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李子(一更)
    吴妈妈本来对李永生很有好感,但是谈到房子,她不由自主地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出现得有点突然,说的也是她不记得的事情,没准里面会有什么算计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觉得,自己有点无聊,不过他倒并不怕对方误会对上永馨,连这点事情都不能面对的话,他又何必辛苦下界一趟?

    看到她警惕的样子,他笑着摸出两个金馃子递了过去,“这代表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金子?”吴妈妈见状,吓了一大跳,忙不迭摆手,“使不得使不得,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,当不得这宝贵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在小时候,是摸过金馃子的,但是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,金馃子对她来说,只是传说中的东西了,有幸远远地见过那么几次,跟她也绝对无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就放下心来了,只这么两个金馃子,换她两间房也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点后悔,唉,我怎么就怀疑这孩子呢?

    “你收着就是了,”李永生不由分说地将金馃子塞给她,“救人一命,功果无量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犹豫一下,将金馃子放到了桌上,“这样,你先把那孩子领来,让我看一看,是否记得……至于说功果,实在不敢贪天之功。

    “是啊永生,”张木子懒洋洋地发话,“你将你姊姊母子请来,令吴妈妈好生辨识一番,才好收金馃子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狠狠地瞪她一眼。你凑什么的热闹?

    张木子嘴角上翘,眼中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戏谑我让你不跟我说实话。

    吴妈妈却是实在人。忙不迭摇头,“就算辨识得出。我也不会收这种重金,不过小李子……你还是先去把你的姊姊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家姊跟着他夫君的全族出海了,”李永生满不在乎地编瞎话,“待他们回来,不知是何年何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她回来,”吴妈妈很肯定地表示,然后又欣慰地笑一笑,“小李子,我知道你心肠好。但是你真的可能认错人啊,谢错了人,你姊姊回来,会不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错又如何?我不差这点钱,”李永生鼻孔朝天,傲然回答,“而且吴妈妈你为人宽厚、妙手仁心,我也是很景仰的,你这样的好人。若是晚景凄凉,那就太没有天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破大天,我也不会收你这金馃子,”吴妈妈的眼中。泛起了一丝泪花,“能得你这两句话,比给我金馃子还高兴。小李子,乖。别这么任性好不好?”

    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小李子?李永生的额头,隐约有青筋迸起。他勉强笑一笑,“我就这么任性,吴妈妈你没听说过,‘有钱任性,没钱……认命’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吴妈妈也被他的俏皮话逗得笑了起来,看到桌上的金馃子,她又忧心忡忡地发话,“小李子,快收起来,真要被旁人看到,明天你来了,见到的没准就是个死了的吴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这片棚户区,老住户很多,相互帮忙都没有问题,但是住在这里的人,也真的很穷,两个金馃子就是两百银元,是景教谕十年的薪水,足以诱得人铤而走险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,“您也听说了,南城褚三我尚且不放在眼里,谁要算计您,得掂量一下后果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也听混混邻居说过了,这小李子的来历,相当强横,但她还是拿起金馃子,执意地塞到他手中,“小李子你不怕,我怕啊……京城里过路的好汉太多,做一票就走的,也实在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只是个稳婆,但是常年走家串户,听说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庆典时期,谁敢作乱?真的想被族诛吗?”

    吴妈妈悠悠地看他一眼,一指门外斜斜的雨丝,“庆典就像这雨……总要过去!”

    “这话太智慧了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竖起一个大拇指来,“那我就……收起来?”

    吴妈妈狠狠地点点头,“必须的!”

    李永生很随意地收起了两个金馃子,又摸出两块银元来,“这点小钱总是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”吴妈妈很无奈地看着他,缓缓摇头,“我真的不需要,如果你一定要表示诚意的话,请我吃顿饭好了。

    “您那点胃口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一次怎么够?一百次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妈妈眉头一皱,伪作发怒,眼中却是满满的笑意,“够了啊,小李子!”

    你再叫一声小李子试试?李永生是真的想抓狂了,“你要是不让我请,我就让褚三出面,夺了你的家产……信不信我真做得到?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的,吴妈妈无奈地翻个白眼,苦笑一声,“你这诚意……还真是满满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这孩子实在太顺眼了,虽然任性了点霸道了点,但是心地……真好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么说定了,”李永生很干脆地发话,不容她推脱,“两块银元你也收起来……握草,这屋子竟然漏水?”

    雨慢慢地密了,雨水从房顶上掉落下来,发出滴滴答答的轻响。

    吴妈妈从下搬出几个豁了口的大碗,还有没了颈子的瓦罐,很娴熟地将它们摆放到位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瓦罐,直接摆在了上,她解释一句,“雨若是下得久了,这里也要漏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狐疑地看着她,“就这房子……你也想养老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能翻新一下房子,上百银元不成问题,”吴妈妈笑着摇摇头,“你这孩子,真是不懂得民间疾苦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,中土国跟地球界不一样,在地球那边,京城里有间平房,那就太宝贝了,房子再烂再破,出天价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不说学区房什么的,只说等着拆迁,就占老大便宜了。

    中土国的京城,肯定也有拆迁,但是这里一说房子,就是连房子带地,没有土地使用权之类的玩意儿,更不存在土地使用权续费。

    所以房子的价值,主要看房子本身的好坏事实上,京城的人不认为地有多么值钱,买了你的房子,就是连地都买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在京城起新房子,费用很高,这本身就是个温饱型的社会,资源相对匮乏,一砖一瓦都所耗不菲。

    吴妈妈所在的是棚户区,房子价值本身就起不来,再有钱的人,也不会花钱买这里的房子,而她的房子破烂成这样,想要翻新修成好房子,没有三五十块银元下不来。

    就像地球界的农村,盖一次房子,起码得积蓄十来八年的家用,这里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懂民间疾苦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那您给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外面下着雨,左右是无事,吴妈妈便用自己这几十年的经历,向年轻的小家伙讲述着人间疾苦。

    张木子听得没太大兴趣,民间疾苦她听说过一些,但是道宫高高在上,早就超脱了很多低级的世俗烦恼,一个百万富翁,会有兴趣听没钱人的困惑吗?

    这样的人有,但绝对不多。

    然而,她见到李永生听得津津有味,也只能按下心中的不耐,详细地听对方的讲述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起劲那是假的!他更想听到自己希望了解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听着听着,他真的是有点心酸,永馨这一世,是吃了多少苦啊。

    我来得太晚了,是我的错……我现在就唤醒你的宿慧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终究是一种冲动,吴妈妈连制修都不是,怎么可能被唤醒?

    就算被唤醒,真的很可能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而且凭良心讲,李永生不认为这是个好的时间,永馨年纪已经大了,被唤醒之后,修为跟不上,很可能再入轮回,他还得再寻找一遍,再次唤醒。

    再说了,永馨这一世的容貌,也确实……不堪了一点,虽然她善良依旧。

    当然,容貌是可以改换的,可是永馨现在已经老年了,修为又不济,前景也不乐观……

    李永生绝对不会承认,其实他有点怀疑……永馨虽然没有结婚,会不会有过些什么经历?

    他对自己说,其实我是纳闷,永馨哪怕不觉醒宿慧,气息也不至于微弱成这样吧?

    他可以陪着她,慢慢地度过剩下的年华,但是他不想……认错人!

    是借口吗?也许是吧,反正不管怎么说,他有点无法接受,永馨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关于时间的时效比,他了解得不是很多,但是他始终觉得明明是卫国战争胜利之后,你才去转世的,怎么就转生到卫国战争之前了呢?

    穿越这种事,呵呵……他可以信,但是他绝对不信,永馨能倒霉到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始终在怀疑,自己所要找的永馨,大概、也许、可能、未必……就是眼前的老妪。

    所以他心里,一直将对方称作吴妈妈,而不是永馨。

    不过,他愿意将老妪视作永馨万一真的是,他又怠慢了的话,她岂不是会很伤心?

    出于这种纠结的心态,所以他现在有耐心,慢慢地听吴妈妈讲述那过去的故事,或许在故事中,他能获得一些线索,帮助他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(加更到,继续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