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必须有缘(求月票)
    说起来这事挺有意思,汤昊田、赵二可和常定坤三人,是个循环压制。

    赵二可看到常定坤失手,自然也想结识美人哪怕自己得不了手,能借此交好常定坤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李永生来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什么话?”李永生听到这里火了,“我就是觉得跟他有缘,你也想跟我有缘?那行,你女朋友够不够漂亮?”

    赵二可闻言也没有生气,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,“小地方来的吧?唉,舍不得女人,没有格局……我女人很多,送你两个无妨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任永馨终于不干了,她冷哼一声,“你们是想打听我吧?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美貌女人天生有气势加成,她这话说得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常定坤轻笑一声,“美女生气了,我好害怕哦。”

    “永生,交给你了,”任永馨偏偏会作怪,“这些人很穷凶极恶,我就指望你帮我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有病吧你?李永生真是无语了,他其实挺不待见那些煽阴风点鬼火的主儿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人这么做,他更是不喜欢,那样会让他感觉,自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。

    但是常定坤的话,骂得实在太难听了,他这时退缩,倒像是怕了对方似的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看一眼任永馨,直接发话,“这是我订的桌子,不请自来的……都滚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常定坤愕然地看着他,顿了顿之后,又说一句,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贱皮子见得多了,没见过你这么贱的,”李永生不耐烦地一摆手。“我说让你滚……要我说第三遍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你找死!”常定坤厉喝一声,“小五,拉捕房的人来!”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城西捕房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“朱塔任家办事!”永玢一拍桌子。奶声奶气地发话,“不相干的让开!”

    “朱朱朱……朱塔任家?”常定坤的腿顿时就软了。捕房的势大,但是级别真的很低,遇上朱塔任家这样的大块头,他老爸也不够扛的。

    他定一定神,扭头看向李永生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兄弟,我只是觉得跟你投缘。你不答应就算了,没必要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觉得跟你特别投缘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……我得先见见你女朋友,再决定跟不跟你交心。”

    常定坤的嘴角不住地抽动着,只觉得这一生所遭遇的羞耻,莫过于此刻,他定一定心神,忍气吞声地发话。“我没女朋友,让大哥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女朋友,也敢跟我搭讪?”李永生轻笑一声。“我还想介绍你认识我的女朋友呢,真不让我看你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原本就是一场误会,你要怎样?”常定坤实在忍无可忍了,“你有什么损失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呲牙一笑,“我要没点本事,那就真的有损失了。”

    常定坤一摊手,很坦荡地耍无赖,“你说得再多,假想得再多。我没做就是没做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。冲着远处一招手,“把这个白痴拖出去。别跟我说,你们这点事儿都做不好。”

    远处有人躁动一下,转眼间来了三条汉子,冲着常定坤狞笑,“小子你活腻了?”

    “小光,光哥……”常定坤的腿脚有点软,他认出了来人,褚三手下的大将。

    对捕房来说,地赖子不算什么,但是褚三搭的可是府房老大张晓宏的线儿,所以见了褚三的手下,他都要哆嗦,“这儿是城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东南西北的,都无所谓,京城讨生活,关键是得有眼力,”光哥狞笑着一摆手,“你既然眼瘸,那栽了就要认。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常定坤就被人拖走,别看这里是郡房的产业,级别不低,可教化口儿没有暴力机构,对上混混也是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李永生又转过头来,冲黑黢黢的汉子微微一笑,“二可,我怎么跟你道歉才好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眼瘸,”赵二可拎起一壶滚烫的茶水,直接浇到了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茶水哗哗地响,他疼得咝咝直抽凉气,却是毫不停手,浇了大半壶之后,才放下茶壶,看向李永生,也不擦脸上的茶水,“兄弟,这样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长点眼,”李永生一摆手,不再计较。

    那一桌的茶也喝不下去了,三个人起身就走,一个风骚的女人还狠狠地瞪了李永生一眼。

    李永生站起身冲汤昊田招一招,笑着发话,“汤哥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汤昊田一摆手,又指一指赵二可离开的身影,又挤一挤眼睛我得跟他解释两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朱塔任家加上褚三尤其是褚三,足以令赵某人吓破胆了,汤昊田只是想把场面稍微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想惹怒郡教化房,必要的暗示一下也得有你不帮忙也就算了,千万别使坏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之后,阿宾又苦笑着道个歉,“永生,实在不好意思,打扰你喝茶的兴致了,实在那厮是刑捕系统的,我得给他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你请假找我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昨天那个捕快赵渤,人还算不错,”阿宾支支吾吾地发话,“能不能看我个面子,放他一马?”

    “你的面子,我肯定是要买的,”李永生点点头,然后冷哼一声,“但是他昨天不作为,你也看到了,这就是你说的人还不错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……他对我还算照顾,”阿宾苦笑着回答,“他的不作为,我也看不惯,但他也是有苦衷的,事事都计较的话,累死他也忙不过来,有些时候就得过且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端了公家饭碗,就别说忙不忙的,”李永生一摆手,冷笑一声,“谁求他端公家饭碗了吗?要我说这就是懒政,扒了他那身皮都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“永生,给个面子嘛,”阿宾放低了声音,小心地四下看一看,“他说了,您饶过他这一遭的话,他一定改,而且……帮我进捕房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定改,这话是你说的吧?”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刚才还说懒政是不得已呢,马上就说一定改?

    不过他对阿宾的感觉真是不错,觉得小家伙真诚,而且不失机灵,遇到紧急的时候,也敢胡说八道,于是他压低声音发话,“我扒了他的皮,照样也能让你进捕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阿宾犹豫一下,还是坚持自己的来意,“永生,赵渤那人……本性不坏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就给你个面子,”李永生点点头,对方的选择,令他感觉有点意外,也有点不高兴,但是转念一想,这岂不就是真性情?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这家伙要是再不作为,传到我耳朵里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跟他说的,”阿宾很干脆地点点头,脸上泛起灿烂的笑容,“永生……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?你的面子我肯定给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说一句,“我也劝你一句,别学赵渤,要不忘初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”阿宾笑了,笑得异常地开心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一眼任永馨,站了起来,“那我赶紧去通知赵渤,你跟你女朋友继续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女朋友,只是朋友家的……”李永生还待解释,阿宾已经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任永馨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原来你还知道,我不是你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了,”李永生愣了一愣,然后才恍然大悟,他笑着发话,“我们静疆府有个笑话……自从见过你女朋友,你这个朋友,我就交定了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狠狠瞪他一眼,“那我明明不是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说的,是常定坤认为的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我只是反击了一下……嗯?”

    好像确实有点不合适哈。

    任永馨冷哼一声,“轻浮!”

    随便你怎么想吧,李永生也不以为意,站起身来,“你们先歇着,我去办点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鼻青脸肿的常定坤走了过来,冲着李永生深深地鞠一躬,“对不起,李哥,我错了,您饶我这一遭,好吗?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汉子赔着笑脸发话,“李哥,现在大典期间,说服教育了他一下,您看行吗?”

    他必须赔笑脸,跟踪李永生是褚三的意思,但终究没让眼前这位知道,这就是不敬。

    “说服教育?”李永生被他的措辞逗乐了,然后点点头使个眼色,就带着汉子走进了竹林深处,才低声发话,“九年前的九月十五,我要这些地方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任永馨见他离开,也很干脆地站起身来,“永玢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好多果子,”永玢眼巴巴地看着干果,六七岁的孩子,正是嘴馋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回去的路上,我给你买,”任永馨没好气地回答,“我不想再见他。”

    常定坤看着两人离开,愕然地张大红肿的嘴巴,这美女,也是朱塔任家的?

    褚三的人得了具体消息之后,查找工作顿时就快了许多,而李永生就索性住在了朱捕长弄到的小院里,除了帮朱家大姐针灸,就是出门去见那些可能是永馨的人。

    据褚三的人初步了解,九年前那天在这片范围内的人,起码有五百多已经不在这里了,还有一百多人暂时不在这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可见这排查量有多大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