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六十章 还有一张
    若是李永生没先扔一顶帽子出来,面对这样的问话,张晓宏还真敢嚼谷两句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是冷冷一笑,“先拿出来再说吧……打算空口白话让我走?”

    “啧,”李永生叹口气,在众目睽睽之下,将手伸进了布囊里,“就这么一张,真是有点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慢慢地,他的手拿了出来,两指间正正地夹着一张黑色的卡片,然后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握草!张晓宏一看卡的模样,就知道十有是真卡,他接过来,翻来覆去地看一阵,低声嘀咕一句,“可惜啊……是轻赦卡。”

    张岩闻言,脸刷地就沉了下来,有样学样地污蔑对方,“顺天府捕房果然厉害,政务院说话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这么说,”张捕长冷冷地看他一眼,心说这朝阳人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,修生不是玩意儿,教谕也不是玩意儿。

    他思索一下,有板有眼地解释,“你们将人打得太狠,只有一个人出面,所有罪责都落在他头上,就算我断他见义勇为……一年刑期怕是也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推脱责任,而是事实,高红人很有几个伤势厉害的,账都算在黎咏身上的话,他确实为难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晓宏得到这张轻赦卡,就可以转身走人了,他对下属可以交待了——不是我说话不算数,人家有赦免卡,事情就该这么揭过了……那是政务院越过部里直接颁发的!

    不过轻赦卡,也确实有点让他不满足,所以他打算再矫情一阵,最后给朝阳卖个人情——轻赦卡是不够的,但是我给你们面子,我尊重朝阳人。

    稍微表示一下为难,他擅闯朝阳的事儿就揭过了,对方也不能为此向政务院歪嘴,还落点小人情,岂不是挺好?

    李永生还有一张轻赦卡,但他也不可能再拿出来,用一张轻赦卡免去同窗的羞辱,他做得已经绝对无可挑剔了——这东西拿到市面上,真卖给有需求的人,三五百块银元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,又摸出一张浅紫色的卡片,愁眉苦脸地发话,“唉,可惜了,这张内廷发下的赦免卡,只能我自己用……张捕长,你把人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晓宏见到那张卡,只觉得刷地一下,头发都要炸起来了,卧槽尼玛……你还有内廷发下的赦免卡?

    内廷发下的赦免卡,十有都是规定自用的——这是皇恩的直接体现,只针对某个人,你对朝廷有功,皇恩笼罩你,跟其他人无关!

    这一刻,张捕长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不是说好的,你只有一张卡吗?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李永生一眼,转身就走,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捕长,这人咱还带不带啊?”还真有年轻的捕快不开眼。

    张捕长头都没回,脚步却是越发地开了。

    年轻的捕快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得李永生高声发话,“张捕长,我希望您明镜高悬,那些高红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!”

    总教谕张岩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,笑得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目睹这一幕,再蠢的人也知道该如何取舍了。

    捕房中人灰溜溜地离开,黎咏却是挣扎着下了病床,冲李永生深施一礼,眼含热泪地发话,“永生,同窗一场,什么话我都不说了……你的大恩大德,我永远不会忘记,看我以后怎么行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挣一张赦免卡还我好了,”李永生轻笑一声,“多还两张也无所谓,不过……得是你自己挣来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”黎咏勉力笑一笑,他之所以不敢说回报,就是因为他家境不算富裕——跟普通人比尚可,但是在大修堂的同窗里,他的家境是倒着数的。

    赦免卡有多贵,他不知道,不过他非常确定,自家绝对是拿不出这笔钱的。

    但是说到未来,他就信心满满了,朝阳人最不缺的,就是对未来的豪气,“只还一张当然不够,永生你看我行事!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转身就离开了——再不离开,等着别人朝拜不成?

    别说,他这一次的行为,还真的轰动了朝阳大修堂,同窗之间相互帮忙,大家见得多了,都认为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还是修生的时候,就能拿出一张赦免卡来帮助同窗,这份气派,就大到没边儿去了。

    是政务院发下的赦免卡,不是刑捕部啊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里,有办法的修生多了,但是没谁能拿出这么一张赦免卡来——家里可能有,但是自己没法用,就像永琪从家里拿不到复颜丸一样。

    就算能拿到手,舍得舍不得用给别人,那就是另一说了——拿着护身不好吗?

    张岩看着李永生离去的背影,也忍不住笑着摇摇头,“这小子,真的够任性啊。”

    武修总教谕并不认为,这是最合适的解决方式,成本太高了,他原本打算,再纠缠一番,气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就可以将总教谕请来了。

    总之,扯皮来扯皮去,争取让事情不了了之——哪怕付出小小的代价也可以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做,代价挺高,但是架不住……解气啊。

    张晓宏来的时候,虽然不是很嚣张,但是一本正经地发话,一副铁面无私的面孔,朝阳的教谕和修生们,看着也憋气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我的修生,”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喊,却是武修丙班的沈教谕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”张岩笑着骂他一句,“等你来,什么事儿都晚了……李永生把事情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教谕是有私事出去了,回来才知道,班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马上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他听明白事情原委之后,长出一口气,“永生这家伙,果然了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沈教谕?”旁边走来一个年轻的制修,低声发问,“这李永生什么来头啊?”

    问话的是研修上舍生郑子扬,不过这个问题,也是其他修生想问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来头?”沈教谕白他一眼,“孤儿,能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孤儿?”一群围观的人顿时炸锅了,有没有搞错,能拿出一张政务院发放的赦免卡,口袋里还有内廷发放的赦免卡,这样的人,你居然告诉我说……他是孤儿?

    更有人夹杂在人群里喊,“教谕,我书读得少,你不要骗我”

    “安静!”张岩大喊一声,待喧闹声减弱,他左右顾盼一眼,才大声发话,“我作证,李永生确实是孤儿,他所拥有的,都是他亲手挣来的,包括什么赦免卡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他将声音再次提高,“意外吗?不该意外吧,咱朝阳的修生,有什么做不到的呢?为什么一定要靠爹妈呢?”

    张总谕适时地展开了一场现场教育会,提振修生士气,提升修生信心。

    至于说效果,当然不会太差,朝阳的修生,一向以自傲闻名,同龄人能做到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做不到?

    倒是郑子扬低声嘀咕一句,“李永生……好像不是朝阳的修生吧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人群外围,树影下有两个女修,也看着这里,一名女修用胳膊肘顶一顶另一位,低声发话,“玉琴,他真的太杰出了,不是良配啊。”

    周玉琴呆滞地看着前方,眼中也满是迷茫,良久才猛地一震,快步向前方走去,“咱们去看看黎咏的伤势……晓媚你想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你声音里都带了哭腔,反倒是我想多了?明晓媚看着她的背影,忍不住叹口气——傻丫头,有些东西,真的是可望而不可及的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的事情,在第二天迅速地发酵,迅速地传遍了整个大修堂。

    就算有些修生消息闭塞,他们也发现,大修堂正门附近清净多了,再没有众多高红人摆摊设点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名字,在大修堂也不胫而走,甚至他的很多事情,都被人扒了出来——还是那句话,朝阳大修堂里藏龙卧虎,权贵子弟真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,能扒出他和连鹰的恩怨的人,是极少的,就算有人知道了,也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但是能扒出他和曲胜男关系的人,就太多了,这种事却是不怕说的——曲老那是活着的传奇,三十多年前,在朝阳大修堂做演讲的次数,都是两位数计算的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大部分人都不认识李永生,只知道此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有不少女修生,听说李永生帅得惊动内阁,明明靠色相就能征服内廷,偏偏要靠才华,忍不住就想结识一下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朝阳的女修生不愁嫁,三比七的性别比例,让她们足以在大修堂内部就找到差不多的伴侣,就算相貌很不过关,将目光转向朝阳之外,那依旧是广阔的天地。

    但是不少女修,还是有颜控心态,《西厢记》里相国女儿崔莺莺倒追张生,若张君瑞相貌身材类似于武大郎的话……她会有那个心思吗?你再有才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朝阳不少的女修生,家境也不错,自身条件差不离的话,眼光高到离谱。

    于是李永生的院子外,就多了一些女生在此吟游——深秋风景可入画,少女情怀总是诗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个下午,一辆马车停到了院子门口,一个美艳绝伦的少女走下车来,笑吟吟地走到门口,着身边的侍女叩打门环。

    “握草,”有女修暗暗怒骂,谁家女子,竟然敢叩我家小鲜肉的门环?好不要脸!

    然而,也有人认出了来人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朱塔任家的任永馨,也识得李永生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最后两个半小时了,手里有月票的,别浪费了,明天六一,预定下月保底月票,凌晨有加更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