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试炼任务
    李永生自忖也是学霸,但是任务挑战也有个范围武修就是武修的范畴。≧>≥网

    要不然,以他全国征文前十的成就,直接挑战文采,谁敢不让他试炼通过?

    但是,那是文修生的范畴,不合规矩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在武修里选个类别,自己竖个目标来完成,要不然,教谕们也不会答应你好歹堂堂学霸,选个不相干的类别,丢人不?

    与其那样,你不如老老实实地完成试炼就完了,何必另出机杼?

    地球界文科僧毕业实习的时候,也没谁会去种庄稼生物学得再好,再会育种,你也是文科僧啊。

    朱捕长冲他呲牙一乐,“谁说武修就不修医术的?”

    “您别跟我说这个,”李永生一摆手,很干脆地拒绝,“我知道有军医,但是军医从来都是医修里出,没听说过武修里出军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,这还真有,”朱捕长笑着话,“你根本就没理解,军医是怎么来的!”

    最早的军医,全都是武修,因为大部分的武修,本身就会有一定的医学造诣,修行中出现点小偏差,很多时候就是自行调整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医修,就是以炼制丸药或者救治普通人为主,治疗外伤或者内伤,真的未必赶得上武修。

    只看博灵郡名医陈山河就知道,他遇到了师季峰,只能断定对方是风邪入骨,但是驱除?他真驱除不了,必须得修为到了那个境界才成。

    武修里的军医也是如此,军队上了战场之后,伤兵们很多时候要靠自救,或者指望上官有杰出的手段很多武修配外伤药都是很拿手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近百来年,行业细分得越来越厉害,很多有传承的武修,都转行医修了,所以慢慢地。军中的军医,就被医修代替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医修的战力比不上武修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一旦上战场,医修虽然能救人,但也需要人保护,会拖累军队战斗力,这个事实客观存在。

    朱捕长很明白地指出了这一点。“事实上,皇家军修院里,武修就要修医术,只不过……呵呵,我知道你对军队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李永生的眼睛一亮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,“那就不用担心耽搁朱大姐的治疗了?”

    他是个很皮实的人,无所谓出试炼任务,但是现在朱大姐治疗,也算节骨眼上。而且那三项试炼任务,都不是能半途而废的,一旦去了就得钉在那里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给朱大姐行针,就算想去一趟五道坊,也得请假。

    最糟糕的是,在这种大典面前,没有足够的理由,不可能被准假。

    就算准假了,总不能经常出去吧?试炼的成绩该怎么算呢?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了解一下情况,”朱捕长见他有兴趣。就笑着点头,“其实这种挑战很简单的,你再现针王桂一男的‘九凤齐鸣’就行……这不难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顿时愕然,“朝阳大修堂的试炼……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对你来说很简单。对我们来说,难于上青天,”朱捕长瞪他一眼,然后轻咳一声,“对朝阳大修堂,你要心存敬畏。但也没必要觉得它无所不能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干笑一声,“您好像就是朝阳大修堂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错了,”朱捕长摇摇头,一脸肃穆地看着他,“我是西南刑捕本修院出来的!”

    西南刑捕专修院,八大刑捕专修院之一不是第九大,是真正的八大,而且排名前三,因为有两个本修班,出来的修生都自称是本修院。

    “呃,冒犯了,”李永生讪笑着一拱手。

    朱捕长冷冷地一哼,“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?”

    她只是有点心里不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帮李永生问询了一下,这样的挑战合适不合适。

    朱捕长职位一般,但是司职重要,在朝阳大修堂也有点能量,很快就得到了答复:谁若是掌握了九凤齐鸣,别说一次试炼,算两次试炼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哪怕挑战的是武修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沈教谕跑来找李永生:你真的会九凤齐鸣?行不行啊你?

    “我真行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教谕你相信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先等等吧,”沈教谕想一想,还是摇摇头,一本正经地话,“我的老教谕,半身偏瘫,九凤齐鸣应该可治,你先拿他试试手……你放心,治不好也不会差你钱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有点愕然,“没必要吧,朱捕长瘫痪三十年的大姐,已经被我治得差不多了,还不能说明问题?”

    沈教谕不满意地一哼,“你在她身上使用九凤齐鸣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没有,她不能那样行针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但是我肯定会啊,你那老教谕在我试炼挑战的时候,可以作为例子拿出来,何必花钱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,我必须要过眼才行,你是我的修生,”沈教谕一本正经地话,“万一你实力不济,你成绩要受到影响,我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大部分教谕,是非常值得人尊重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,教谕是为自己好,那么也就只能再尝试治一人了。

    老教谕姓郭,在幽州郡老家休养,但是在大修堂也有宿舍,第二天就由马车接了来。

    郭老教谕年近七十了,据沈教谕说脾气很暴躁,不过他对李永生很客气,先问我这偏瘫,用得到用不到九凤齐鸣针法?

    他是教谕出身,当然知道针法再好,不合用也不能乱用。

    先期没必要用,李永生回答得也很干脆,用了效果不大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用一次,给你的沈教谕看一看,”郭老教谕做出了决定,果然是老辈人,考虑的先是帮修生,哪怕用处不大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,“我这偏瘫,能否根除?”

    郭教谕并不是彻底的偏瘫,只是半个身子行动不便,这也亏得他教出了无数的修生,请了很多名医来治,才有现在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可以,”李永生这次回答得异常爽快,“不过需要诊疗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?”沈教谕闻言有点不高兴,“永生,朱捕长那个瘫痪三十年的大姐,好像也就才两月,你就治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比,”李永生摇摇头,很干脆地话,“她的体内药力雄浑,所以我才不敢用九凤齐鸣,老教谕原本也用不了一年,但是他被其他医生治坏了,有冲突……你们显然请了不少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永生!”沈教谕气得大吼一声,“不要胡说八道,被外人听去就坏了!”

    区区的一个年轻本修生,居然指摘其他名医治坏了病人,这话传出去,要有多少人指责你张扬、不敬前辈?

    “小沈,别那么暴躁,”老郭教谕冷哼一声,然后冲着李永生点点头,和颜悦色地话,“别理他,该说就说才是年轻人,你的教谕,已经被俗世磨平了棱角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愕然,这俩教谕,哪个更暴躁一点?

    “老教谕,”沈教谕觉得自己太委屈了,“你这不是爱他,是害他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中土国暮气沉沉,就是你这种市侩教谕带出来的,”郭老教谕很不客气地呵斥自己的学生,“敬老是应该的,但是那不代表不能出自己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的看法,大多是错的!”沈教谕据理力争,“他们的经验不足!”

    “胆子还没变得太小,居然敢跟我顶嘴,”郭老教谕笑眯眯地点点头,颤巍巍竖起一个大拇指,然后脸一沉,“那些名医治坏我没有,我心里有数……你再顶一句嘴试试?”

    沈教谕登时住口,我也是为李永生好啊教谕心里苦,教谕不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李永生行针了,在沈教谕和老教谕家人的注视下,三根银针齐鸣三次。

    郭老教谕虽然看不到,还是很满意的,“哎呀,松快多了……永生,你这应该是三凤九鸣才对,不是九凤齐鸣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教谕,三凤九鸣,比九凤齐鸣还难呢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九凤齐鸣起码要高阶制修,我修为没到,会三凤九鸣的,只要能升到高阶制修,九凤齐鸣就是等闲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三凤九鸣需要的掌控力更强,九凤齐鸣对修为的要求比较高,精神力要求也较高,所以三凤九鸣,就可以认为是九凤齐鸣了这是桂一男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当然,没成长起来的天才,就不是天才,郭老教谕说的也没错。

    “有点骄傲了啊,”郭教谕立刻就打击他,果然是传说中的脾气不好,“桂一男有俩弟子会三凤九鸣,学会九凤齐鸣了吗?”

    那俩都死于政争了好不好?李永生不服气地回答,“我不认为自己会死于政争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沈教谕看到这俩要吵起来,赶紧出声和稀泥,“咱在您家里治,还是去李永生的小院治?”

    “去他那儿,毕竟他那儿还有个伤患,”郭老教谕果断话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这身子骨儿也不方便啊,”一名中年妇女话了,“招呼不好您,夫君又该埋怨了。”

    “求医就要有个求医的样子,”郭老教谕一摆手,淡淡地话,想一想,他又骂一句,“玛德,没准当初就是因为只知道请医生上门,才有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暗暗咋舌:这老教谕,也真是够奇葩的。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