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
    李永生请任永馨点茶,任永馨却也不客气,直接点了一壶一千三百钱的茶价格只在中上,倒也不算宰人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又添了两碟干果,小茶舍卖,应该到不了两百钱,这里却要五百钱。

    这个价钱依旧不算贵,小茶舍没有竹林和瀑布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任永馨坐在那里,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小永玢抓着干果,嚼的咯蹦蹦直响任家虽然家业不小,也不是随时都有干果可吃的。

    卫国战争之后,中土国足足用了二十年,才大致恢复了元气,由于战后人口激增,物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都处于紧张状态。

    大多数老百姓家里有点家产,都是一点一点攒出来的,任家不怎么需要攒,但是家大业大,有个简朴的家风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接待北极宫贵客,任家可以端上精美!无!错!的糕点,但是对自家的子女,要求却是极严事实上很多家族,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。

    坐了好一阵,李永生觉得,总不能指望一个女娃娃主动打破僵局,于是笑着发话,“天气挺热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”任永馨盯着茶杯看,头也不抬地回答。

    李永生顿一顿,“有点想昨天那场雨了,起码凉快点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侧头去看飞溅的瀑布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是,昨天凉快。”

    你这人……会不会聊天啊?李永生觉得有点乏味,你不接话,让我怎么跟你聊?

    当然,对方年纪还小,他也不计较,“昨天多亏了永玢。及时赶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看着瀑布,淡淡地发话,“她年纪小,就爱胡闹。”

    我去,李永生有点毛了,既然不能愉快地聊天。那我就直接点题了,“不知永馨妹子此来,是要跟我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需要问我吧?”任永馨终于扭过头来,大大的眼睛,直勾勾地看着他,颇有点气恼地发问,“你在五道坊来来回回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永生端起茶水,轻啜一口。“我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人?”任永馨还是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永生有点生气了,你不但不会聊天,还不会说话,“找我想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难得地笑一笑,不过那笑容绝对不代表友好,“你是想藉此引起我的注意?”

    “拜托,你不要自我感觉那么好行不行?”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,“你是美女。但是不代表你可以魅惑众生,我就是一个例外……显然。你家最近没有联系上任冰冰。”

    “冰冰姐入道宫修行,书信不易,”任永馨摇摇头,说起入了道宫的姐姐,她的气势就不那么强了,“那你为何听了永玢的话之后。就去五道坊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答反问,“永玢的话,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她只是个孩子,”任永馨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你觉得她说得可能吗?”。

    永玢听到这话。眼睛一瞪,嚷嚷了起来,“我说的明明是实话!”

    这里是幽静的场合,她这一嗓子,引来了些许目光。

    “要像个淑女,”李永生冲她呲牙一笑,然后发问,“她说的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这样,”任永馨顿一顿,端起茶水来喝一口,然后才又抬头看向他,“还说你不是想了解我?”

    “拜托了,我只是想找人,”李永生见她气场强大,索性就直说了,“就是那个让你发了一场梦的人,那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顿时呆住了,良久才反应过来,“你说我做了一场梦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梦,无关紧要,有些事情,你也没必要知道,”李永生淡淡地看着她,“我只希望你给出我时间、地点……这是我最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顿时愕然,“我告诉你……我的经历,却没必要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坦坦荡荡地点点头,“你应该知道,我是和张木子一起去你家的,想一想……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任永馨愣一愣,又侧头看一眼永玢,“你找那人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为了让我变得漂亮,”永玢嘟起嘴唇,气呼呼地发话,“我要比你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根本不理她,只是盯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“那人对我至关重要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至于说为什么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气得小鼻子抽动一下,最终还是叹口气,“是为了你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李永生盯着她,并不说话,直到对方承受不住他的咄咄逼人,将目光转移开去,才哼一声,“你若能帮我找到人,我允你一个道宫名额。”

    允我一个道宫名额?任永馨的嘴角抽动一下,良久,才深吸一口气,“我要入上宫,起码上十方,若是子孙庙的话,不谈也罢!”

    李永生轻笑一声,“你倒是志向远大,我不怕告你一句,子孙庙不是你想的那么羸弱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肺腑之言,但是任永馨哪里听得进去?“此事涉及我的隐秘,你不答应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想听你的隐秘,我也没有兴趣,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你只需要告诉我,做梦的时间和地点就行了,其他的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你既然不需要,何必来纠缠我?任永馨心里真的很不舒服,很多人都说,她就是从那一天开始,变得漂亮的,可她真的不想提她一直固执地认为,那是个巧合。

    年少时的她还没有长开,不太漂亮又如何?

    所以她非常反感别人提此事,这次也是家里的侍女偷偷汇报的永玢那小妮子,还指望借此变得漂亮呢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执意要问,她也不能不说。

    那是九年前的秋天,任永馨的初修院教谕偶然患病,她去教谕家探病,难得地路过了一次五道坊,回来的路上,因为道路塌陷,她走了条小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段路上,她脑子里猛地冒出那个念头,回去之后,她就执意要改名,旁人都说她是做梦了,但是只有她确信,自己从头到尾都清醒。

    任家的家风很严,改名可不是随便的事情,女孩儿改名,相对容易一点,但那也是她不吃不喝哭闹了三天三夜,才争取来的。

    此后的事情,也就不用说了,自从她改名之后,真的是越变越漂亮了,所以家里都传说,当时她做了个梦,遇到机缘了。

    任永馨不是特别相信起码嘴上不是很相信,但是她也不敢说不信,所以她不喜欢别人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因为事发突然,她真的记不起具体地点在哪儿了,反正就那一里多两里地的路,就是在那段发生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倒是记得日期,九年前的九月十五日。

    “十五日,”李永生长出一口气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,”任永馨点点头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十五日可是玄女宫大庆之日。”

    玄女宫尊奉九天玄女,诞辰二月十五,所以十五这个日子,是比较敏感的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知道得更多,十五诞辰的,可并不止九天玄女,嫦娥也是十五的诞辰,凡俗界里,女孩儿十五出生不太好,但是在仙界,十五是大吉。

    永馨不是十五出生的,但是她在下界,十五日觉醒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其实挺爱现的,李永生无奈地抽动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知道了,”他点点头,“今天真的非常感激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我流了一下午的汗,就是‘感激’两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要什么?”李永生愕然地看着她,“你这消息若是有用,我保证你个十方丛林还不行吗?”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十方丛林了,”任永馨不高兴了,“玄天观就行。”

    玄天观在京城北郊,张木子就是在那里挂单的。

    “玄天观可不是小庙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那是子孙常住。”

    子孙庙不是十方丛林,是不得接受道长挂单的,从严格意义上讲,只能称作庙,不能称为观,但是也有特例,有些向往十方丛林待遇的,就要争取升格,获得常住体系的认同。

    玄天观就是超越了子孙庙,目前是子孙常住,可以接受挂单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打算接引我入玄天观?”任永馨愕然了,她只是随便说说,表明自己的不甘心而已。

    “拜托,是你自己说的,”李永生一摊双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玄天观也没什么不好,离你家还近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默然,过了一阵她才闷闷地发话,“上次你去我家,给永玢和永琪礼物了,没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,咱俩差不多大啊,”李永生白她一眼,“她俩小一点,我才给她俩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他承认任永馨很美,但是他并不喜欢刁蛮女子。

    “这我不管,”任永馨一撅嘴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今天还这么热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”李永生摇摇头,随手从布囊里取出一个玉瓶,交给了她,“这是瓶效果不错的伤药,算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伤药?”任永馨愕然地看着他,送一个女孩子的见面礼……是伤药?

    李永生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能快速愈合伤口,不留疤痕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五章某年某月的某一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