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可笑之人
    李永生一边听杨国筝讲述经过,一边就将黎咏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黎咏的伤不算多严重,主要是两个刀砍的伤口,流血比较多,还有左腿遭受重击,骨折了。

    更悲催的是,他右腿的胯骨错位了,两条腿都不好使,怪不得跑不了。

    对李永生来说,这点伤病不算什么,他先给伤口撒上伤药,然后狠狠一拽一推对方的右腿,黎咏疼得“嗷”地叫一声,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左腿的骨折,没什么太好的办法,所幸不是开放式的,只是摸起来有点不正常,李永生没处理这一块——医馆处理类似的伤,是很拿手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摸出银针,在黎咏身上连扎七针,狠狠地一拍他的背心,只听得“哇”地一声,黎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人也顿时醒转。

    旁边围观的人里,有人看出了名堂,“回魂针……大修堂的修生果然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回魂针算什么?”又有人冷哼一声,“我们大修堂还有会九凤齐鸣的修生呢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医馆的急救郎中也赶到了,见了李永生之后,微笑着点点头,开始救治黎咏——因为诸多医修教谕带头围观,现在大修堂医馆的医修,很少有不认识李永生的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安保的负责人也到了,是一个姓金的武修副总教谕。

    他了解了事态发展之后,很干脆地表示,“此人带进安保院,医馆的郎中。可以去那里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出诊可是要收取费用的,”医馆的人一听不干了。“这修生腿部骨折,放在医馆里疗伤才正好。金教谕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何意?”金教谕冷冷一笑,“相关费用,你们自跟他收取便是……擅自出手打伤高红人,放在医馆里,他若是跑了,医馆承担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武修上舍丙班的,”杨国筝脸涨得通红,声音却是不怎么高,“跑得了人。跑得了他的修生籍吗?”

    他的胆子终究不大,虽然气愤异常,还是没有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金教谕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高红族那边的伤势,还没有报上来,若是死了人,你觉得他会不会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位教谕,你怎么说也是朝阳的教谕?”那名学妹闻言忍不住了,“天下哪里有自家教谕不帮自家修生的?”

    “胡闹!这话是谁教你的?”金教谕眼睛一瞪。大吼一声,“朝阳从来就是认理不认人的地方,你小小年纪,就学会仗势胡来。我大修堂的名声,就是被你这样的人败坏的!”

    这话的帽子,扣得就实在太大了。教谕照顾修生,固然是天经地义。但是朝阳建院以来,一直秉承的就是“法理当先”的念头。大致就是“吾师,吾更爱真理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正是始终因为恪守这个理念,朝阳人才能在朝堂上占据相当的位置,否则的话,朝廷都不会放心用他们——事实上,“朝阳派”在本朝历史上,也被打压过多次。

    所以金教谕这话说得无情,但却在理上,起码一个妥妥的政治正确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学妹你错了,这位教谕,根本是高红人的教谕,”有人在旁边说风凉话。

    这声音不大,但偏偏金教谕耳朵极好,他身子一侧,目光就扫了过去,沉着脸厉声发问,“这话谁说的?”

    而这一刻,他的目光正正地对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在他的注视下,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——出声的那哥们儿真是有才。

    金教谕的脸更青了,他冲着这个脸上有疤的修生,咬牙切齿地问一句,“话是你说的?”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“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金教谕一听口音,就知道话不是此人说的,但是他的脸没有半点的好转,“那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笑天下可笑之人啊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一摊双手,“怎么,不行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围观的修生哄地就笑了起来,能考上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脑袋瓜都是个顶个地够用,谁还听不出来李永生在嘲讽金教谕?

    金教谕的眼中,冒出了一丝煞气,死死地盯着李永生,咬牙切齿的发话,“无礼!你就是这么对教谕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觉得你是我的教谕,”李永生微笑着回答,“刚才那位说得不错,你是高红人的教谕,我是国族修生哎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是很愿意尊敬教谕的,但是眼前这位的所作所为,令他有点齿冷。

    “小子你……”金教谕气得向前一伸手,就想对李永生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,他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心中的火气,狠狠地一挥手,“我怀疑此人也参加了刚才的斗殴,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“金总谕,那是上舍生李永生,”有安保忙不迭地发话。

    李永生在朝阳大修堂名气不算大,但是听说过他的人,都知道他的不好招惹——连着收拾了两次安贝克,居然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但是在知道他的人里,大部分也只闻其名,没多少真正见过他的,李某人实在太能翘课了,又住在教谕生活区,基本上不跟别的修生碰面。

    倒是医修生里,因为围观过他的针法,识得他的还多些。

    说话的那个安保,是朝阳山庄刚调整过来的,正好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李永生?”金教谕顿时一愣,他没见过这个修生,但是这个名字他可是听说过,虽然是插班生,却能引得曲胜男来观摩他的考核,据说武修和医修也在争夺此人的归属。

    “原来不过是个插班生,”他冷哼一声,不屑地发话,“做你的教谕,我自然是没资格的,我又不是博灵本修院的教谕……给我把他拿下!”

    说“博灵本修院”五个字的时候,他的嘴角,泛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比嘴皮子吗?李永生冷冷一笑,“朝阳大修堂里,似乎也没有高红族的武修教谕?”

    金教谕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不敬教谕,罪加一等,还不把人拿下?”

    安保们却还是在犹豫,他们负责整个修院的安全,还经常帮人做做苦力,小道消息听得格外多,哪些修生和教谕不好惹,他们心里有数得很。

    没人认出李永生也就罢了,有人认出来,没谁愿意去招惹这个如彗星一般升起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金总谕,你都不承认是他的教谕了,”这时一个声音懒洋洋地响起,却是一个年轻的制修发话了,他眼中满是嘲讽,“怎能治人家不敬教谕之罪?”

    金教谕听到这话,眼中都要冒出火来了,“刚才的斗殴,你也参加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研修上舍生,”制修冷冷地发话,“扣帽子之前,你想一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在中土国,研修生比本修生的地位高得多,研修生一旦结业,就是中阶制修,无数地方抢着要。

    他们的三五,比本修生高得多,除了天资聪颖之外,大多数研修生,拥有相当大的财力和物力,他们没有生活压力,不需要在本修结业之后,就忙着找工作。

    “研修生又如何?”金总谕的肚皮都快气炸了,今天还真是流年不利,处理个事情,接二连三地碰到刺头。

    李永生就够令他头疼了,研修生更令他头大,须知负责研修院和博修院武修的,是总教谕张岩,博修院只有几十名修生,研修院可是有六百多人。

    他想处置张岩的手下的修生,张岩绝对不肯跟他干休!

    正没个奈何处,顺天府捕房的人赶到了,说高红人赶到捕房报案,控告朝阳大修堂的修生杀人未遂!

    来的捕头也很无奈,两边都不是善碴,朝阳人不好惹,可是高红族有人被砍掉了半个手掌,还有人被打碎了一条大腿,粉碎性骨折,拼都不好拼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处理肯定是不行的,起码要把凶手带走,要不然实在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过来一打听,打架的修生都溜号了,只剩下一个伤势比较重的,被安保留下了。

    府房的捕快也知道朝阳人的尿性,那些跑掉的修生,肯定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但教谕会保人,师兄弟也会相互庇护——同窗犯事,若是做错了什么,可能还有人举报,但没什么错误的话,出卖同窗,足以让举报者在圈子里臭一生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就要求,把这个叫黎咏的家伙交给我们。

    金教谕二话不说,示意安保们交人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交人?”那年轻的研修生先不干了,直接挡在了黎咏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搁在我们博本,也会是修院内部处置,”李永生站在一边,冷言冷语地嘲讽着,“朝阳原来是如此可欺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,旁边的修生忍不住了,纷纷围了过来,不许捕快带人走。

    捕快发现了说怪话的这厮,走上来打量他两眼,冷冷地发问,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是朝阳的插班生,不过我就奇怪了,高红人的强买强卖你们不管?须知法理之外,无外乎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能管得了的,”有人呵斥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太祖曾言,未来是我们年轻人的,朝阳以此而得名,”杨国筝走上前一步,声音有些颤抖,却异常地坚定,“不平事,朝阳当然管得!”

    “朝阳人,管的就是不平事!”又有几名修生走上前来,神情异常激动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亲,你可以在网上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