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算太蠢
    朱捕长的大姐自打听说了李永生针法的神奇,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,拉着她一直聊到子夜,又是哭又是笑。

    朱捕长知道李永生原本在朝阳大修堂住,此人现在住五道坊的客栈,她也知道了,想一想客栈里龙蛇混杂,于是动用关系,寻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。

    今天凌晨,她看大姐实在兴奋,索性连夜把人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李永生现在,正在小院里给大姐行针,若不是考虑到此刻不宜喧哗,她真的有心从府房调来人马,一举扫平了褚三这杂碎。

    不过褚三既然是来道歉的,那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第一次针灸结束,效果极好,大姐痛得死去活来,那是发自骨髓的剧痛,但她却是含泪笑着她全身没有知觉很久了。

    刘白莲今天也是特意请了假来旁观,对李永生行针的思路和法,她真的是除了震惊,就只剩下震惊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师姑,在李永生不忙的时候,她就要出声询问,然后她发现,自己这个师侄还真的不藏私,大部分她问的问题,他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。

    所以行针结束,两人都没结束探讨,直到朱捕长发话,“白莲,你想减肥我无所谓,但是永生是小伙子,正在长身体,又累了一上午……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可以边吃边谈,”刘白莲点点头,“呦,未初了呢,出去随便吃点。”

    看到刘师姑拿出一个不小的日晷测时间,李永生的脑子一转,是不是该把钟表也搞出来?

    一行人走出门。迎面正撞上急得团团乱转的褚三。

    他看到面带伤疤的英俊少年,马上一拱手,赔着笑脸发话,“李大哥,我是早来了,午前就来了。真的……朱捕长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颔首,“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,我们先去吃饭,回头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顿饭就比较简单了,朱捕长倒是想弄点酒来,但是李永生说,下午还要行针,至于说大菜啥时候不能做?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几人进小院小憩片刻。继续下午的行针。

    酉初时分,李永生才忙完,然后他走出院子,去见着急得火烧火燎的褚三。

    褚三光棍得很,把自己的处理手段哇啦哇啦一说,最后很谦逊地表示,“这几个家伙胡作非为,真不是我的规矩。我只是略施薄惩,具体该怎么弄。李大哥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挨个过目了每个人的惨象,想一想之后,淡淡地发话,“我对这个也没有经验……这只是薄惩,那重惩该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不过是十块银元的事儿。”四人里,有人冷哼一声,“我们四个大男人都这样了,你还不满足?”

    李永生根本不理他,只是看一眼褚三。笑着发问,“这就是你的规矩?”

    他好端端地请人吃饭,被人找上碴,而且十块银元那也只是试探,试探出他软弱,那就是有多少抢多少,若不是有朝阳大修堂修生的身份,被人强行掳走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,不值得细说,他就问一句这就是你褚老三的诚意,是你褚老三的家风?

    “他一心求死罢了,”褚三尴尬地笑一笑,然后很干脆地表示,“一会儿自会送他去护城河求大道……其他人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沉河的事儿,在京城的城狐社鼠中实在太常见了,根本不是秘密,没有三两三,谁敢在京城找饭辙?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在意此事,小小的地赖子,死就死了,又不是他下的手,正是所谓的“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”。

    他在意的,是对方说话的口气,于是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问,“你在问我?”

    仅仅这四个字,就把褚三吓了一跳,他敬畏曲胜男,也有点头疼朱捕长,但是直接面对李永生这年轻人时,他并没有多少压力起码他不会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这么说话,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态度有点随意了,于是干笑一声,“我是说不管沉河还是打杀,阁下吩咐一声即可,不劳您动手……务必要让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恭维背后有陷阱,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。

    他一旦出口,铁铁的一个“授意”跑不了,当然,褚三可能只是想巴结自己,不会拿此事做文章,但是他又何必留下这么个隐患呢?

    看了一阵,他微微摇头,转身就要离开没办法,人蠢无药医啊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也太吊了吧?褚三目瞪口呆,一个字都不说,你让我如何发落这些兄弟?

    而且,现在的局面,加上马上有一个去护城河求大道的,你到底满意了没有?

    就在此刻,有人高声叫了起来,“李大哥,五道坊我熟!”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说自己有办法的,四个人里只有他是被打断了双腿,没有挑断手筋脚筋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顿住脚步,缓缓回头看一眼,“倒还有个不算太蠢的。”

    握草,褚三就算再愚昧,他也明白过来了,于是抬手一拱,“阁下所说之事,交给我了,城南打探消息,没有比我们弟兄更在行的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颔首,“不要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一点小心意,”褚三走上前,递了两个金锞子过来,笑着发话,“就当给您压惊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伸手,淡淡地看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什么世道,连金子都送不出去了?褚三撇一撇嘴,一回头又看到那不太蠢的家伙,微微颔首,“行,小子,今天属你造化最大。”

    这位终于长出一口气,“那也是托了三爷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嘛,褚三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先把腿治一下,明儿起开工……几天能问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三爷,我还不知道对方要找谁呢,”这位苦着脸回答……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什么人,不过他相信,这些地赖子找人的效果,一定强于一般人,尤其是在平民棚户区地段,他们的消息很灵通。

    今天行针的效果不错,地赖子也终于晓事了,不枉他昨天留下的手尾,于是他背着双手,在五道坊溜溜达达。

    酉初的京城,日头已经西斜,但是空气中的燥热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或许是受了天气的影响,李永生的心里也生出一丝焦躁来: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线索啊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他的身后响起了铃铛声,不用看他就知道,后面来了马车,于是他往墙根边靠一靠,打算让过马车。

    不成想那马车在他身边停下了,他侧头一看:咦,任家的马车?

    车帘一掀,走下一个人来,那是一个令人惊艳的美女,身着玉色的宽袖短衫,半截小臂纤细而丰润,下身是浅藕色长裙,露出一小截白生生的小腿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任永馨。

    她一侧身,又抱下一个小女孩儿,却是永玢。

    李永生干笑一声,抬手打个招呼,“这么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你什么意思啊,”任永馨皱一皱眉头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永玢小孩子胡说两句,你跑来五道坊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肯定有我的想法嘛,不过,用不着跟你解释吧?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我得给你解释,”永馨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从侍女手中接过一个小巧的团扇,不住地扇动着,“这大热天,我本来是想在家里歇息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口气有点刁蛮,不过大热天跑出来,确实挺煎熬人的,李永生当然不会跟一个小丫头叫真,他笑一笑,“那咱们找个茶馆坐一坐?”

    “这里?”任永馨四下扫一眼,娥眉轻蹙,“前行三四里的文昌阁,茶舍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里就是平民区,往北走一走,才有比较高档的茶舍,她家教虽然严,但是在朱塔附近长大的女孩,接受不了这里的环境也正常。

    毛病倒是多!李永生暗暗腹诽,不过既然窗户纸被戳穿,现在能跟亲历者交流,倒也省去他太多的事。

    天气确实很热,虽然有侍女在身后打着阳伞,任永馨还是不住地扇着团扇,时不时还要拿出手帕来擦拭额头,倒是任永玢迈着一双小短腿,兴高采烈地蹦来跳去,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待走到文昌阁,任永馨的脸已经微红,她跟侍女说一声,“竹林订一张桌子。”

    文昌阁是个集酒楼、客栈和茶舍一体的闲场所,面积有二十来亩,其中竹林是茶舍之一,院子里也真有片小竹林,很多人夏天就在这里喝茶,享受清凉的林荫。

    竹林茶舍不是露天的,但只有一面有墙,也没有包间,乘凉时用包间,那得有空调才行。

    墙的另一面,是一个小瀑布,一看就是人造的,但是一泓清水飞流直下,激起细碎的水珠,又有小溪蜿蜒流过,让人感觉相当的清凉和舒爽。

    零散的十来张小茶桌,坐了七八桌客人,任永馨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靠近瀑布的一侧。

    这里的消费可不低,最差的茶也三百多钱一壶,稍微好一点的,就得一块银元上下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四章不算太蠢: