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白发老军
    李永生回了修院,有人也问起,他为什么要猜是降头博灵郡可不是很靠南。

    但是他就不解释了,只说是猜的,旁人只当是他恼火军役房,发了性子不说。

    年轻人嘛,血气方刚是可以理解的,大家也不以为意,不过接下来的事情,令他们有点吃惊小李拒绝为两个伤患行针,理由是:这俩是军人。

    王楠觉得有点挂不住:明明是平民来的,你怎么说是军人?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着回答,王总谕您心里清楚,他们是不是军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出来他们是军人,”王楠维护修生的时候,是全力以赴,但是不要脸起来,也没什么下限,“你尽管行针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能证明他俩是军人的话,以后我不接王总谕的伤患……您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王楠顿时就恼了,“小子,让你治你就治,哪里来的那么多话,我白维护你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就是不上手,只是淡淡地看着他,“顿河水库的事儿,我也算有点小功劳,功过相抵好了……我再问一遍,您确定这俩不是军人?”

    王楠犹豫一下,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算我的人情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李永生摇摇头,伸出四个手指头来,“我可以治四个您指定的伤患……加倍,但是我不治军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真是邪门了,”王楠泄了气,“你怎么能知道他俩是军人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军队的肃杀之气,我感受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想上你的黑名单,”王总谕无奈地叹口气,“明天我再找两人来,也不找四个,不过,军方想要救治,压力下来我也扛不住,你要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屑地一笑,“说不治就不治,反正我是武修,不靠这个吃饭。”

    王总谕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你能想清楚就好。”

    世界上的事儿,就这么巧,第三天,王楠找了新的病患来,让李永生完成十二个治疗名额,但是就在刚刚起了针之后,医馆外来了两辆马车车帘挑檐上,挂着军徽。

    马车上下来两个年轻军人,倒是很客气,“请问哪位是李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走上前一步,“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师,您好,”一名年轻的军人抬手一拱,客气地发话,“老长官旧疾突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不治军人,”李永生一摆手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年轻军人的脸上,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,他一肚子话,都被噎了回去,好半天,他四下看一看,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刚才那位年轻人,是李永生大师吗?”

    “他叫李永生,只是我院的修生,”王总谕走出来,“谈不上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年轻军人疑惑地挠一挠头,“不治军人?曲老的老伤,该是他治好的吧?”

    王楠的眉头一挑,“哪个曲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姜老,”年轻军人倒也机灵,“曲胜男曲老的侍卫,她介绍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曲老……”王楠眉头一皱,他隐约听说,好像李永生大比的时候,曲胜男曾经在场,“姜老介绍来的,可不就是曲老介绍的?走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李永生的小院,上前叩门。

    结果李永生直接将人拒之门外,“抱歉,我不治军人!”

    年轻军官明显恼火了,但还是克制住了情绪,走到马车边低声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然后,马车上就下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,上下打量一下院门,又侧头看一眼王楠,“请问……我能砸了院门吗?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问题嘛,王总谕无语凝噎,是礼貌呢,还是野蛮?

    还好,他做医修这么久,也见过了太多各色伤患,接触过很多奇葩的人。

    想一想之后,他稳稳地回答,“砸了院门,得赔……在我看来,医修想不想治人,在于沟通,强行要求的话,总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老头想一想,一努嘴,“那就砸了院墙好了,没准不用赔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赔!”王楠高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晚了,一名年轻军人掣出一柄大锤,狠狠地砸到了院墙上。

    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院墙倒塌了两尺多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个女人正在躺椅上看书,闻听声响,愕然扭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退后,”白发老者尖叫一声,异常地惶恐。

    年轻军人脚下发力,噌地倒蹿出好远。

    年轻女人看他们一眼,收起书来,端起身边的茶杯,嘬唇吹了一口,将茶杯水面的浮尘吹掉,又慢条斯理地轻啜一口,不再看他们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声,从房间里走出来,四下看一眼,茫然地发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敲错门了,”白发老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“这段院墙不太结实,受到波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你们这帮家伙,”李永生一眼就看到了年轻军官,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,“我说了,不治军人,这墙下午给我弄好,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弄好没问题……再赔偿十倍价钱!”白发老头笑眯眯地发话,“但是,为什么不治军人?”

    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自己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头想一想,回答一句,“我是朋友介绍过来的,曲婉儿你认识吧?”

    曲胜男在中土国,算是举国皆知,但是知道曲婉儿的,就太少太少了,曲老是标杆性人物,而不是实力派人物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听就知道,这货真的是有来头的,但是他心里有气,别说曲婉儿了,曲胜男亲自来,他也不给面子军役房那帮家伙,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摇摇头,“就是不治军人,你这种化修中毒跌落境界的,我更是不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者倒吸一口凉气,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呢?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我只是看出你的伤情了,最关键的是……我不治你!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认识我?”白发老者愕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摆手,自顾自地发话,“马上把院墙给我修好,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那一直彬彬有礼的年轻军人终于恼了,“小家伙,差不多点啊,面子是别人给的,脸是自己丢的,你不客气一下我看看?”

    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你确定要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了小九,不许乱说,”白发老人厉喝一声,然后冲李永生一拱手,“打破院墙,我们当然会赔,能问一下不治军人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冲着王楠一扬下巴,“问他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就又走回了屋子,“非请勿入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年轻的军人小九只气得睚眦欲裂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白发老人一摆手,有意无意地看一眼年轻女人,“先修院墙……马上!”

    军人行事,果然是雷厉风行,砸了院墙的年轻人拿出一块传讯石,就开始呼叫人手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吩咐了之后,就不关心这个了,他转头看向王楠,“他怎么不救治军人?”

    王总谕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将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白发老人听了之后,也很无语,“这尼玛谁干的,不就是个道歉吗?做错了要认,挨打就要立正,现在的孩子,越来越不像军人了,小九,去查一查此人,叫他过来道歉。”

    小九还没来得及说话,屋子里淡淡地传出两个字,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头斜睥屋里一眼,“不就是个道歉,早早晚晚的事儿,有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晚了就是晚了,”李永生在屋里回答,“机会我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霸道了吧?”白发老头怒目圆睁,“他那也是事出有因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随便砸人院墙的主儿霸道,”李永生的声音,继续从屋子里传来,“你好歹也是个军人,不知道机会的重要性吗?”

    “握草,你还以为这是在打仗?”白发老头有点哭笑不得,“真是个生瓜蛋子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在屋里听到这话,冷哼一声,也不知道谁是生瓜蛋子。

    他可是将这厮的行径都看在眼里了,虽然院墙被砸,他很生气,但是只冲此人砸门之前,还知道问一句王总谕,然后又自作主张砸院墙,就知道是个混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这人并没有太大的意见。

    年轻军人小九也摸出一块传讯石,吩咐了起来,交待完之后,才走到老者身边,低声地发问,“父亲,你刚才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白发老者剧烈咳嗽两声,才冲着王楠笑眯眯一拱手,“敢问阁下是?”

    “王楠,大修堂医修总教谕,”王总谕也一拱手,“敢问阁下是?”

    王总谕地位极高,但是对上军中的化修,也必须要客气,须知中土国只有八大郡的军役使,才是化修,那都是实权人物。

    “我是无名小卒一个,”白发老头笑眯眯地一摆手,“你下面这个本修生,不太听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的修生,”王楠摇摇头,“目前……他是武修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这老军不是什么便宜路数,回答得就很谨慎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眼珠一转,“那他的教谕是谁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