也需要结识一些人——反正都是大修堂的教谕,多认识俩也坏处。

    张岩是最后一个到的,酉正稍微过一点的时间,大家寒暄了几句,就到了开席的时候。

    席分两桌,一桌是李永生、张岩、朱教谕、朱捕长、宋院长、疫害室室长、任永馨和沈教谕,一共八个人,这是主桌。

    次桌则是任永琪、任永玢、朱大姐、吴小女、葛嫂和跟着张岩来的一个年轻教谕。

    这么分桌,并不是按男人女人来的,而是以此人身份的适当性。

    年轻教谕也是制修,但他的身份是张总谕跟班,所以就不能顶下主桌的李永生和任永馨,朱大姐虽然是朱捕长的姐姐,也不能坐到这一桌。

    接风宴当然不会谈正事,大家就是随便地聊一聊各种趣事,当然,因为这一桌教谕居多,所以谈得最多的,就是教化系统的事。

    疫害室室长虽然是农司的,对教化系统也很感兴趣,他的几个子女,也到了适当的年纪。

    朱捕长对教化口的事说得不多,她这个捕长虽然是府房的,还是副的,但是捕房是暴力机关,有的是人相求,所以适当地说两句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张岩却没有放过她,偶然间就问一句,“朱捕长,打伤我院修生的高红人,最后府房是怎么处理的?永生可是还搭进去一张赦免卡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朱捕长闻言,就是一声长叹,“现今的风气,张总谕你也知道,我只能说,我们张老大也有苦衷,还好有张赦免卡,才能把事情揭过……倒是委屈永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同窗互助是应该的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当时没找朱捕长,也是怕你难做,不是忘了相求……朱姐你得原谅我这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得求你原谅我呢,”朱捕长笑了起来,“看到没有?这就是永生,会做人……敞亮!”

    “那是,不看他在哪儿修行,”张岩洋洋得意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喂喂,张总谕,”宋嘉远拿手指敲一敲桌子,笑着发话,“这是我博本的修生。”

    张总谕斜睥他一眼,“明儿就是我朝阳的研修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是不怎么讲究,当我这个副院长不存在啊?”宋院长笑了起来,反正是瞎聊,有什么说什么,不过他也要保持适度的强硬,以免在未来的合作中失了气势。

    大家正说得热闹,有叩门声响起,葛嫂站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大门开启,一个人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,不是顺天府大捕长张晓宏又是谁?

    张捕长才一进门,就高声问一句,“小李是在这里住吧?我来回访了……握草,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主桌就摆在正房大厅,直对大门,一桌子人闻声,齐齐扭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晓宏的笑容,顿时僵在了脸上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张总谕在啊,咦……朱捕长你也在?”

    朱捕长笑着站起身,“捕长来了?添个座儿,一起吃好了……还没吃吧?”

    张捕长眨巴一下眼睛,笑着发话,“你们要是在谈事儿,我等等再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(六月第一更,求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