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四十章 医修挖角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郭老教谕虽然奇葩,但是在李永生的小院里,他跟朱大姐处得却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郭教谕不太看得起没文化的人,可是知道朱大姐的所作所为之后,也忍不住夸赞,一个人带大所有的弟弟妹妹,太了不起了,尤其是家里还出了顺天府副捕长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在小院只针灸了一天,李永生的任务挑战试炼就批了下来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是国内顶尖的修院,教谕杰出修生更杰出,每年都要有那么几次任务挑战试炼,不过这次的挑战很少见是跨了专业的挑战。

    当然,大修堂的教谕都知道,武修挑战医修类别,也不算特别古怪,但是挑战的是失传的针王绝技,还是引起了相当的轰动。

    医修总教谕王楠,带着一帮医修教谕专程赶到。

    一般的本修院里,可能有医修教谕,但是除了专门的医修院,基本上听不到总教谕的称呼,但是朝阳大修堂是例外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大典期间,医修的任务也是很重的,治安管得严了,生事的人少了,但是一旦起了大冲突,医修就派得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很多医修都被分派了相应的责任区,应该在那里坐镇,修院的教谕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是王总谕听说这次挑战的内容之后,还是特意赶来,哪怕武修根本没有邀请他。

    挑战试炼是在演武场边上的一间平房中,武修教谕来了七八个,医修的教谕来了也有七八个,还有院务室的室长。

    李永生针灸的对象,是个签了生死约的平民,受外伤导致下半身瘫痪半年。塑骨丸可以医治,但是他买不起。

    这人的病情,是典型的需要九凤齐鸣来医治起沉疴。武修教谕里也真有懂这个的。

    但是诸多医修教谕,对此颇有微词。“这个伤,没必要这么医,九凤齐鸣实在太冒险了,保守一点治疗即可。”

    郭老教谕也来看热闹,闻言一呲牙,“保守医治可以……你出钱吗?”

    吵闹归吵闹,当李永生开始验伤的时候,大家就安静了下来。看他如何行止。

    这样的伤势,对李永生来说太简单了,不过当三根银针齐鸣的时候,医修教谕们还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惊讶,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总教谕王楠的眼中,更是冒出了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李永生挑战的成功,沈教谕报的就是三凤九鸣针法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也不会给旁人“狂妄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永生为了表示自己“力有不逮”,连续使用了三次“三凤九鸣”,也大致达到了真正九凤齐鸣的效果。

    看到他连续行针成功。就连武修教谕都知道,这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此人对此手法已经相当地娴熟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娴熟。试炼挑战的章法可不能少,武修教谕满意地点点头,“有个好开头是不错的,但是小李,接下来你还要再诊疗五名伤患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知道这章法,这样的挑战,他需要诊疗三到九名伤患,三名的话有点少了。九名又多了,六名就是个不错的数字。

    可是他心里有事。除了家里的两名伤患,他更惦记着五道坊那里的事。想一想之后,他试探着发问,“教谕,我能否以治愈三人为目标?”

    会九凤齐鸣针法和治愈伤患,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像眼前这位伤患就是,他被九凤齐鸣针法救治,那是最难的拦路虎被攻破了,像汤剂调理之类的,还是不能免的。

    “三人嘛,”武修教谕斜睥一眼呆若木鸡的众多医修教谕,心里有点为难,若不是有这帮家伙围观,这个请求倒也可以通融。

    你说你们医修不看着自己的修生,跑到我们武修的地盘来做什么?

    一个头发花白的医修教谕眼睛一亮,“你还开得了方子?”

    “多稀罕呐,”郭教谕洪亮的声音响起,“小李的方子很不错,我吃得就挺好,要我说,三人就三人吧,全须全尾的,传出去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郭老教谕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”王总教谕发话了,他眼神闪烁着,“九人是必须的,三凤九鸣针法难得地重现,我们医修教谕,都要带着修生来观摩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一眼不远的沈教谕,轻描淡写地发问,“小沈,我们旁观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沈教谕闻言,也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不算过分,试炼中相互观摩,是再正常不过了,为了保证此次的任务挑战评判公平,还有专门的一名医修教谕被请来了就是没想到,一来来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当然,九凤齐鸣的手法是秘密,他可以用这个理由来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若光是看就能看会,九凤齐鸣又怎么可能失传了?

    他犹豫一下,看向李永生,“永生,王总谕想旁观,你方便考虑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李永生呲牙一笑,然后点点头,“不过九名病人,委实多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个人,算你两次试炼,”王楠大手一摆,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我们希望,能用留影石记录一下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这次想了想,才不情愿地点头,“可以,不过每天我最多行针两个时辰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楠愕然地看着他,“你答应得这么痛快?”

    所谓留影石留影,不过是试探,他真想坚持话,悄悄留影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武修教谕或者会反对,但是这么大的事情,他能直接告到院长那里必须要留影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”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医术就是用来救人的,你们能看得会,我绝不阻拦,留影什么的,当然更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王总教谕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大话说得不错,每天只行针两个时辰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针对我,有意思吗?”李永生很无奈地回答,“王总谕,我是有别的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样的,”王总谕伸出个大拇指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转到医修来吧,我保证你研修博修连读,结业就留院任教,如何?”

    这画风转变太快吧?李永生呆呆地看着他,差点问一句,是不是还要配住房和马车?

    “我艹,你别太不要脸行不行?”郭老教谕看不下了,他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武修好不容易有个博学苗子,你医修何德何能敢抢走?你也不说一说,医修要这么高的战力做什么?”

    也就是他,敢直接骂医修总教谕。

    “没我医修,你现在还瘫着呢,”王总谕冷冷地瞪他一眼,然后才看向沈教谕,“其实医修的战力高一点,对自身是很有好处的,你把人让给我,我欠你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堂堂的朝阳大修堂医修总教谕,许下的人情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沈教谕愁眉苦脸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要可是,我最看重的还不是三凤九鸣,”王楠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,“我最看重的,是他有一颗仁者之心,这才是医修最宝贵的精神……你也知道,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浮躁了。”

    留影石什么的,那是试探,后来他嘲弄对方只行针两时辰,也是担心这修生沉不下来心,得过且过好的医修不该是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对方解释说有事,他马上就信了,这孩子看起来就不像是个骗人的。

    沈教谕很苦恼地摇摇头,“王总谕,我也很想答应您,但是真的不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王总谕的脸,刷地就拉了下来,“口是心非,信不信我找院长要人?你知道不知道咱大修堂的医修,已经被中南医专压得抬不起头了?”

    “但他是插班生啊,”沈教谕叫了起来,“他是博本院来的插班生!”

    “插班生又如何?”王总谕很随意地一摆手,然后手就停在了空中,不屑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,“呃?”

    好半天,他才冷哼一声,“博本院?切……”

    冷不丁,他眼角扫到了李永生,“切实不错,嗯,博本院实力很强,直接转院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才笑眯眯地转向李永生,“小李你这脸……啧啧,得快点治啊,没准一颗复颜丸不够,我给你弄两颗?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笑了起来,“王总谕,挖墙脚不是您这样挖的,您应该主动拿出两颗复颜丸来,然后啥也别说,等着感化我就是了,这样用条件交换,诚意不足。”

    王总谕呆呆地看着他,愣了好一阵,才呲牙一笑,“你这……算是答应了?”

    他这种认识并不奇怪,在朝阳大修堂的教谕嘴里,博本院也就是个“切”的评价,而且本修生转院,只能从高往低转,这还得是有办法的人家,从低往高转那权势就可谓滔天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从下面转往朝阳大修堂,那就是呵呵了,有这门路的,直接写个条子就让大修堂收人了,还用转什么转?

    当然,王总谕能开这口,是因为另一种情况修生太杰出了,杰出到值得大修堂放下架子去拉拢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当世绝无仅有的会使用“三凤九鸣”针法的修生,而且还擅长医术,更有一颗医者仁心,这足以令王总谕打包票将人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答应啊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我只是说,您这挖墙脚的姿势不对。”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