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鸣不平
    面对提问,李永生也无意解释为何不治军人,只是微微一笑,“若是其他人,我可以尝试一下,不过……我没有行医资格的。本文由 。。 首发”

    小伙子真是狂拽酷炫吊炸天!任进默默地评价,当然,中土国没有这样的地球俚语,不过大致意思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但是,到了他这样的年纪,不会为这点小事介怀,只是笑着点点头,“那我可是记住了,需要你治疗的时候,你可不能推辞……规划司的人,一般不接触军方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我多虑了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不过,复颜丸我可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你别觉得我求你,就是怎么回事,虽然我只是给了永琪一颗复颜丸,但是你得承认,这东西你家也不富裕,你女儿还得求我这个外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任进不无尴尬地笑一笑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复颜丸不算太难求,但是帮人扎个场子,就能赚颗复颜丸,还能卖一卖人情,也划算得很,“到时你再提前三天知会我一声,好定下时间。”

    又聊一阵,李永生告辞走了,任进送客到院门口,算是给足了年轻人面子。

    他回转来之后,就看到夫人迎面走来,“夫君,你不担心他的那个副院长,是来跑规划的?”

    她可不认为,只是扎场子的可能,规划司整天被人求,她的夫君之所以离开体制,也是发现很多规划请求不合适。但是推掉的话又难免惹人,实在难做。

    “他跑规划直说就是了。难道我要顶了北极宫面子?”任进很无奈地看妻子一眼,“他既然没提,可能性就不大,再说了……我已经不是规划司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总觉得有点忐忑,”任夫人轻声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任进少不得又给夫人解释一下,“就算他那个副院长要跑规划。李永生不提。我何必卖那副院长的面子?他没说就是无妨……我就算卖,也是卖他的面子!”

    “可是几个小叔,还在规划司啊,”任夫人苦恼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任进斜睥她一眼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永馨可以代你去,”任夫人小心地建议,“六叔说了,那可能是道宫要点化的人,永馨进了道宫。一定会关照琪儿的。”

    永馨是任家最美的,永玢是资质最高的,永琪……是她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任进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夫人说了,顿了一顿才发话。“到时候看吧,我可以带永玢和永馨过去。”

    只带永馨去,就显得太太功利了,他的夫人可以这么做,任家主却有点排斥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对方接受了邀请,心情也不错,有朱捕长和任进出面接待。他也绝对算对得起宋院长了。

    坐着马车回修院,还没到修院大门,他远远地看到,有一群人围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不是特别爱看热闹的性子,但是身为观风使,有些东西必须有适度的了解,于是令马车放慢速度,他远远地张望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跳下了马车,因为他看到杨国筝蹲在地上,抱着一名浑身是血的修生。

    杨国筝在假期后的补考,只过了一门,还有两门挂着,明晓媚跟他一样,只过了一门——这种成绩,可以留级,也可以不留。

    以他俩的背景,升入上舍生,是很正常的事,不过前一阵南桂郡的某知府来京城参加庆典,杨国筝去见了一趟,回来时候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李永生的小院待了半个月,没好意思出去见人。

    前一阵,杨国筝也出去试炼了,这两天才回来,据说试炼成绩尚可。

    李永生绕到一个人群比较稀疏的地方,拨开人群走了进去,“国筝,怎么回事?我去,这不是……那是谁吗?”

    浑身是血的这位,他也认识,是丙班的同窗,他基本不去班里上课,一下想不起名字。

    “永生,你要救一救黎咏,”杨国筝见是他来了,登时精神一震,“帮个忙,我差你份人情,成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哦,是黎咏,”李永生想起这个人了,跟他的名字只差一个字,“一个班的,那还说啥?不过……到底是咋回事,你总得让我明白一下吧?”

    同窗诚可贵,友情价更高,若是不平事,两者皆可抛。

    杨国筝是个拙于口舌的人,不过不等他说话,旁边就有人发话了,“黎学长是为了我的缘故,被门口的高红族打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侧头一看,是一个娇小的女生在发话,她眼含泪水,“高红族欺负我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合着这女修,是今年入了朝阳的新生,李永生所在的上舍班,迎新任务很少,其中就有这黎咏去迎新。

    黎咏身材不高相貌平常,战力也一般,想发展个学妹那啥……大家懂的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就结识了,上舍生对外舍生的吸引力,还是很大的,要不然修院里都说,防火防盗防学长,这话真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学妹初次来京,老妈不放心,就跟着来了——她不是独生子女,但是总有些父母,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,这个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比较遗憾的是,这一届的新修生,正赶上庆典时节,周围的客栈早就满了,露宿街头要被抓的,学妹的母亲只能去郊区找个房子住下。

    眼下大典已经过了,管制就松了很多,学妹的母亲又来看女儿,顺便在朝阳大修堂四处走走,欣赏一下这中土第一修院的风物。

    黎咏搭上了这个学妹,虽然没啥更深的发展,不过他是上舍生,对新来的学妹来说,还是很值得信赖的,他也使出浑身解数,巴结讨好未来的丈母娘。

    学妹母女都是初次来京城,刚才见修院门口有人卖高原红花,就上前打问一下。

    高原红花是一味很不错的药材,有利于冲击祖窍后的修复,也有美颜养生的功效。

    卖花的是高红族人,高原红花多产在他们那里,这是个位于边陲的民族,也曾经比较对抗中土国的统治,后来被朝廷连拉带打地降伏,在国内也享受比较优渥的待遇。

    学妹的母亲问了之后,有心买上一点带回家,结果一上秤,两块银元一两的高原红花,成了两块银元一钱,两朵高原红花,足有近一两,得花小二十块银元。

    这当然就不能买了,母女俩才要走,旁边呼啦围过来一群高红人,都是在大修堂门口摆摊的,有人卖刀有人卖水果,一群人抱团得很。

    卖刀的直接拔出刀来,指着母女二人,说你们问了价也摸过红花了,必须得买,要不然就别想离开。

    学妹大声嚷嚷着,指望修院安保能过来,但是安保们只能给她一个歉然的表情——拜托,那是在修院外,不是在修院里啊。

    近期类似的事儿,层出不穷,修院的安保处理过一两起,但是很快就被施加了压力下来:大典期间和谐为重,起码对高红族要保持和谐——那边陲地方再起风波,就是令今上难堪了。

    现在真正的大典结束了,但是这一整年,都是庆典之年,安保们对于这样的求助,只能漠视了——不是不想管,架不住上面软。

    学妹气得又哭又骂,说我怎么也是大修堂修生,你们就看着我被欺负?

    正好黎咏过来寻她母女,见状大怒,冲上去就打,那边也不示弱——终究人多不是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几个大修堂的修生也忍耐不住了,冲上去支援,两边打得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高红族虽然人多,但是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战斗力是很强的,眼见越来越多的修生加入,他们只能撇了摊子,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若不是顾忌一些政策,国族的战斗力,比高红族强出很多的。

    但是黎咏是第一个冲出去的,被打得比较惨,正好战斗结束之际,杨国筝路过了此处。

    他在丙班里就没啥存在感,别人也看不起他,但是前一阵出试炼任务的时候,他跟黎咏在一起,黎咏对他有些照顾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杨国筝在班里人缘不行,不是他做人有问题,而是大家不屑主动跟他来往,一旦分到一起做任务,同窗之间该帮忙还是会帮忙。

    杨国筝也就认了这份交情,他虽然比较懦弱,但是见到此情此景,也忍不住热血爆发,要马上带此人去医馆疗伤。

    但是安保们不让他走,说这场架打得血淋淋的,高红族也吃亏不小,那边肯定不答应,咱们这边得有个人承担责任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承担责任的必须是黎咏呢?原因很简单,参与打架的大修堂修生,都撒丫子跑得不见人影了——见义勇为是可以的,但是留下的话,可能承担责任。

    只有黎咏伤重,跑不动,他又是第一个动手的,安保们当然要盯死他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朝阳的安保,不会拦着他求医,只不过希望他晚点去医馆,等修院的负责人来了再说——万一你也借机跑了,我们可就抓瞎了。

    反正黎咏的伤势,看起来挺重,其实并没有什么致命伤,延误一段时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旁观的人见状,就纷纷指责安保们冷血,安保们也无奈得很,一个劲儿解释,说此人伤势不重。

    杨国筝正没主见呢,看到李永生,马上出口求助。

    (今天三更完毕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